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兰 中国 商业 创新 | 荷你一起发现创新

搜索
搜索
CH | EN

荷兰创意商业专业打破文科刻板印象,实现创意产业全新升级

同样接受9年义务教育,同样起早贪黑的埋头苦读,文科生赚钱就这么费劲呢?

小时候,爸妈常说一句话:“学了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

但当时真没往心里去,总想着学自己喜欢的东西,管它是文是理。

可是,现实很骨感。

前几天朋友还在说,如果人生能够再投胎重来,她顶住秃头的压力,也要去做码农。

虽然改变不了社畜的本质,依旧每天踩着凌晨的月亮回家,但起码钱给到位。

数理化能让你活着,人文社科能让你活得更好

是文科生所从事的专业太水、含金量太低吗?

像广告(advertising)、建筑(architecture)、影视(movie)、书籍(books)、视觉艺术(visual arts)等行业的从业者,大都出自传统意义里不会赚钱的文科生。

是文科生使错劲儿、努力错了方向吗?

记得《死亡诗社》里有这样一段话:“医药、法律、商业、工程,这些都是高贵的理想,并且是维生的必需条件;但是诗、美、浪漫、爱,这些才是我们生存的原因。”

图/电影《一百样东西》截图

现如今,物质资源极度丰富,多数人不担心饱腹问题;如何生存、怎么更有尊严地活,就成了首要问题。

文创社科行业,正是来解决人类生存问题的。

而创意产业,更是其中的重要代表。

荷兰作为全世界的创意之都,是无数创新发明的灵感诞生地,其中乌特勒支曾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授予“创意之城”的美誉,而乌特勒支应用科学大学更是其中的翘楚。

该校的国际创意商业高级讲师王蓓说:“创意产业(或文创产业)是在经济全球化背景下产生的以创造力为核心的新兴产业,强调一种主题文化或文化因素,依靠个人或团队,通过技术、创意和产业化的方式开发和营销知识产权行业。”

图/乌特勒支应用科学大学授权使用

以北京故宫文创品牌为例,研发团队抓住了传统文化里有趣的部分,并和当下互联网文化相结合,诞生了无数时尚icon。

先是在2014年8月“雍正:感觉自己萌萌哒”系列IP,引发了全网热议;到了2016年纪录片《我在故宫修文物》,更是拉近了和广大年轻人的距离;去年年底,角楼咖啡馆和《上新了,故宫》等节目,让人们有了更多的机会去感受。

王蓓说:“不同于创意产业,创意商业则是在一系列经济活动中嵌入创意和创造力,关注通过知识、网络和技能产生或开拓新体验。简而言之,创意商业是创意产业的升级,更是创意产业的蜕变和重生。”

图/乌特勒支应用科学大学授权使用

她举了一个有趣的例子。

比如一个市场营销专业的学生,他/她在找工作时,一般都是在搜“市场XXX”;但现实是——那些带着“市场”二字的工作大都不复存在了,取而代之都是些从来没听过的新名字,比如增长骇客、用户体验官等。

那问题来了,当初选的专业是个王牌;但是毕业时才发现,王牌变成了烂牌。

20刚出头的年纪,拿着一手烂牌。

接下来的人生,该怎么过活?

行业变化日新月异,学院派“败下阵来”?

王蓓举的并不是个例。

GQ Lab作为传统纸媒康泰纳仕旗下的新媒体号,开创了条漫(通过连续画面叙述故事,在阅读时通过纵向/横向阅读的多格长条形漫画)和交互短视频的新玩法;不但给自己创造了新的生存空间,也开辟了不少新兴职业,比如条漫编辑。

一个好的条漫编辑,其文案功底要极其出色,光会写爆款文没用,还要擅长把语言剧情化;同时自己也要懂画画,不然无法自如地设计分镜;除此之外,更要知道怎么把当下热点事件和条漫内容相结合。

但是你说,目前中外各大新闻院校,哪有开设“条漫”专业的?

