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兰 中国 商业 创新 | 荷你一起发现创新

搜索
搜索
CH | EN
罗斯嘉德

雾霾戒指:荷兰设计师的奇异创想

雾霾?戒指?一个是万人憎恶,一个是众人所爱。这两种东西,谁把它们扯到了一起?

这是一个已经开篇尚没有结局的、有关设计美感与技术相结合的故事,一场试图唤醒政府重视民众参与解决问题的尝试。2013年底,荷兰设计师罗斯嘉德就以他的‘北京雾霾公园项目’引起了荷兰在线的注意。半年后的今天,荷兰在线再度就项目的进展对罗斯嘉德进行了专访。

“北京雾霾项目现在已经不局限于‘雾霾公园’了,”他说。“这个项目由‘雾霾公园’、‘雾霾解决方案展’和‘雾霾戒指’组成,重点已经转移到‘雾霾戒指’上。因为我觉得,‘雾霾戒指’能够把普通人从雾霾问题的一部分转变成解决方案的一部分。”

‘雾霾戒指’:为北京捐赠一片纯净天空
“其实,设计一枚‘雾霾戒指’的想法早就有了,真正实施是不久前的事,” 罗斯嘉德说。“现在,‘雾霾戒指’的原型已经出台。我们的宗旨是设计生产一枚外观新颖、质量上乘的戒指,它跟同类首饰最大的区别是戒面镶入的不是珠宝翠玉,而是专门为生产戒指而收集的雾霾尘埃微粒。”

雾霾戒指

罗斯嘉德解释说,他想组建一个中荷空气净化人员团队,在指定的公园里安置雾霾吸收器来收集空气中的尘埃,嵌入雾霾戒指,然后再用销售戒指赚来的钱资助更多公园的建设运营。如此循环往复,因为戒指中使用的是专门收集的细尘颗粒,人们每佩戴一枚‘雾霾戒指’,就意味着捐赠给北京1000立方米的纯净天空。

在罗斯嘉德看来,‘雾霾戒指’还有另一个作用,就是赋技术以人性化:佩戴这个戒指,既有益于环境,又能跟别人共享一种美丽:“你看:雾霾公园场所是固定的,而‘雾霾戒指’则无处不在,跟随主人云游四方。所以它的作用和含义应该会超过雾霾公园,它跟普通人之间的距离显然拉近了很多。”

除了目前已经出台的标准版‘雾霾戒指’,罗斯嘉德还在考虑推出另一版高端设计。他说:“中国有很多‘土豪’,他们对雾霾一样怨声载道,同时也乐于收藏有趣的稀罕物。而且,在正在抓贪反腐的中国,高端产品市场受到冲击。一旦我们拿出一样美丽、高质量的稀罕物,就很可能填补这个空缺,创造出一个新奇的施展身手的氛围。”

‘雾霾公园’:该注重技术还是注重人性?
罗斯嘉德告诉荷兰在线,他去年底向北京市政府提出的‘雾霾公园计划’目前还没有落实。“北京市政府的人提出了很多尤其是技术方面的问题。他们希望我们这个用雾霾吸收器在户外吸出纯净天空的想法已经完全被证明可行了。但谁都知道,一个尚无前例的新生事物是拿不出100%的证明的,你不可能在尝试新事物的同时又拥有过去的保险。而且,一些细节,我们也不可能公布出去,因为我们在其中倾注了大量的时间和金钱。我们出钱出力是因为我们认为它重要。真遗憾那些领导人主要从技术角度接近这个项目而不是从人性化的角度。”

同时,罗斯嘉德也理解北京政府手头的事情很多,需要统筹安排、避轻就重。但他希望他们能在新的理念和主张上下功夫。

在‘雾霾公园’项目进展迟缓的同时,却有另一群人看到了这个项目可能带来的利益和商机:“有一些当地房地产经纪人、住宅小区开发商问我们能不能在他们的小区里设计建设干净的公园,我回答说‘不’。为什么呢?因为这不是我的初衷。我希望建造面向所有普通百姓的公园,让他们能够自由出入、享受新鲜的空气;我希望藉此唤醒人们的参与意识、造成社会影响、带动一场对话,让所有人都参与到解决雾霾问题的努力中去。”
 
