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兰 中国 商业 创新 | 荷你一起发现创新

搜索
搜索
CH | EN

荷兰团队建造上海“最美厕所”,展现人性化妙思

荷兰在线特约专栏 文|闻雨

2018年11月,微软公司创始人比尔·盖茨在造访中国时发表演讲称:“在没有安全卫生设施的地方,环境中的病原体引发腹泻、霍乱、伤寒等疾病,导致每年近50万名五岁以下儿童的死亡。”彼时他站在台上举起一只烧杯,向在场观众展示烧杯中的物体——那是携带有两百万亿个贺氏菌、轮状病毒和十万个寄生虫卵的人类粪便。

厕所与卫生环境息息相关。公开史料记载,由于中世纪的欧洲没有良好的公共卫生习惯,每年死去的人有一半以上都是死于传染病,最臭名昭著的便是在14世纪导致欧洲人口大量死亡的黑死病。一直到工业革命后期才有所好转。在公共卫生上吃过亏,如今欧洲人对厕所建设的执念和追求已经让别人“望尘莫及”了。

老式厕所,图/shutterstock图库授权使用

2013年,联合国大会通过决议,将每年的11月19日设立为“世界厕所日”。该节日早在2001年就由“世界厕所组织(WTO)”提出,旨在通过全世界人民的努力,共同改善世界环境卫生问题。

世界厕所日,图/UN-Water CC BY 2.0协议

别出心裁的荷兰人,在荷兰南部林堡省的Cube博物馆中,举办了名为“你想知道的有关厕所的一切”的展览,旨在督促人们思考这样的问题:

  • 有一个可以使用的厕所就够了吗?
  • 我们的卫生洁具是如何发展的?
  • 谁提出了实际的解决方案?
  • 为什么要做出这些选择?
  • 未来的厕所会是什么样的?

厕所博览:你知道厕所的这些秘密吗?

位于Cube博物馆的厕所博览一共用了11个主题讲述厕所的故事和历史,有些是关于排泄和排遗的习俗,有些旨在介绍人们对健康和卫生观念的转变以及环境的治理。

笔者发现,第一个主题“下水道的秘密”指出一个人平均每天要使用2-6升水来冲厕所,这是一个非常大的量。尤其是考虑到欧洲等发达地区的人们用来冲厕的水可以达到饮用水标准,而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人无法享受到完备的现代冲厕体系,因此荷兰设计师们希望用水质标准低一些的水来灌满马桶水箱,哪怕这意味着不少房屋可能需要安装二级总水管和污水处理系统,还有些设计师设计出了通过再循环或安装管道灭弧器来回收用水以限制冲厕的用水量。

马桶,图/unsplash图库授权使用

第五个主题“吾即吾厕”旨在说明厕所和厕所的布置方式表现出了人们如何看待并享受生活。比如,过去有钱人的城堡和宫殿都使用豪华的马桶和盆。厕所的陈设也可能有很大不同。有的洗手间可能是浴室的延伸,配有金水龙头、坐浴盆、双洗脸池、一堆蓬松的毛巾和镶金边的镜子。也有些盥洗室可能只包含抽水马桶,脸盆和马桶刷。

荷兰王国驻重庆领事馆副馆长陈俊亦告诉笔者,在参观完荷兰的厕所博览之后他深受启发,2018年12月便在重庆打造了“爱荷兰、爱生活”的荷兰日活动,深度挖掘荷兰厕所文化,以空间革命的灵感与创意元素,传达健康卫生的科学生活态度。

乌特勒支中央火车站内的厕所,­图/© Tineke Dijkstra

陈俊亦向笔者表示,建造一个更好的厕所并不意味着要花更大的价钱,还是人对厕所的卫生意识要起到主导作用。在日本旅行的时候,陈俊亦感到不管是经济型酒店、爱彼迎还是五星级酒店,厕所的干净程度和房间的清洁程度是一样的,差别可能更多地在于用品的豪华程度。因此,他透露,希望有更多注重细节的荷兰企业能够与重庆和成都的公共区域及旅游景点合作,就“如何更加环保、艺术、卫生,细化到什么样的灯、什么样的墙面和地面、什么样的涂料”等方面进行公共厕所优化的改造。