这还只是新媒体行业中的一个小小变化,就像亚马逊热带雨林里的一只蝴蝶。

放眼全球,没有人能忽略互联网对国际商业运作所带来的影响。

图/乌特勒支应用科学大学授权使用

为了应对这种变化,荷兰乌特勒支应用科学大学(简称HU)的创意商业(Creative Business)专业应运而生。

大学四年的课程,更是秉承着循序渐进的大原则。

第一年是基础课,目的是帮助学生了解创意商业、基本运作模式、用户行为模式以及基本调研方法等等。

不同于传统学院派的照本宣科,HU更看重学生的实操能力。

所以,在第二年学校会根据学生们的兴趣,把他们分到相应的国家或者地区,对当地的商业运作模式展开更加深入的学习。

第三年,每个人都有6个月的交换机会,目的就是让学生们脱离本土环境,走出自己的舒适区,提前进入国际化,早点搞清楚自己想做什么、能做什么。

图/乌特勒支应用科学大学授权使用

等到了最后一年,学生可以与相关的创意商业公司联络,进行一个有针对性的毕业设计或论文。比如之前就有学生,从荷兰跑去上海,做了一个DJ方面的研究。

另外在书籍选择上,也采用了很多商界实践派的著作,比如有着“硅谷精神之父”和“世界互联网教父”之称凯文·凯利的《必然》。

书中预言:“在未来的30年里,减物质化、去中心化、即时性、平台协同和云端的发展将持续强势发展。只要科技进步使得通信成本、计算成本继续下降,这些趋势都是必然。”

别说是未来了,现在很多行业就已经出现了预言中的样子。

凯文·凯利在书中写到:“Uber是世界上最大的出租车公司,却不拥有任何出租车;Facebook是世界上最流行的媒体平台,却不创造任何内容;阿里巴巴是最有价值的零售公司,可却没有任何库存。”

这种内容跟以往学院派的那种纯概念、纯理论相比,更容易被学生理解和接受。

图/乌特勒支应用科学大学授权使用

HU国际化的师资力量也是一个非常大的亮点。

在Creative Business专业任教老师来自世界各地,大都拥有多年商业公司的工作经验,有些甚至拥有自己的公司。

这无疑可以更好地帮助学生快速融入职场。

根据2018年全球创新指数报告,荷兰名列第二,把英美等老牌大国甩在了后面;更别说,飞利浦、联合利华、壳牌、喜力等著名跨国企业,其实都是荷兰的。

“严进严出”的教学质量,每年7000欧元左右的学费和毕业后长达一年的工作签证,更是成为不少国际学生选择荷兰的理由。

一个萝卜一个坑,怎样学会为自己挖坑?

世界变化得太快,没有人是一座孤岛。

当我们在为求职而发愁时,世界其他国家的同龄人其实也在发愁。

俗话说:一个萝卜一个坑。

这个坑,在你读书的时候可能还在;但等你毕业了,可能早就没了。

没有一所学校能保证,你毕业了就能找到一份完美的工作。

但是,有些学校可以教会你的是挖坑的本领。

图/乌特勒支应用科学大学授权使用

乌特勒支应用科学大学,想教会给自己学生的就是这种能力——创造机会,成为一个会挖坑萝卜。

如果你也想打破人们对文科生的刻板印象,如果你对文创社科创新还有诸多疑问,如果你也想要觅得为自己挖坑的本领,不妨去看看10月7日由乌特勒支应用科学大学主办的创新商业未来展望大会。

这次大会邀请了许多来自各行各业的重磅嘉宾,包括K11 Art Foundation艺术总监Venus Lau,好莱坞曲作家Vidjay Beerepoot以及远程工作大神Zeke Daniels-Shpall等等,他们将带领我们站在当下,一窥未来的创意商业的模样。

荷兰在线
荷兰在线

荷兰在线以荷兰为中心、欧洲为视角,与全球华语世代一起发现各种前沿及有趣的创新项目。我们想通过各种脑洞大开的故事,改变创新在大众文化中遇到的困窘与误解:创新其实是一个个小灵感的累积,离你我都不远,它是很好玩的事情,而且会越玩越high!

我有话想说:

扫码分享给微信好友

扫码分享给微信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