‘雾霾解决方案展’:唤醒大众意识
除了‘雾霾公园’和‘雾霾戒指’之外,‘雾霾项目’的第三个组成部分是‘雾霾解决方案展’。半年以前,罗斯嘉德的雾霾公园项目设想出台后引起媒体的广泛关注,在许多学生、发明人士和忧心忡忡的市民中引起了反响。他们纷纷给罗斯嘉德设计工作室发来邮件,告诉他们自己设想的解决方案,比如一种能净化空气的自行车和一种便携式温室箱:“在温室箱里种上一棵植物,人们把它背在肩上,通过一根管子直接呼吸箱里的纯净空气,”罗斯嘉德解释道。

许多人都在用独特的方式参与解决雾霾问题,罗斯嘉德觉得应该给他们提供一个展示的平台:“每每遇到问题,人们可以选择从上向下的方式去解决,即从政府到公众,但我更欣赏从下向上的方式,关注普通人所想、所做和所发明,赋参与以价值。”

今年三月底,罗斯嘉德随荷兰文化教育大臣访问了清华大学。在那里,他发现清华的学生们也在积极寻找改善城市的方案,寻求连结技术、设计和知识的途径,尤其在雾霾问题上:“比如几个学生正在研制一种世界上最廉价的DIY空气净化器,才200多元人民币。我觉得必须把这个设计拿到我的雾霾展上去。我并不想去卖空气净化器,但我很愿意唤醒大众意识、鼓励来自大众的解决方案,尤其是大学校园更应该成为知识的催化剂。”

如果进展顺利,这个‘雾霾解决方案展’即将在2014年10月或2015年初在北京出台。

“我跟习主席说:我的设计灵感源于您的雾霾”
2014年3月,习近平主席前来荷兰访问,抽空接见了罗斯嘉德。“我跟习主席说,我的设计灵感来源于您的雾霾。他似乎觉得我这样说话有点怪。当然了,我承认是有点怪,这是典型的荷兰式直率。”对于能有这个机会亲自跟中国最高领导人谈自己的项目,罗斯嘉德感到很兴奋:“纯科学是线性思维,我的思路是把各路人马拉进来一起解决问题。依我看,把技术和诗意结合起来再加上创新思维,这是典型的荷兰品质。我崇尚“标新立异。”

罗斯嘉德接着说:“你看,就雾霾项目,我们和北京各个方面还处在不断磨合的阶段,为项目寻找最恰当的形式。但这并不说明我会因此而灰心抱怨。这是一个很自然的发展过程,我希望能跟北京政府一起把这个项目推向成功。大家都很清楚,如果北京以及中国政府不采取行动,那人们最后是会自发行动起来的。现在他们选择戴口罩和尽量闭门不出,而我也不主张大张旗鼓地上街游行抗议。我想在轻松创意的气氛中解决一个现代的问题。”

对于罗斯嘉德来说,目前最重要的是把想法变成现实,为未来的二到五年寻找一个平台:“我想我们已经到了超越意见和想法、该把它们变成看得见、摸得着的东西的时候了。我觉得我就像是在进行一个冒险,既想给世界增添新的一页,又不想让被看成是自认为先知先觉的道德伪君子。我最想发散的,是一种解决问题的正能量。”

 “我希望一代新人在中国迅速成长:他们有自己的想法、渴望以智慧服务中国、在尊重传统的同时也尊重新生事物。他们是国家的希望。中国有那么多的问题、也有那么大的潜力,它令我兴奋,因为我们在那儿的所作所为也许会产生影响。未来会带给我什么呢?我期待着……”

 

相关内容:

雾里看华:源自荷兰的治霾灵感(组图)

 

 


 

Fei Yang
Fei Yang

从北京到荷兰,把听到和看到的事,分享给大家。

我有话想说:

好创意,希望能够尽快实现

扫码分享给微信好友

扫码分享给微信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