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兰 中国 商业 创新 | 荷你一起发现创新

搜索
搜索
CH | EN

荷兰幸福指数排全球第五:如何保障妇女儿童权益?

荷兰在线中文网  文 | 杨冰菁

 

每个人对幸福生活的界定都有所不同,

但追求幸福却是全人类的共同目标与心愿。

联合国于2012年将每年3月20日设立为国际幸福日,呼吁人们更深入地从生活的方方面面体会并提升自己的幸福感。

然而很多人的疑问是,幸福感能够被单纯地纳入量化指标吗?

 

全球幸福榜单:多维度定义什么是幸福

早在2012年6月,联合国大会就公布了全球第一份由联合国可持续发展解决方案网络(SDSN)提供的幸福指数报告。

该报告用数据描述了世界不同国家、地区人民的幸福状况,以及产生或阻碍幸福感的因素和具体政策对幸福生活产生的影响,排名主要参考收入、选择生活的自由、健康的预期寿命、社会支持、慷慨与腐败程度等六大关键因素。

在这个全球首份幸福指数报告中,荷兰排名第四,北欧五国均名列前茅,这一标杆式的高顺位也一并延续至今:在《2019年全球幸福指数报告》中,荷兰排名第五。  

 

近日,荷兰中央统计局(CBS)的一项研究更证实了这一点。该研究采用了中央统计局的社会凝聚力和福利研究的数据,从2012年开始,每年都会随机抽取约11000人作为样本进行研究。

数据表明,幸福感强的人群往往具有以下特点:身心健康、拥有伴侣、有稳定的收入、对于他人和机构的信任感较强。

研究表明,近年来,荷兰人在幸福感方面的数据表现一直很稳定:15岁及以上的人群中有近90%的人认为自己很快乐,有高达92%的夫妻对生活感到满意,另外65岁至75岁的老年人幸福感最强。

幸福是彼此之间的互动支持

荷兰在营造对成年人友好的社会方面已初具成效,但是对于提升儿童的幸福感来说,则更具难度。

作家菲利浦•阿利埃斯在《儿童的世纪》中说明,儿童是一个自中世纪以来逐渐被发现、标出的群体,而儿童与青少年的生活问题又因其并不完善的世界观和语言体系更难表达出来。因而对于他们诉说出的不幸与忧郁,还需要社会共同发现、共同解决。

荷兰为了解决这一问题下了大功夫,其成果也堪称世界典范。

世界卫生组织、医学杂志《柳叶刀》和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为主的专家团队,近日发表了一份国际儿童成长情况报告,该报告从多个方面衡量了180个国家儿童的“健康成长”指数,这些指标包括了儿童的身体健康、教育和营养、温室气体排放及收入差距等。

根据“健康成长”指标,荷兰以第三名的成绩跻身全球十大最适合儿童成长的国家,报告称荷兰的儿童拥有更高的幸福感及生存率。此外,根据2019荷兰青年监测年报,年龄在18至24岁之间的荷兰年轻人通常感到很幸福。

事实上,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曾在前年发布了一份关于“全球富裕国家儿童健康”的排名,该排名考察了世界上29个最富裕国家在儿童福利方面的成就,从5个维度来衡量儿童的幸福指数:物质福利、健康和安全、教育、伙伴和家庭关系、行为和风险。

荷兰在榜单中名列第一,被宣布为最适合儿童与青少年居住的国家之一。

 

每年新出版的幸福指数报告都带有当年的时代烙印,去年3月推出的报告除了对常规指标进行调查之外,还着重考虑了人群生活社区与成员之间的互动,包括政府与幸福感之间的联系、亲社会行为的力量、信息技术中的变化三大要素。

人与社区之间的互动也同样深刻影响着作为生活在社会之中的个人的幸福感。

荷兰政府为了青少年心理健康发展推出一项长期有效的特色政策:青少年呵护服务(Youth Care)。由地方当局制定综合政策,针对个人需求照顾18岁以下乃至23岁有行为或心理问题的儿童与青少年,此项目推广至今,全国已有超过十分之一的孩子接受服务。

汉斯·格里滕斯(Hans Grietens)在荷兰、英国和德国带领小组研究三国在儿童虐待与忽视问题上的不同政策,认为在荷兰,针对儿童的性虐待发生频率更低,且人们更重视家庭生活,政府投入大量资金通过教育培训计划来监督家庭,也就是,即使与欧洲其他发达国家进行横向对比,荷兰家庭对青少年的关怀亦超乎平均水平。

荷兰青少年的家庭内部的互动和朋友之间的交流沟通为他们提供了相当宽广的活动平台,其结果就是年轻一代在成年之前获得了更多的生活选择权。

在接受英国《卫报》采访时,来自阿姆斯特丹的14岁男孩Tjalling Appelhof说,在荷兰语中没有“你是一个好男孩”或者“好女孩”这样的话,“你们可以说‘干得好,孩子’或者‘做得不错’‘谢谢’”,和大多数荷兰的青少年一样,他感觉得到了充分的自主决策权,每天骑自行车上学,晚上还可以直到上床时间之后才回家,“我认为我有足够的自由。”

 

幸福在男女之间失衡?

