玛丽克·范德菲尔登

从女大学生到“老鸨”:皮肉生意也可以干净地做

(荷兰在线专稿) 当同龄的中国女大学生还在捧着奶茶扮清纯的时候,21岁就读名牌大学商科的她就创立了自己的应召公司,如今30岁的她已经是荷兰最大的高级应召俱乐部“Society Service”的老板娘,旗下管理着40名高级应召女郎,经营着数百万欧元的生意。玛丽克·范德菲尔登(Marike van der Velden) 的创业故事颠覆了一般人对色情行业老板的想像。

加长豪华轿车、高级餐馆里的晚餐、私人夜总会的消遣、五星级酒店里的良宵:这就是一名高级应召女郎的日常生活。

艳舞女郎


和玛丽克·范德菲尔登会面的地方是阿姆斯特丹最豪华的阿姆斯特尔酒店的大堂咖啡厅,很难想像面前这名高学历的年轻金发女郎就是我们俗话中的“老鸨”。采访期间她的手机响个不停,她像每个忙碌的生意人一样处理着来自税务局、会计师、客户、记者的电话。2000年卖淫在荷兰的合法化让像玛丽克这样希望”干干静静“做生意的商人在这个行业找到了一席之地。

“我的激情就是在创业上。创业其实都是一样的,不管你卖的是番茄还是色情服务,都是做生意。”

9年前,玛丽克还是一名在鹿特丹伊拉斯谟大学商科就读的女大学生。一次偶然的机会她遇到了同校的一名学习社会学的女生。这名女生提出要开一间荷兰最好的应召公司,结果两名没有任何经验的女大学生一拍即合,拿着各自积攒的几千欧元立即着手开始创业,而玛丽克的强项当然是撰写商业计划书。

相关文章:
荷兰偷情网站“第二春”引发的风波
不要在激情时羞辱对方
1个男人和17个女友的故事,告诉我们什么?
把性伙伴做成事业伙伴
荷兰银行拒绝为“性工作者”开户引发的风波
美国性治疗师为何向往古代中国?

玛丽克·范德菲尔登


“妓女持证上岗,依法纳税”

我们常常听说:“在荷兰,妓女持证上岗,依法纳税”。事实也确实如此。在荷兰,开一家应召公司需要走一套正规的申请程序。首先,它本身也是一家公司,那么就需要和其它所有公司一样到商会(KvK)登记;然后,要取得应召业的执照。这就需要申请者先通过一个名叫Bibob的政府部门的审查,以证明自己的诚信。这意味着申请者本人不能有不良记录,比如犯罪记录、偷税漏税以及拖欠帐款等。审查通过后,还要和警方负责卖淫监控的部门谈话,他们会考察申请者是否适合在卖淫行业做生意。最后由地方政府决定是否发放执照。每个地方政府对卖淫企业的态度还不一样,比如阿姆斯特丹就相当的严格,因为要限制本地卖淫企业的数量。经过一番准备和奔走,玛丽克和她的同伴终于将公司注册在了政策较宽松的鹿特丹。

在荷兰,即便是卖淫业也有一套完备的纳税制度。据玛丽克介绍,她的公司遵循的就是一种名叫“Opting-in"的纳税制度。在这一制度下,应召女郎和雇主之间是一种介于在职雇佣和自由职业之间的雇佣关系。应召女郎的工资都是事先明码标价,她们最后拿到手的也是之前说好的价钱,并不需要向应召公司缴纳中介费。应召公司的收入则是从顾客那里来的。顾客先付中介费给应召公司,然后向应召女郎支付服务费。

对应召女郎们来说,这套纳税制度的优点是无需自己处理报税和交税,所有这些都由应召公司来打理。然而,缺点是她们享受不了通常的劳动福利,比如不累积养老金、没有失业金、病假期间工资不照付、通勤费及购置工作用品等开销不享受退税。不过作为对最后一项的补偿,她们收入的20%可以享受免税。除了收入税以外,应召女郎们还必须缴纳21%的营业税,而营业税是基于中介费和服务费的总额计算的,因为应召公司的中介服务和应召女郎的性服务一起被视为一次交易。

