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兰 中国 商业 创新 | 荷你一起发现创新

搜索
搜索
CH | EN

网络暴力色情困扰青少年,荷兰人进行别样网络安全教育

荷兰在线特约专栏 文|岳韬

当今的中小学生是在网络上成长起来的一代。从他们出生起,触屏手机和平板电脑便是他们的保姆和伙伴。当他们长大一些能读写后,社交媒体又变成他们生活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学校也在加速推行电子化,老师在手机上发布课表、布置作业,学生在网上学习知识、完成功课。

使用平板电脑的儿童,图/pxhere图库授权使用

这个趋势全球共通,无论是在中国、美国还是欧洲,05后或10后都早已离不开了网络。网络仿佛是他们身体功能的延伸,缺少了便不能正常生活。他们无法想象一个没有网络的世界,就像年长的一辈无法想象一个没有电的世界。

网络虽然提供了种种可能性,但是网上的内容错综复杂,常常真假、良窳难辨。对于价值观、鉴别能力和自控能力都尚未成熟的青少年和儿童来说,如何使用网络一直是种挑战,处理不好会出现网瘾、沉迷于网络色情或暴力的情况,甚至不幸落为网络罪犯的目标。

图/ unsplash图库授权使用

为了保障未成年人的网络安全,大部分家庭的做法是限制未成年人对网络使用和网络信息的权限,比如限制上网时间、限制能使用的App和网站。然而,荷兰的做法却有些不同,与他们对性的态度一致,他们不相信限制,而相信有引导、有管理地放开,让当事人自己去决定什么对他们是最好的。

网络危害弥漫,传统教育不足以应对

无论对成年人还是未成年人来说,网络上常见的危险包括两大块。严重的当属网络犯罪了,其中包括诈骗、黑客、盗取信息,以及跟踪、诬陷、恐吓、色情等人际侵犯。青少年是网络犯罪的主要受害者。据荷兰中央统计局 (CBS) 称,2018年约有120万的25岁以下荷兰青少年称自己在当年遭受了网络犯罪,其中12-17岁的受害者占总受害者人数12%(见下图)。他们普遍遇到的犯罪形式是诈骗和社交媒体上的人际犯罪。

荷兰的网络犯罪受害者年龄比例(2018年数据),数据/荷兰中央统计局

除了网络犯罪,网络骚扰也在侵扰着青少年,比如不雅内容、用假头像和假身份来骗取约会(Catfishing),或在留言区发表过激言论来煽动情绪(Trolling)。这些行为虽不构成犯罪,但也深深影响到受害者的心理和正常生活。

青少年普遍花大把时间在网络上。欧盟28国里,16-19岁的中学生是网络使用率最高的群体,其中接受正式教育的高中生又是主力(见下图)。

欧洲网络使用率(2016年数据),数据/欧盟数据局Eurostat

传统的学校和家庭教育纵然包括人身安全教育,但是其内容却很少涉及网络犯罪和网络骚扰。老师和家长们会跟不同年龄段的孩子强调如何跟陌生人打交道、如何识别安全隐患、如何应对欺凌和暴力、如何正确对待性、酒精和毒品等等。然而,就这些话题的讨论却仅仅是针对于线下的,在线上遇到此类情况该如何处理则缺乏指导。今天,孩子们在线上遇到危险的几率比在线下要大,因此线上安全教育不容忽视,且亟需被提到主要位置上来。

荷兰不限制网络使用权限,而是教孩子化被动为主动

荷兰这个小国向来以开放和务实著称,它在青少年网络安全教育方面也秉承了一贯的作风。荷兰人并未疾呼要防御网络危害,或限制中学生的网络使用权限,或用技术监控孩子们在线上的动向。相反,他们首先承认网络对孩子们发展的重要性,在此基础上积极推动网络的使用,同时引入安全措施和教育。

