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兰 中国 商业 创新 | 荷你一起发现创新

搜索
搜索
CH | EN

中国种植最普遍的马铃薯品种叫做“荷兰”?

▲ 图/giphy

荷兰在线特约专栏 文 | Swifters

提到马铃薯,可能很少有人会马上跟荷兰联系起来,但去过荷兰旅游的朋友都知道,薯条店在荷兰的大城小镇里随处可见,这在菜式着实乏善可陈的荷兰,堪称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荷兰是世界上最热爱吃马铃薯的国家之一——年人均马铃薯消费量达95公斤,在西欧国家中这个数字是相当高的。梵高在1885年完成的画作《吃马铃薯的人》就反映了马铃薯在普通荷兰人生活中的重要地位。

▲ 梵高的画作《吃马铃薯的人》,图/De aardappeleters CC BY-SA 2.0协议

在今年举办的第十届中国国际薯业博览会上也不乏荷兰人的身影。作为欧洲马铃薯产业强国的荷兰担任了本次薯博会的主宾国,并有七家荷兰企业参展,所涉领域覆盖了整个产业链。值此机会,荷兰企业与各国薯业达人齐聚一堂,分享产业发展的经验,探索薯业国际合作新机遇。

荷兰马铃薯领跑全球,年产量超过700万吨!

在马铃薯种植和产业发展上,荷兰更是处于当之无愧的国际领先地位。据联合国粮农组织数据,近20年来荷兰的马铃薯单产一直稳居在每公顷40吨以上,2017年更高达每公顷46吨,该年荷兰生产了739万吨马铃薯,位居世界第九。但是种出这么多吃不掉怎么办?荷兰人的答案是——卖掉!荷兰的商品马铃薯总产出中,大约有70%以鲜薯和薯条、薯粉等加工产品形式出口。

但这些数字不能完全反映荷兰在马铃薯品种和技术上更为深远的影响力。虽然马铃薯的老家在秘鲁的安地斯山脉地区,在哥伦布发现美洲后才将其传播到欧洲,但现在世界各地都有荷兰培育的马铃薯品种的踪影。尤其是在种薯(播种用马铃薯)领域,荷兰占据支配性地位,种薯出口占世界市场份额的60%以上。

▲ 荷兰种薯出口占世界市场份额的60%以上,图/pxhere图库授权使用

荷兰和中国在马铃薯上的缘分也尤为悠久。荷兰人在17世纪将马铃薯带到台湾,至今台语中还有将马铃薯称为“荷兰薯”的说法。现在中国种植最普遍的马铃薯品种系列就叫“荷兰”,如著名的“荷兰7号”、“荷兰15号”等。该系列马铃薯最初是由荷兰HZPC公司杂交育成,1980年由农业部种子局从荷兰引入,经天津市蔬菜研究所等单位鉴定推广。

马铃薯产业大获成功,荷兰人有独家秘诀!

荷兰作为一个国土面积较小的国家,何以能在马铃薯产业上取得如此之大的成功呢?跟其他优势产业类似,荷兰非常重视在马铃薯方面的科研投入,而且不仅政府如此,企业界也向以瓦格宁根大学研究中心(WUR)为代表的科研院所投入大量资金支持研究。

值得指出的是,荷兰的领先研究领域不单单局限在马铃薯育种、种植、收获、贮藏、加工等方面的农业技术上,还包括经济、战略等宏观层面和气候变化、环境保护、可持续发展等相关学科的研究。实现全方位、多领域的领先,是荷兰马铃薯产业长盛不衰的重要原因之一。

荷兰马铃薯产业另外一个成功秘诀是产、学、研的紧密联系。政府、科研机构和企业是农业开发体制的三大主体,在荷兰,这三者互相密切配合,建立起为产业服务的良性循环。

▲ 在荷兰,政府、科研机构和企业是农业开发体制的三大主体,图/pxhere图库授权使用

荷兰政府除对科研单位直接投入资金外,还以税收减免等政策建立良好的投资环境,鼓励企业投入研发和技术转化。有些复杂项目超出了一个企业的能力范围,政府就会牵头组织,有时还会设立公私合作的研发基金,和企业分担研发费用。

在企业方面,和科研机构直接合作已经成为惯常做法,这令企业得以减少研发投入和缩短技术转化周期,也使重视研究及应用成为通行的行业风气。反过来,由于大量资金来自企业,科研单位在策划、实施研发项目时也很注重成果的应用可行性和市场前景,有时在撰写计划书阶段便咨询相关企业的研发负责人的意见。

具体到马铃薯产业,瓦格宁根大学研究中心、格罗宁根大学和众多企业形成了一个开放性的平台,共享育种、加工、设备制造、感应技术等方面的最新成果,互相扶助成长。

迎接着沉重的“马铃薯挑战”,但荷兰人没有畏惧!