图/unsplash图库授权使用

陈俊亦告诉笔者,中国在景区或旅游景点的公共厕所,已经能够解决游客对厕所最基本的需求,但或许是由于标准的欠缺,在工艺的细节、美观艺术性以及环保上,与荷兰人相比考虑得便不是太多。他说,“我觉得大家的意识当中,厕所只是去方便的一个场所,不管是需求者、设计者还是建造者,对厕所空间衔接方面的问题都相对缺乏从人性化角度出发的考虑。”

不过,在一些生活水平相对较高的地方,大家对公共厕所的要求也越来越高,“吾即吾厕”表现出的样子也悄然发生了转变。

厕所的人性延伸:家庭卫生间、母婴室、化妆间

11月16日,上海发布了“2019年上海最美厕所”的评选结果,笔者注意到,榜单上的“浦东国际机场家庭卫生间”正是由一家荷兰籍华侨创办的公司设计制造的,这家名为卫葛雅(WeCare WC)的公司同时还为上海的K11、新天地广场、环贸广场等知名购物中心写字楼设计了别具一格的“盥洗空间”。

浦东国际机场家庭卫生间,图/WeCare WC授权使用

据笔者了解,上榜“最美厕所”不仅要颜值高,还要在人文关怀、亲子特色、智能科技等某一方面有突出特点,评委根据参评厕所的基本信息、亮点特色和外观细节进行综合打分并由公众投票。

卫葛雅商务总监邱敏告诉笔者,该公司的创始人Wendy Yeh是一位荷兰籍华人,在阿姆斯特丹出生长大,回到上海居住后,拥有了一双儿女。中西方的文化背景以及常年的欧洲和中国往返,让她发现了东西方卫生间文化的差异并萌生了改善中国公共卫生间的想法。在带孩子们外出时,无论是去商场还是旅游景点等,她都非常关注卫生间的卫生情况和人性化的设计,她认为这关系到大家,特别小孩子的卫生健康和体验感受,甚至也关系到她是否会选择带孩子们去一个地方。

新天地广场女享主义卫生间,图/WeCare WC授权使用

出于切身的考量和需求,2017年Wendy便创立了这家公司,提供公共卫生间以及配套设施空间的整体解决方案,包括设计、工程监控、后期维护和商业运作。除了有公共卫生间整体解决方案,他们还会给公共卫生间设计配套的功能空间,包括:母婴室、妈妈吸乳休息室、更衣室、化妆间、家庭卫生间、无障碍卫生间、写字楼浴室等移动卫生间,以及移动母婴室等人性化空间。

以其在上海市的三个项目为例,位于K11购物中心的K11×WeCare WC配有男女卫生间和画风可爱的家庭卫生间,新天地广场女享主义卫生间除了有如厕区,还有化妆间、母婴室和更衣室,而环贸广场写字楼则为职场妈妈们打造了妈妈吸乳休息室。

K11的“盥洗空间”,图/WeCare WC授权使用

而现在的“最美厕所”成果绝不是终点,“人性化”厕所的发展不能停滞不前。邱敏说,Wendy有时候她带儿子或者她的丈夫带女儿外出时,不放心小孩子自己独立去洗手间,那么此时到底应该带孩子去男卫生间还是女卫生间,亦是许多家长头疼的问题。

现在的孩子建立性别意识的年龄越来越早,公共环境能否提供恰当的支持?她进一步指出:“在卫生间这样的地方可以有很大空间提升,对我们以后下一代会有很多教育意义。”

今年世界厕所日的主题是“不落下任何一个人”,意在提醒人们厕所不仅仅是厕所,还可以挽救生命、维护尊严和创造机会。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中也包含了“清洁饮水和卫生设施”,所以享有卫生设施是每个人的权利。而如何将“人性化”因子注入厕所设计,并让所有人都有机会使用安全的厕所设施,荷兰人的经验与巧思有望成为他山之石,为更多国家带来启发。

作者 | 闻雨

闻雨为笔名,全职记者,自由撰稿人,关注环境、农业、能源,常驻北京的上海人。联合国开发计划署中国校友,可持续发展理念支持者。背环保袋上班,肉粽蘸糖吃。

荷兰在线
荷兰在线

荷兰在线以荷兰为中心、欧洲为视角,与全球华语世代一起发现各种前沿及有趣的创新项目。我们想通过各种脑洞大开的故事,改变创新在大众文化中遇到的困窘与误解:创新其实是一个个小灵感的累积,离你我都不远,它是很好玩的事情,而且会越玩越high!

我有话想说:

扫码分享给微信好友

扫码分享给微信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