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兰 中国 商业 创新 | 荷你一起发现创新

搜索
搜索
CH | EN

荷兰如何维护性工作者的权益?

荷兰在线特约专栏 文|张倩

在到访荷兰卖淫信息中心之前,“红灯区”三个字在我心里,一直是个充满神秘和诱惑的地方,提起它让人会有些许不齿,甚至会与犯罪产生联想。

但你无法想象的是,一个从这里走出的女性性工作者,竟然会被荷兰王室封为“骑士”,以表彰她为其所从事职业的人群,争取到了从被污名化到合法化的人权追求。你更被击碎三观的是,阿姆斯特丹的性工作者们正团结起来和市政府乃至国家政府据理力争,她们还发明了诸多“有创新性”的做法来保护自己和姐妹们的安全。

荷兰于2000年10月将卖淫合法化。据联合国组织2016年预估,在荷兰约有25000名性工作者,其中90%以上为女性。荷兰有12座城市拥有合法的妓院及“橱窗工作”的区域,其中尤以阿姆斯特丹运河区的红灯区最为著名。

荷兰红灯区街道,图/Bjarki Sigursveinsson Public Domain协议

尽管自中世纪起,荷兰社会就普遍对卖淫持宽容态度,卖淫合法化至今也有19个年头,但是荷兰社会对于性工作者的误解并未消除,针对性工作者的歧视和暴力行为还时有发生。

阿姆斯特丹市政府近年来致力于改变城市形象,希望不断弱化红灯区这一外界对于荷兰和阿姆斯特丹的刻板印象;另外,因为游客过多,经常发生扰民事件,因此阿姆斯特丹市长今年还曾提议将红灯区迁往别处。我们很难预测未来阿姆斯特丹的红灯区是否会消失,但红灯区的确在不断缩小,近两年来已从约500个橱窗减少为350个。

为消除公众对于性工作者的误解,荷兰卖淫信息中心(以下简称“中心”)于1994年成立。该中心注册性质为基金会组织,由前女性性工作者玛瑞斯卡·玛约尔(Mariska Majoor)发起,她因为在保护和倡导性工作者权利方面的卓越贡献,获得2017年荷兰皇家卓越贡献奖。该中心的使命是向大众普及有关卖淫的常识,改变大众对于性工作者的污名化并提高和改善性工作者的待遇与福利。

卖淫信息中心,图/荷兰在线

随着20年前从美国加州“转战”阿姆斯特丹的小熊先生的风趣介绍,你会逐渐从他颇具现场感的分享与描述中,了解到性工作者这一特殊行业从业者,在荷兰是怎样完成从最初的“去污名化”到其间的“无差别维权”,直至最终的合法化的华丽转身。

小熊一身多角。他既是中心的讲解参观员,在为有需求的来访者普及各种有关卖淫信息知识点的同时,也期望由此改变一些人固化的对卖淫业的误解;他还是卖淫文化从非法化——到非罪化——合法化之间各国探索模式的搜集者,他可以如数家珍地向你介绍各国每个阶段针对卖淫业的探索进程;当然,他本身也是一名性工作者,会时不时拍摄一些性少数人士的成人视频。

每隔一周的周一,你都会见到从各地聚拢到中心的同道中人,这里不仅会为大家搭建交流与分享的平台,同时,它又是一个倡导权利的教育基地,甚至也是新人相识的集会场所。当然,一些游行抗议活动的策划,以及针对不同地区性工作者生存状态的“田野调查”选题,也是在这里碰撞产生的。

红灯区夜景,图/Massimo Catarinella - Own work   CC BY-SA 3.0协议

在荷兰进行性交易,你不用过虑性疾病的感染传播,因为与“性”相关的疾病的筛查与检测,会依市政厅的要求定期进行,它涵盖有特别为性工作者设计的体检项目。当然她也可以选择去看自己的家庭医生,或者“转诊”至自己所需要的医疗部门,必要时性病急救中心也会提供医疗服务……当然,上述这些医疗服务都是免费的。而针对从业人士8成来自本土以外国家地区的特点,免费的法律援助以及心理咨询服务甚至语言课程的帮助等,也是必备的。

据小熊透露,针对性工作者职业安全的特殊性,他们不仅教授“橱窗女郎”自我防卫的课程,更为了保障工作中的“橱窗女郎”的实时安保,自设了“恐慌紧急按钮”装置,并为此闹出很多笑话。

据悉,这种特殊报警装置,会依房间的大小而设3至5个不等,一般置于床下和墙上两个遇险时易于摸到的地方。但设置在床下的紧急按钮,经常会因接客时动作过猛触动机关,而置于墙上的按钮又常会被客人错当成灯的开关去启动,“假警报”的戏码因此经常上演。

图/Leon petrosyan Sex theater in Amsterdam (red light district) CC BY-SA 4.0协议

而一旦真的“狼来了”,每个“橱窗女郎”的经理人,都会用自己特别的专属报警号码,第一时间接通事发地最近的警局,申请出警。而警局也会马上派出经过特别训练的、有应对性工作者与“问题客户”纠纷经验的警员,迅速到场进行调解。据小熊统计,在瓦伦红灯区附近的警局配备有8位这样的“专业”警员。

“这8位警员都是经过专门的倡导与培训的,不管是从专业视角还是从权利视角,他们都受过特别的训练,在他们眼里,会把性工作者当普通人看待,去很友好地调解,而不会像普通警察那样,对性工作者戴有歧视的‘有色眼镜’!这就好比性少数人士发生了纠争,如果你偏派去个‘恐同’的警察去处理,结果肯定会更麻烦的。”

卖淫信息中心,图/荷兰在线

小熊说,6年前他刚来到这里工作时,发现人们普遍对所谓的“红灯区”和性工作者充满各种因无知产生的谬解。因此,在解读“红灯区”并进而研究性文化时,他常常也会思考人们追求性的目的。

“去年曾经有一个小伙子被他们一伙哥们儿推进来,并扔下一沓子现金说,‘你去嫖个妓吧!’但在接下来的一个时段中(50分钟),他却向小熊‘出柜’了,说自己是个同性恋,但又不愿被同事们知道,怕因此被大家看低如何如何,非常之困扰……。在这个故事里,性已经成为治愈的一部分,成为文化的一部分。”

小熊认为,有许多对性工作者的造访,并不是因为性这个行为本身。

他说他的同事曾做过一个工作坊,主题是如何将性融入到生活的其他部分去。让性可以成为治愈你的一部分,成为你度过痛苦的一部分,以及帮助你更好的融于多元化群体的一部分。

卖淫信息中心,图/荷兰在线

因为此前的一项调查显示,有约40%访客的到访,并不是因为肢体性行为本身。

在荷兰,因为先驱者的不懈努力,卖淫已经成为合法产业。而世界上包括瑞典、新西兰、爱尔兰、法国等很多国家地区,还在进行由非法化——到去罪化——合法化各种模式间的“转换”尝试。

或许,荷兰的模式能带给世界很多的思考,你觉得呢?

 

作者 | 张倩

前北京青年报深度报道资深记者,长期从事法律和人物新闻报道,并以调查深度报道见长。

荷兰在线
荷兰在线

荷兰在线以荷兰为中心、欧洲为视角,与全球华语世代一起发现各种前沿及有趣的创新项目。我们想通过各种脑洞大开的故事,改变创新在大众文化中遇到的困窘与误解:创新其实是一个个小灵感的累积,离你我都不远,它是很好玩的事情,而且会越玩越high!

我有话想说:

扫码分享给微信好友

扫码分享给微信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