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兰 中国 商业 创新 | 荷你一起发现创新

搜索
搜索
CH | EN

荷兰姑娘的“弯黄瓜”行动

鹿特丹马斯河边,联合利华大楼对岸一个废弃的水上乐园办公室里,两个20多岁的荷兰姑娘Jente de Vries Lisanne van Zwol正在电脑后专注工作。她们的身边是个货架,上面放着瓶瓶罐罐的果汁和鲜汤。听着好像是个卖天然食品的小作坊,但这是一家旨在改变食品供应链,减少食物浪费的社会企业Kromkommer(弯黄瓜)。

“如果一年半前有人告诉我,我将在荷兰市场推出自己品牌的鲜汤,我肯定会觉得那人是个疯子,”Lisanne说。这家创建于2012年夏天的企业仅一年多便得到众多社会关注,成为媒体宠儿,并获得诸多奖项。如今的“弯黄瓜”已通过网站众筹获得三万多欧元的经费,正在打造好几个产品线。荷兰在线对“弯黄瓜”创始人之一Lisanne van Zwol进行了专访。

荷兰在线:你们当初是怎么想到做这个的呢?

Lisanne:当时我和合伙人Jente都在鹿特丹管理学院读书。Jente参加了一门关于全球食品危机的课程,作业之一就是走出课堂考察现实生活中的食品浪费。我陪她去了鹿特丹Blaak的露天集市,发现大量还新鲜的果蔬被扔掉了,因为更新鲜的货物进来了。我们装了几大包回家,拎起来都困难,真是体力活儿。如果你算一下,一年中有几天荷兰有多少个城市的多少个集市存在这种情况,抽象的食物浪费的概念立即变得具体了。后来Jente又去了超市、店铺、餐馆考察,不同的商品存在同样的浪费。于是,我们想到了做个减少食物浪费的社会企业,Jente的父亲想出“弯黄瓜”的名字,起初我们觉得这个名字很可笑,但现在变成了我们的品牌。2013年1月,我们给自己立下一个挑战:就吃店家丢掉的东西,结果整月我们没花过一分钱买食物,生活相当容易。这再次让我们震惊,并坚定了我们做“弯黄瓜”的信念。

荷兰在线:你们把丢弃的果蔬送给穷人和无家可归的人吗?

Lisanne:我们没有这么做,因为如果把收集来的果蔬免费发送出去,商家会不高兴,我们也改变不了根本问题。我们想取得长期效果,这样就必须改变整个食品供应链。也有很多人问我们,为什么不把荷兰浪费的食物装船运到非洲?这种想法其实是很荒谬的,成本不算,果蔬到那儿也早就变质了。

荷兰在线:你们是怎样改变食品供应链的呢?

Lisanne:在调查中我们发现食物供应链的开端已经出错了,大量相貌不好的果蔬被菜农仍掉,因为他们担心没有批发商或超市愿意购买。如果能在供应链中保留这些“丑陋”的农产品,就可节约很多耕地、能源、人力和财力。但要达到这个目的,供应链中的各方必须紧密配合:农民有信心出售这些产品,批发商愿意购买这些产品,餐馆愿意将它们做成菜,超市愿意把它们摆上架,消费者愿意回家品尝它们。只要有其中一方不配合,这些“丑陋“的产品便保不住了。我们所要做的是给供应链中的各方进行常识教育,让他们知道弯曲的小黄瓜跟笔直的大黄瓜一样可口,连体西红柿跟单个西红柿一样富有营养价值。

去年我们已从菜农那里购买来一些“丑陋”的产品,贴上“弯黄瓜”的品牌,说服鹿特丹批发公司摆上架,结果有20多个餐馆购买了我们的产品。我们目前正在争取说服超市,可这比较难,因为超市注重规模效益,我们的规模还太小。然而,我们的产品却出乎意料得好。去年我们和一个小农场合作,用“丑陋”的蔬菜生产了包括瓶装天然鲜汤在内的三种产品,原本只想试试看,没料到立刻销罄,于是我们便接着做。这也是为什么今年我们想到了搞众筹——去年已有个基金会帮助我们开发产品,今年它们会继续帮助我们,但前提是我们自己也要筹集到一部分资金。众筹相当成功,两个月里就超标筹集到三万多欧元。我们会用这笔钱开发更多的产品线。

荷兰在线:你一直对食品行业很感兴趣吗?

Lisanne:在成立“弯黄瓜”之前,我们俩对食品行业一窍不通,从未走进过暖棚,也从未跟农民打过交道。我们是边做边学,读了很多书,向很多人取经。回头看,过去的一年多里我们竟学了那么多!

荷兰在线:你一直就想创业吗?

Lisanne:说实话,在“弯黄瓜”之前我也从未想到过创业。我是个不喜欢冒险的人,觉得自己没有魄力去创业。我的第一个学位是心理学,之后转管理学是为了将来能去咨询公司工作。在“弯黄瓜”的头几个月里,我脚踏两条船,边创业边找工作。那时我有点心急,觉得自己投入那么多了怎么还不见成果,我没有比较,不知道这在创业初期是很正常的事。Jente给我两个月的时间做决定,如果我决定留下来创业,那么就一心一意去做;如果我决定去工作,那至少我也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了。结果“弯黄瓜”突然起来了,我的决定也就很清楚了。“弯黄瓜”的办事风格很适合我,我们一步步来,一点点积累,用一个项目赚来的钱投入下一个项目,稳扎稳打。

荷兰在线:你们的包装和宣传风格可爱卡通,走纯情小女生的路线,是刻意的吗?

Lisanne:食品浪费是个沉重的话题,我们不想说教,这样只能传递负能量。我们想让旁人看到,我们在享受生活,制造乐趣,这样他们也会受到感染。

荷兰在线:身边的人一定都很羡慕你吧?你会一直做下去吗?

Lisanne:他们羡慕我的自由,但并不是所有人都能承担我们面临的压力。即使做社会企业,你也要天天向上,永不停息,因为停下来你就垮了。去年11月,又有个新人加入我们的团队。两个月前,我们租了这个办公室,并有实习生前来帮助。我们已经习惯了压力,并对自由上了瘾。没有人告诉我们该怎么做,我们也不会为了融资而去浪费时间写五年计划。至于长期目标,我们并没有。我们边做边成长,不去想太多,因为世界一直在改变,创业也是为了改变。

注:本文不代表荷兰在线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岳韬
岳韬

岳韬,知名作家、跨文化培训专家。生于上海,毕业于复旦大学和阿姆斯特丹大学,当过记者、编辑,现从事商务培训和写作。频繁在中英文报刊和网络上发表作品,于2012年出版长篇小说《红蟋蟀》,荷兰文版Schemering boven Shanghai于2015年1月推出,英文版Shanghai Blue将于2015年秋面世。岳韬目前正在创作第二部小说。

我有话想说:

扫码分享给微信好友

扫码分享给微信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