玛丽克对这套纳税制度还是满意的,她认为透明简便,管理工作量也不大。“我们经常和税务局打交道,关系不错。行业里有些人可能觉得税务局很烦,他们可能习惯了合法化之前不用交税的日子。而我是合法化后才开始做这行生意的,我觉得做生意要交税天经地义。”据玛丽克称,光2013年她的公司就给政府缴纳了40万欧元的税。

卖淫合法化

玛丽克本人就是卖淫合法化的支持者。除了能给政府创造利税之外,她认为卖淫合法化的另一个好处就是能遏制很多以前缠绕着这个行业中诸多问题,例如人口贩卖、剥削、暴力等。”合法化让政府对这个行业有更多的监控,给那些希望合法经营的人更多的空间,因为合法经营的商人是不会愿意从事不合法活动的“。试想一下,如果卖淫不合法的话,一名20岁女孩想入行工作,那么等待她的肯定就是犯罪分子,因为行业本身就是非法的,那么她卷入各种问题的几率就要大很多“。

尽管卖淫合法化给向玛丽克这样的合法商人提供了不少便利,然而玛丽克认为政策上还有许多有待改进的地方。比如,有关”Opting-in“的纳税制度就时常听说会有变化,但如何变化,怎么变却很不清楚,给她的管理工作带来了很多不便。另外,玛丽克认为政府在制定这个行业的政策时的出发点就是负面的,认为卖淫业是不好的、要多进行管制。据她称,这是因为这个行业的底层(廉价妓院、橱窗女郎)影响到了整个行业的形象,人们对这个行业有很多的偏见。这就导致那些想合法经营的从业者要面临很多阻力和误解。”如果你只付35欧元,你可以想象姑娘们肯定是被剥削的,除去橱窗租金和税,自己也只剩下个十欧元,这不是正常的价格。”

“我们提供的是一种情色体验”

和那些每次挣三、五十欧元的橱窗女郎不同,玛丽克旗下的高级应召女郎的价码都是每小时几百欧元。两小时700欧元是起价,一次晚餐加旅馆幽会则要1150欧元,整个晚上要价2000欧元,包周末要价4500欧元。价格以时间计算,但这段时间中做什么则不管。“我们提供的是一种情色体验。姑娘们可以自己决定做什么,她们毕竟不是机器,她们可以和顾客先聊聊天、喝喝酒、调调情,营造营造氛围。顾客也要顾及到姑娘们的感受和体验。不过话又说回来,我们提供的毕竟还是性服务,所以她们要必须接受和顾客发生性行为。不过,如果顾客有不尊重的举动,姑娘们随时都可以说不。” 此外,玛丽克还表示,应召女郎对某类顾客有忌讳,比如年龄或种族,她会在安排顾客时尽量考虑到。 “比如我可以理解一名20出头的女孩不愿意接待60岁以上的顾客,或是一名女孩因为以往的感情经历对某个族群有心理阴影。但她们不可以因为顾客过胖或秃头而拒绝他,我们这不是相亲网站。”

能开出这么高的价码,可见这些应召女郎自身条件不低。据玛丽克介绍,她旗下的40名应召女郎都具有大学学历,其中有一半是在读大学生。她们不仅要外貌姣好,还要优雅、聪明和有趣。另外,她们还必须至少21岁,持荷兰国籍,英语和荷兰语流利。”因为我们的顾客大多都是成功的生意人,能与这些人在同等层面上沟通就需要具备这些素质。我们的服务更像是一次理想的约会,需要双方都有一次美好的体验“。

玛丽克还强调来应聘的女孩”动机一定要好,不能只为钱“。很多被我们录用的女孩都是因为本身就喜欢情色,想通过这个工作认识平时生活中接触不到的人,丰富自己的人生经历,顺便再度过一个浪漫的夜晚、来次愉快的假期。”我一般会给来应聘的女孩一个星期的考虑时间,考虑清楚了才和我们签合同。而在签合同和第一次出台中间一般都要隔3个月甚至更长的时间。“

相关文章:
中国古代男人眼中的“女阴”:如花似玉 如狼似虎
英国色情电影审查:女人不能坐在男人脸上
探秘韩国3D性爱馆
“公车父女亲昵”是猥亵还是禁忌?
妇女在公园为老人提供色情服务是“伤风败俗”?
东西“艳照门”有什么不同?

