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兰 中国 商业 创新 | 荷你一起发现创新

搜索
搜索
CH | EN

低调的实力派、年轻的创新者:荷兰古典音乐如何能“声入人心”?

▲ 图/pixabay图库授权使用

荷兰在线特约专栏 文 | 天安门前吃瓜少年

每每提及荷兰在文化艺术上的成就,伦勃朗、梵高、维米尔、蒙德里安等享誉世界的画坛大师可以如数家珍,但人们往往很难想到荷兰在古典音乐领域有哪些同等级别的声音。

相比德、奥、英、美、俄这些国家的古典音乐影响力,荷兰确实要低调很多,比如在作曲家方面,荷兰并没有大师辈出,但荷兰古典音乐在表现风格、乐团建设、音乐教育、指挥家培养上都颇有一番成就。

一流的指挥家加上世界顶级乐团,荷兰的古典乐“声入人心”

在电视、互联网出现之前,每周都有数十万的荷兰人在当地的合唱团聚会、唱歌。虽然像世界上任何国家一样,荷兰也逃脱不了全球化和新媒体对生活方式的改变,但是音乐始终是荷兰人生活中不可缺少的养分。其中,看似与现代生活脱节的古典音乐依然是今日荷兰人深爱的音乐形式。根据国际知名数据分析公司Statista发布的调查数据显示,古典音乐名列荷兰人喜欢的音乐类型排名中的前十。

 

▲ 荷兰人喜欢听的音乐类型分布图,图/Statista

在荷兰的首都阿姆斯特丹,每周都会举办各种古典音乐会,这里有世界五大音乐厅之一的荷兰皇家音乐厅,每年约有900场音乐会在荷兰皇家音乐厅举行。之所以能让这里常年人头攒动,是因为荷兰皇家音乐厅还有世界顶级的交响乐团——阿姆斯特丹皇家音乐厅管弦乐团。

阿姆斯特丹皇家音乐厅管弦乐团是荷兰古典音乐的杰出代表,其120位乐手来自20多个国家,包括数位杰出的华裔乐手。尽管乐团规模庞大,但他们却可以在舞台上完美呈现出完整流畅的音乐、平衡和谐的管弦演奏,而这都得益于阿姆斯特丹的文化特点以及乐团的组织结构。荷兰人从围海造田和远洋捕鱼时期逐步形成了个人与集体达成平衡的民族特征,这也体现在了乐团中。比如,乐团允许乐手们出类拔萃,但他们仍需要分担集体责任,在每场演出中,演奏家们的共同目标是展现出最高的水准,而不仅仅是演奏整首曲子的音符。

▲ 阿姆斯特丹皇家音乐厅,图/Diego Delso, delso.photo, CC-BY-SA协议

荷兰诸多世界级指挥家在阿姆斯特丹皇家音乐厅管弦乐团也留下了长久影响,门格尔贝格和范贝奴姆为乐团的演奏风格和水准奠定了坚实基础。而把乐团带到世界超一流乐团之位则要归功于海廷克。他在1963年成为史上最年轻的首席,在皇家音乐厅的指挥台上连续挥棒25年,如今已经90岁高龄的“海爷”,依然时不时的回到阿姆斯特丹,和乐团联手献上顶级水准的交响乐。

与阿姆斯特丹皇家音乐厅管弦乐团并称为“荷兰双雄”的鹿特丹爱乐乐团,同样是欧洲顶级的交响乐团之一。成立于1918年的鹿特丹爱乐虽然刚刚百年,相比很多欧洲的老牌交响乐团可谓年轻,但却在国际乐坛上数十年享有“指挥大师摇篮”的盛誉。许多世界著名指挥家都曾通过与该乐团的合作走向世界,比如被誉为“海廷克第二”的荷兰指挥大师艾多·迪华特、美国指挥家大卫·津曼和俄罗斯的指挥大师瓦莱里·捷杰耶夫。

▲ 鹿特丹爱乐乐团(Rotterdam Philharmonic Orchestra)将来中国演出,图/鹿特丹爱乐乐团

除了大名鼎鼎的两个乐团之外,荷兰爱乐乐团(Netherlands Philharmonic Orchestra)、荷兰电台爱乐乐团(Netherlands Radio Philharmonic)、鹿特丹小交响乐团(Sinfonia Rotterdam)也都是非常优秀的乐团。其实在荷兰人眼里,荷兰的各大乐团各有他们拿手的演奏曲目和独树一帜的风格,而并没有明显的水平高低、名气大小之分。

荷兰古典音乐狂欢——年轻人逃出音乐厅?