荷兰在马铃薯行业成就颇丰,但也面对着无数的挑战。而在马铃薯最尖端、最困难的研究领域,自然也少不了荷兰人的贡献。自从被人类种植以来,马铃薯就一直没有摆脱晚疫病的阴影,这种由致病疫霉导致的植物瘟疫在世界各地肆虐,甚至曾让人类付出过像爱尔兰大饥荒一样惨重的代价。

到现在,晚疫病每年还会给全世界的马铃薯产业造成大约100亿欧元的损失。几个世纪以来,荷兰农学家开发的种薯脱毒、抗病品种、田间管理技术在不断为抗击晚疫病做出贡献。2017年,荷兰公司Solynta开发出了对晚疫病免疫的马铃薯品种,可以大大降低农药使用,预计在4年内可以上市销售。

▲ 荷兰公司Solynta开发出了对晚疫病免疫的马铃薯品种,图/solynta官网

另一项荷兰人致力研发的马铃薯技术是种子播种,现在马铃薯的繁殖方法是将种薯切成小块,或用专门繁育的小种薯整个埋入土壤中播种,但种薯的贮藏、运输对硬件设施有一定要求,且由于遗传多样性低易受疫病侵扰。马铃薯种子在这些方面对种薯都有较大的优势,而且生产速度快,一个生长季即可产出数以百万计的种子。如果这项技术能够研发成功,那么马铃薯行业将发生彻底的革命。

荷兰帮助全世界种马铃薯?技术支持、经验分享样样不少!

荷兰的马铃薯产业除了在本国商业领域获得成功之外,还积极通过各种渠道开展对外援助,向其他国家提供了很多关于马铃薯的有益知识和宝贵经验。

中国作为世界上最大的马铃薯生产国,与荷兰也有着悠久的合作历史。2013年9月,中国农业部与荷兰经济事务部在海牙签署了“中荷关于马铃薯产业发展的合作框架协议”。中荷双方决定从2014到2018年创建新的合作模式,开展更加紧密的合作,优先在马铃薯种薯繁育、栽培技术、病害防治技术等方面开展良好农业示范,进一步推进成果转化、技术培训等领域的合作。

▲ 中荷开展了更加紧密的合作,图/pixabay图库授权使用

2016年12月,黑龙江农科院和荷兰瓦格宁根大学研究中心在北京签署了马铃薯全面科技合作战略协议。双方各自负责协调中荷两国的政府、企业和科研机构,共同致力于促进中国马铃薯产业发展。

荷兰在马铃薯晚疫病防治方面也和全球建立了合作。晚疫病目前只有大量使用杀真菌剂才能控制,但是杀真菌剂又与荷兰发展可持续的马铃薯产业格格不入,所以瓦格宁根大学研究中心牵头发起了荷兰晚疫病倡议项目(NILB),减少杀真菌剂的使用。这一项目的知识成果通过国际马铃薯中心(CIP)的专业网络和全球各国共享。

▲ 马铃薯晚疫病,图/Howard F. Schwartz CC BY 3.0协议

马铃薯这个看上去不太起眼的作物,实际上是全球第四大重要的作物,它不仅在荷兰人心中地位很高,很多欧美国家都把马铃薯作为第二主食,中国对于马铃薯也是偏爱有加,是世界上马铃薯总产最多的国家。而荷兰在马铃薯产业成功的经验,也值得所有热爱马铃薯的国家学习和借鉴。你想去荷兰尝尝世界顶尖水平的马铃薯吗?

 

作者 | Swifters

食品科学博士,曾在国际马铃薯中心菲律宾办公室工作两年,现在联合国粮农组织任职。

荷兰在线
荷兰在线

荷兰在线以荷兰为中心、欧洲为视角,与全球华语世代一起发现各种前沿及有趣的创新项目。我们想通过各种脑洞大开的故事,改变创新在大众文化中遇到的困窘与误解:创新其实是一个个小灵感的累积,离你我都不远,它是很好玩的事情,而且会越玩越high!

我有话想说:

扫码分享给微信好友

扫码分享给微信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