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兰 中国 商业 创新 | 荷你一起发现创新

搜索
搜索
CH | EN

荷兰是如何做到“阅读从娃娃抓起”的?

荷兰在线特约专栏 文|纪衎

每天形形色色的人们从不同的站台登上地铁,在密闭的空间里各怀心事,等到目的地就匆匆离开。然而你是否想过,地铁本身也可以是表演的舞台,乘客们可以在地铁上欣赏一出特别的音乐剧?

2019年10月9日下午,就有这样一列特殊的阅读电车穿行在鹿特丹。荷兰演员乔里斯·卢茨(Joris Lutz)在这列阅读电车中朗读了《弗雷德与港口的秘密》,为乘客们带来一场独特的音乐之旅。小朋友们只要事先在鹿特丹指定的五家书店之一购买这本书,就有机会和父母(或祖父母)一起登上这列特别电车,免费体验45分钟的迷你音乐剧。

又是一届荷兰童书周,小朋友可以期待什么?

鹿特丹的阅读电车是配合2019年荷兰童书周开展的活动之一,由荷兰图书促进基金会(De Stichting Collectieve Propaganda van het Nederlandse Boek,简称CPNB)发起,始于1955年。经过几十年的发展,荷兰童书周和其他众多读书周活动一起形成了非常成熟的阅读文化推广和书籍推广的运营模式。每年,童书周会先确定一个主题和口号,然后组织知名作家围绕主题编写童书周主题礼物书、主题文章、主题杂志等各种主题出版物,并在童书周时围绕着主题出版物进行形式多样的阅读推介活动。

荷兰童书,图/荷兰驻华使馆

今年童书周的活动时间为2019年10月2日到13日,主题是”我们一起旅行吧!”(Reis mee!)。获得多项童书奖的荷兰童书作家安娜·沃尔兹(Anna Woltz)受邀撰写今年的童书周礼物主题书《鲨鱼牙》(Haaientanden)——讲述两个11岁的小孩计划在24小时内骑行环游艾瑟尔湖的故事。在童书周期间,只要小朋友在荷兰任意一间书店消费满10欧元,就可以免费得到这本礼物书。

学校、书店、图书馆、博物馆……大多数你能想得到的场所在童书周期间都会举行各式各样的活动,除了朗读、话剧、音乐剧、和童书作者面对面交流等活动之外,还会有创意满满的惊喜活动,前文描述的鹿特丹阅读列车就是其中的一例。而作为童书周的主要赞助商,荷兰铁路公司NS每年都会在童书周最后一天举行图书交换活动,同时邀请童书作者、列车员、图书馆工作人员在阿姆斯特丹和乌特勒支中央火车站为小朋友们念童书。

图/Amsterdam Airport Schiphol

童书周期间一大重头戏是揭晓重要的童书奖项。银笔奖颁发给上一年出版的每个类别的最佳儿童读物,可以是荷兰语原创作品,也可以是翻译作品。金笔奖只颁给荷兰语原创作品。此外,CPNB还设置了金画笔奖和银画笔奖,颁发给上一年出版的儿童读物里最佳插画作品。

让孩子们爱上读书,荷兰人都是怎么做的?

荷兰童书市场的蓬勃发展根植于整个荷兰社会对阅读的热爱和培养。除了童书周的阅读推广和促销,无论是节日期间彼此送书的传统习俗、家庭对亲子阅读的重视还是政府对儿童阅读不遗余力的推广,都在社会发展中逐渐演化成为一种内生力量,持续推动着荷兰童书业的发展。

  • 荷兰人有个“让赠书来得更猛烈些”的传统

在荷兰社会,赠书是一项历史悠久的习俗,特别是在圣尼古拉斯节(12月5日)和圣诞节(12月25日)期间,荷兰人会把相互赠书作为庆祝节日的一种方式。因此,每年荷兰图书市场总在礼物期(每年第47周—52周)迎来全年销售的最高峰。从2015年开始,礼物期的图书销售额几乎占到了全年图书销售总额的20%以上。

在礼物期的销售市场上,童书占有绝对优势,因为多数荷兰家庭认为读书是培养孩子对阅读的热爱以及提高语言水平的最好方法,同时父母也积极参与到亲子阅读中来。根据KVK boekwerk2017年消费者调查数据显示,亲子阅读在父母和孩子最经常进行的亲子活动中排第三位(前两位分别是户外运动和看电视)。在孩子五岁以前,有3/4的父母会每天为孩子读书。

亲子阅读,图/shutterstock授权使用

  • “良苦用心”的荷兰政府让孩子们免费读书

除了父母,“良苦用心”的荷兰政府也想出了各种让孩子养成读书习惯的办法。以笔者的经历为例,在孩子刚出生去市政厅登记的时候,就得到了人生第一本绘本,描绘了出生城市所有值得探索的东西——城市主要建筑、历史、特殊节日、城市球队等。

年满三个月后,孩子又从社区儿童家庭中心得到一张印着“Boekstart”的图书馆借书证兑换券。Boekstart是由荷兰教育部委托公立图书馆和阅读基金会共同推广的阅读计划,鼓励家长从孩子婴幼儿时期就培养阅读习惯。凭借兑换券,小朋友可以去图书馆申请借书证,到十八岁之前都可以免费借书。同时图书馆还会赠送给儿童一个boekstart的橙色小提盒,里面有免费婴幼儿的书、书签和建议书单。