然而在过去20年中,高幸福感的青少年比例有所下降。

相对于所拥有的教育、职业和自身的健康与社会状态来说,他们对自己未来的财政状况满意度不高。这一困境是如何产生的?

根据荷兰中央统计局的数据,2019年有16%的荷兰儿童生活在单亲家庭里,其中有89%与母亲共同生活,这说明目前单亲家庭中的孩子主要由母亲抚养。对于单亲妈妈而言,如何支撑家庭避免出现财政危机也成为一个关键的问题。

世代贫困传递问题由于单亲母亲家庭的占比较大而难以缓解,这关系到长期的男女不平等问题,而男女不平等正是全球多元社会建构的一大难题。

联合国开发计划署(UNDP)近日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在调查覆盖的75个国家中,对女性没有偏见的人口占半数以上的国家仅有6个,其中就包括荷兰。逐渐减少的歧视和偏见使得弱势群体在与他人的互动中取得应有的尊重和平等,进一步获取作为社会个体的满足感和存在感。

 

单亲尤其是单母亲家庭的大量存在是一个国家范围的问题,其原因复杂且有着漫长的社会历史,其中一点便是高薪稳定工作并未像男性一般惠及大部分女性。

荷兰的全职工作女性在全体女性工作者中的占比从2016年的25%上升到2019年的27%,意味着近年来全职女性员工的比例有所增加,而同一时期,全职男性员工的比例从74%下降到72%。尽管如此,男性占有的全职岗位数量一直在女性的两倍之上。

 

在荷兰,高管和高薪职位上的女性也比男性少,如上文所举,女性担任管理职位人数不足的原因之一正是她们比男性更可能从事兼职工作,与全职工作的人相比,兼职工作的人担任管理职位的可能性较小。

此外,女企业家的主要障碍是融资困难,比起女性,在投资上社会广泛更信任男企业家。

虽然女企业家的创业难题相较男性更大,但她们也在这方面得到了一些企业与政府机构帮助。例如在2019年,印度的一家迷你初创企业(Aye Finance)为荷兰的女企业家向荷兰企业发展银行(FMO)筹集12.6亿卢比的创业资金。

越来越多的机构投资者也在寻求性别战略,如《2019年女性董事会指数》显示,在全部88家荷兰上市公司中,女性董事和监事的比例均有所增加,在过去的任命期内任命的29名新董事中,有7名是女性。

 

此外,《全球幸福指数调查》中乔治·沃德(George Ward)的研究指出,幸福感更强的人群更有在政治选举中投票的意愿,无论是支持执政党还是其他党派的候选人。而市场研究机构益普索(Ipsos)的一项荷兰调查称,如果有女性领导者,则有16%的受访者有意愿投票给有女性领导者的政党。

在政坛上出现更多的女性政要和政府职员,也有助于再度发现以往被忽略的平等议题,也有助于实现政府内部的革新与进步。

目前荷兰内阁由40%以上的女部长组成,女市长和市议员的比例也有所增加。去年七月,副首相兼内政及王国关系大臣欧龙根(Kajsa Ollongren)希望通过积极集中招募和面试女性候选人担任市长、部长和国王专员的职位来改善政治上的性别平衡。她在致国会的一封信中说,她的目标是将来有40%至60%的政治职位由女性担任。

总体而言,尽管幸福感并不能完全被排名与数据所框定,却体现出了政府和社区为了更美好和谐的生活环境所做出的共同努力。

在高排名的国民幸福指数之下,妇女与儿童群体的生活现状仍有进步的空间,要实现社会结构性完善,具体而细致的资金投入是基本,同时个人的积极参与和政府机构的号召与组织也不可或缺。

未来,全社会的幸福程度将会如何变化,让我们拭目以待。

 

(实习编辑林馨对本文亦有贡献)

荷兰在线
荷兰在线

荷兰在线以荷兰为中心、欧洲为视角,与全球华语世代一起发现各种前沿及有趣的创新项目。我们想通过各种脑洞大开的故事,改变创新在大众文化中遇到的困窘与误解:创新其实是一个个小灵感的累积,离你我都不远,它是很好玩的事情,而且会越玩越high!

扫码分享给微信好友

扫码分享给微信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