大学校刊上做广告

卖淫业虽然在荷兰是合法的,但是刊登卖淫相关的广告却是非法的,无论是招募应召女郎的广告还是招揽顾客的广告都是禁止的。对此玛丽克有她自己的对策:通过各种媒体采访和曝光来增加公司的知名度,并且时常去企业家云集的聚会做演讲,因为公司的主要顾客也都是那些成功的商人。“几年前我曾接受母校校报的采访,谈论我的创业经历。文章刊出后立即引起很多争议,但这恰恰为我做了广告,那个月我立即就收到很多封学校女生的求职信。“ 不过,顾客找到他们的渠道主要还是谷歌,”毕竟做这事很多人不愿让别人知道“。

“我们没有保镖”

在常人的印象中卖淫业都是鱼龙混杂之地,象玛丽克这样的年轻女子是如何保护旗下的应召女郎呢? “大家都以为在约会的房间门外会站一位膀大腰圆的保镖,我们绝对是没有。只要事先做好必要的防范措施,进行足够的调查,就会防止很多风险。" 玛丽克表示,在接每宗生意之前她都会通过电话和顾客交谈,凭经验就可以发现一些可疑的迹象。另外,如果约会地点在旅馆或顾客的家中,她还会打电话去旅馆前台核实顾客的姓名或是房产信息中心核实户主姓名,如果有可疑情况就立即不接这宗生意。姑娘们也被教授一些安全知识,一旦感觉不对,就立即取消交易或通知警方。“从业近十年,我还没有遇到一起意外事件。”
玛丽克的新书《应召圣经》


老板娘不会亲自上阵
“既然应召女郎们的工作听上去似乎还不错,那么你本人会不会亲自上阵呢?” 听到这个问题,玛丽克立即哈哈大笑,说人人都想问这个问题,但答案是“不会”。“虽然我也喜欢情色诱惑,但我有固定的伴侣,而且我最大的激情就是创业。我不适合为别人打工,不愿意被命令,如果我不做这行,我也会去其他行业创业。创业其实都是一样的,只不过提供的产品不同而已。”

“不是每一个顾客都是布拉德·皮特”
不过,玛丽克根本没有改行的打算。如今她还写了一本名为《应召圣经》的书,讲述了她的创业经历和这个行业神秘面纱后的故事,其中就包括应召女郎和顾客的经历:为什么他们会这么做?背后到底有什么样的故事?她想通过这本书告诉读者:她的应召公司也不过是一间普通的公司,她的经历也不过是一段普通的创业,这个行业也有好的、有趣的一面。“不过我还想告诉我的读者,像任何工作一样,干这行有好和不好的一面,不是每一个顾客都是布拉德·皮特,不是人人都懂得营造情调。但就像我们每个人一样,做一份适合自己的工作,赚钱,享受其中的乐趣。”

不会英语的土豪请绕行
尽管玛丽克的这本书即将要被翻译称英文,但她并不想把她的公司扩展到海外。“首先,很多国家卖淫还不合法,我不想做违法的生意;其次,我不想因为工作而牺牲掉生活的乐趣,40人的规模刚刚好,便于管理。”

不过玛丽克说,公司的顾客中有很多是来自海外的富商,他们往往会乘在荷兰出差之余订购他们的服务,同时也有不少来自海外的“外卖”订单。“我们的客人中也有来自中国的顾客,有一次我们的姑娘还特地飞去了香港两天。” 颇有生意头脑的她还计划把网站翻译成中文,“不过我们只接待会讲英语的顾客,因为顾客也必须能够和我们的姑娘们交流,否则如何营造浪漫的气氛?我们也要顾及姑娘们的感受。”看来中国的土豪们想要和来自荷兰的高级应召女郎共度良宵不会英语还不行。

你还可能对以下文章感兴趣:
解惑荷兰色情业
荷兰“红灯区”成出口产品?
艾晓明:卖淫合法化在中国遥不可及
中国扫黄,为什么越扫越黄?
我爱上他,他却逼我去卖淫(视频)
女性不愿生育,一定就是自私吗?
男友不爱戴套是不是性暴力?
媳妇性冷淡算不算性暴力?
婚前守贞承诺书,守的是什么?
单纯的“反性侵教育”比“性侵”更可怕
婚外恋网站被黑只不过是冰山一角

扫码分享给微信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