荷兰童书,图/荷兰驻华使馆

自从有了借书证,笔者隔三差五就会带着孩子去图书馆借书。图书馆里除了书籍,还有CD、有声书等。值得一提的是,数量繁多的公立图书馆也为推广全民阅读打下了良好的基础——每个人到图书馆的平均距离为1.9公里,和去咖啡馆的距离差不多。这也难怪每个月有三分之一的父母会带小孩去图书馆阅读、借书或参加图书馆组织的各种活动。

  • 荷兰人的世界里,玩耍和阅读并不矛盾

越小的孩子,注意力越难集中,因此荷兰人从不强求儿童正襟危坐地读书,而是在玩乐和探索中培养小朋友们对阅读的热爱。这里不得不提到海牙的童书博物馆。博物馆的底楼有海量读本,还有很多好玩的互动多媒体设施,让小朋友可以阅读、听故事、自己编故事,甚至可以自选情节发展一出3D小剧场。

图/pixabay图库授权使用

而楼上则是让低龄小朋友尖叫的天堂——每走几步就置身于一个熟悉的童话场景,和童话主角一起玩有意思的事情。比如在“好饿好饿的毛毛虫”主题区里,小朋友可以学习数字,然后像毛毛虫一样爬过不同的食物;在“青蛙弗洛格”主题区,小朋友可以和青蛙和他的朋友一起滑冰、钓鱼、游船、挖宝藏;也可以给大象艾玛身上拼颜色;穿梭在迷宫一样的麦田里找胖胖猫;踩着不同字母的浮冰去找北极熊;把字母蛋饼配对到有相应字母的盘子上……在这里,家长唯一头疼的事情就是怎样劝孩子离开。

在参观埃舍尔博物馆的时候,我再次感受到了荷兰人“在玩中学习”的理念。博物馆的一个展厅里放着几本插画书《纳迪尔和泽尼斯在埃舍尔的世界里》(Nadir en Zenith in de wereld van Escher),插画书用幽默有趣的视角让孩子们走进艺术家埃舍尔的绘画世界。

展厅墙上展示着书里的插图,让孩子们在博物馆里寻找插图的原画在哪里。更有意思的是,展厅一角对比展示了埃舍尔在当时是如何用木板制造视觉错乱的效果,以及作者如何用电脑编程在书里复原埃舍尔的画。博物馆里不少孩子和父母一起饶有兴致地研究这本书,想必这也是一场难忘的阅读之旅。

除了阅读荷兰童书,中国孩子还有望受益更多?

近年来,中国童书市场迅猛增长,年均增速在10%以上。特别是进入新世纪,中国童书进入引进时代,越来越多的出版社将目光对准了国外各类获奖童书,比如国际安徒生奖、纽伯瑞儿童文学奖、凯迪克奖等。

在国际大型童书展上(如博洛尼亚国际儿童书展和法兰克福儿童书展),中国参展人数众多,对获奖童书版权的购买也是不惜重金。在这股童书引进热潮中,荷兰的优秀童书也被越来越多的中国读者知晓。除了经典的《米菲兔》、《青蛙佛洛格的成长故事》、《乙乙和丫丫》系列之外,近年来的一些金/银笔奖和金/银画笔奖获奖作品也出了中译本。

荷兰童书,图/荷兰驻华使馆

2011年,荷兰应邀作为主宾国参加了北京国际图书博览会,并带来了不少儿童文学作品参展。2019年,在第四届由欧盟驻华代表团和中信出版集团主办的中欧国际文学节上,荷兰金笔奖和5次银笔奖得主比比·杜蒙·达克也受邀来京,和中国小朋友们度过了难忘的童话之旅。

荷兰童书纯真清新富有哲理,而且顺应儿童的天性,不塑造“伟光正”的儿童形象,这一点对中国童书原创作者应当有所启发。而另一方面,家庭对亲子阅读的重视、政府和社会各个机构联合对阅读计划的推广、对图书馆的建设和支持、公共场所的创意互动、童书周成熟的运营模式……这些全社会不同层面的良性互动,让荷兰社会逐渐拥有了深厚的阅读传统,并鼓励着人们保留和传承阅读文化。

“如何培养儿童对阅读的热爱,进而形成可持续性的阅读文化?”这一点在中国还有很大的探索空间,因此,荷兰社会对儿童阅读的培养经验尤其值得我们借鉴。

(本文部分观点受莱顿大学东亚研究博士生吴锦华女士启发,特此感谢。)

荷兰在线
荷兰在线

荷兰在线以荷兰为中心、欧洲为视角,与全球华语世代一起发现各种前沿及有趣的创新项目。我们想通过各种脑洞大开的故事,改变创新在大众文化中遇到的困窘与误解:创新其实是一个个小灵感的累积,离你我都不远,它是很好玩的事情,而且会越玩越high!

我有话想说:

扫码分享给微信好友

扫码分享给微信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