荷兰的中学每年都会给学生做网络安全教育,教师往往是这个领域的专家。这是必修课,没有任何孩子可以不上。课程内容包括识别网络犯罪、杜绝网络骚扰、保护个人身份和隐私等。比如,学校会鼓励孩子们用学校的邮箱沟通,并用学校的内网搜索资料。

当今的中小学生是在网络上成长起来的一代,图/pxhere图库授权使用

从初中起孩子们就会自己建立WhatsApp群,这虽然属于校外行为,但是学校也会鼓励孩子们建立群里的交流规则,如不谩骂、不污蔑、不取笑、不煽动等。如果发现有网络骚扰行为,学生可以举报给校方。在这种意识行为教育下,荷兰的青少年对自己的隐私和跟陌生人的网络互动普遍较敏感,在用公开平台发照片、视频的时候他们一般都有习惯先掂量一下,在加朋友或发评论的时候他们也会相对注意一些。

荷兰的网络安全教育不仅教孩子如何自我保护,也教他们如何保护他人,并且避免无意中沦为网络罪犯。如今,网络犯罪并不需要高超的技术,即使像黑客这样的活儿也能靠一个免费的工具就能完成。中学生为了开玩笑而去黑别人的网站的事常有发生,他们自以为很有趣,却未想到已沦为了罪犯。

图/pixabay图库授权使用

另外,中学里也常有出于愤怒或嫉妒在社交媒体上散布谣言,甚至恐吓威胁,从而对他人构成伤害的行为。他们以为这只是一时冲动,跟生活中与朋友或同学发生口角没什么两样,却没想到这也是非法的。而这些都是荷兰网络安全教育的内容。

荷兰的学校基本都是公立的,在网络安全教育之后有强大的政府后盾和非政府组织的支持。荷兰的经济部大力提倡技术教育,背后的逻辑是只有提高了技术知识和应用熟练度,才会对它引发的问题有更好的理解和解决办法。

经济部还与司法和安全部、国家网络安全中心、信息社会与企业平台合作,创建了“安全上网”组织 (Veiliginternetten.nl)。在该组织的平台上,有一个版块是专门给孩子的,在上面学生、家长和老师可就如何安全上网、如何安全使用电子设备、如何解读网络安全和隐私法律等获取信息,如遇到疑问也可在问答和论坛里获得指点。

荷兰人并未限制青少年的网络使用权限,而是引入安全措施和教育,图/ shutterstock图库授权使用

在荷兰也有不少非政府组织活跃在网络安全教育的一线,比如欧盟资助的Better Internet for Kids 和Safer Internet Centre。这些组织与学校和社区密切合作,每年都会进行各种别具创意的网络安全的活动,像用动画来帮助家长和老师理解青少年之间流行的色情短信(Sexting),用参与式戏剧来帮助孩子们认识社交媒体上的同伴压力、欺负孤立他人造成的各种问题。

尽管目前还没有显示荷兰努力成果的相关数据,但是我们已经可以看到,荷兰并不像别的发达国家那样有个网上监督和监护服务的行业。荷兰人相信,监管和限制并不能创造更好的社会,只有提高人们的认知度,并给予他们知识、方法和技术进行自我保障,人们才能更有效地保障他人的权益和社会的和谐。

对青少年网络安全的处理是荷兰方式的投影之一,让我们拭目以待它的效果吧!

 

作者 | 岳韬 

岳韬从事商业案例开发、跨文化培训,并兼自由撰稿人和小说作者。她的最新长篇小说《一夜之差》于2019年1月问世。她的前一部长篇小说《红蟋蟀》先后被翻译为英文(Shanghai Blue)与荷兰文(Schemering boven Shanghai)出版。

荷兰在线
荷兰在线

荷兰在线以荷兰为中心、欧洲为视角,与全球华语世代一起发现各种前沿及有趣的创新项目。我们想通过各种脑洞大开的故事,改变创新在大众文化中遇到的困窘与误解:创新其实是一个个小灵感的累积,离你我都不远,它是很好玩的事情,而且会越玩越high!

我有话想说:

扫码分享给微信好友

扫码分享给微信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