英国《卫报》在今年一月发表了一篇题为《古典音乐——年轻人逃避现代生活喧嚣的方式》的文章,文章指出,35岁以下的古典音乐听众越来越多,约有45%的年轻人认为古典音乐可以让他们放松身心,为他们逃避生活中的压力提供机会,而电视、电影、主题演出、游戏中的配乐则是年轻人接触古典音乐的重要途径。

同时,荷兰为了吸引年轻人接触和了解古典音乐,也做了诸多努力,比如皇家音乐厅会为30岁以下的年轻人提供极为低价的优惠票,到了夏天,阿姆斯特丹还会在运河上举办古典音乐会,新颖的形式同样得到了许多年轻人的青睐。

▲ 夏天,阿姆斯特丹会在运河上举办古典音乐会,图/pixabay图库授权使用

另外,如何通过创新将年轻化的元素注入古典音乐,逐渐成为了古典乐发展中必须面对的问题,而荷兰也已走在了探索古典乐创新的道路上,许多荷兰音乐家早已成为古典音乐实验创新的领跑者。譬如,马斯特里赫特古典音乐创新中心(MCICM)第一届研讨会今年3月在荷兰东南部的城市马斯特里赫特举行,来自不同国家、不同领域的专家一起探讨了关于古典音乐创新的各种可能性。

荷兰在线也曾在《拒绝被归类,拒绝被指挥——荷兰乐团的创新之路》一文中介绍过,以荷兰管乐团(Nederlands Blazers Ensemble)为代表的古典乐团早已突破了纯古典乐的藩篱,不仅涉足爵士、现代、民族音乐,还跨界与作家、导演、舞者和视觉艺术家合作,不断拓宽乐器和音乐的边界,也极大地丰富了听众的体验。


▲ 与视觉艺术家合作营造震撼人心的教堂音乐会现场视觉效果,图/荷兰管乐团

除此之外,“阿姆斯特丹古典音乐狂欢”也是荷兰人在古典音乐创新上的范例, 创立于2013年的“阿姆斯特丹古典音乐狂欢” 的灵感来源于派对,加入了炫酷的灯光特效,让管弦乐和电影制作人合作、在酒吧里而不是音乐厅举办音乐会,这些现代化的符号吸引了越来越多的年轻观众,据统计,参与者的平均年龄大约是28岁。

“你能跟着古典音乐跳舞吗?”——这是“阿姆斯特丹古典音乐狂欢”的创意总监在创立古典音乐狂欢时提出的问题。参与者在狂欢中可以自由地跳舞,或者配合着古典乐演奏其他的打击乐器,用非传统的方式演奏出古典音乐。

▲ “阿姆斯特丹古典音乐狂欢”结合了交响乐的艺术性和流行舞蹈俱乐部的形态,图/pxhere图库授权使用

“跳出严肃”、“逃离音乐厅”的特点吸引着年轻人在古典音乐里寻找自己的乐趣。古典音乐狂欢这一形式结合了交响乐的艺术性和流行舞蹈俱乐部的形态,尊重古典音乐的传统,同时又把新的艺术视角融入其中,而这其中展示出来的包容性,也正是古典音乐的未来。

当荷兰的古典乐来到中国,会碰撞出怎样的火花?

荷兰的社会文化包容、开放,这一点也同样体现在荷兰的古典音乐领域。荷兰的古典乐团对各种音乐风格都有着全面平衡的把控,乐团的指挥和其他成员的国际流动性很大,荷兰的交响乐团与中国也有着交流、互鉴和合作的历史。

 

▲ 荷兰古典乐来到中国,为听众带来听觉飨宴,图/pxhere图库授权使用

2013年鹿特丹爱乐乐团在中国访问演出、2012年“亚洲指挥三杰”之一的郑明勋与阿姆斯特丹皇家音乐厅管弦乐团在国家大剧院的演出,都给中国听众接触和了解荷兰的古典音乐提供了有益渠道。去年,极具冒险创新精神的大型管乐团——荷兰管乐团在天津、济南、苏州、上海等4座城市进行了他们的首次中国巡演,为中国年轻音乐人带来音乐研讨会和双簧管大师课,分享荷兰古典音乐的创新灵感。

今年年初,荷兰爱乐乐团还在广州星海音乐厅举办了新年音乐会,通过传统节日把全家人或者好友共赏古典音乐变成庆祝节日的一种新方式,将古典乐元素带入人们的生活。5月,为纪念“交响乐之父”海顿逝世210周年,荷兰鹿特丹小交响乐团来到北京的国家大剧院,演绎了海顿的多首经典乐曲,用纪念大师级人物、回忆经典的方式,把荷兰古典音乐之魂带到中国。

看到这里,你是不是也已被荷兰古典乐种草了?正好在今年6月,鹿特丹爱乐乐团(Rotterdam Philharmonic Orchestra)将来中国演出,热爱古典乐的小伙伴们千万别错过啦!

作者 | 天安门前吃瓜少年

靠数据分析吃饭的自由撰稿人,背包客,摄影师和啤酒爱好者。过去十年居住过3大洲7个城市,旅行过50个国家和地区,目前旅居阿姆斯特丹。自从14年世界杯在某电台客座解说了荷兰队比赛后,梦想有一天还能解说荷兰队的世界杯比赛。

荷兰在线
荷兰在线

荷兰在线以荷兰为中心、欧洲为视角,与全球华语世代一起发现各种前沿及有趣的创新项目。我们想通过各种脑洞大开的故事,改变创新在大众文化中遇到的困窘与误解:创新其实是一个个小灵感的累积,离你我都不远,它是很好玩的事情,而且会越玩越high!

我有话想说:

扫码分享给微信好友

扫码分享给微信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