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兰 中国 商业 创新 | 荷你一起发现创新

搜索
搜索
CH | EN

旧手机里有金子,荷兰人瞄上了新商机

图/giphy

▲ 图/giphy

 

荷兰在线特约专栏 文 | 宋辛

“奶奶留下的纯金首饰款式早过时了,留着占地,直接丢进垃圾桶吧!”

假如听到有人这么说,你一定会大吃一惊:哪有这样的傻子?!改造、变卖、以旧换新都可以,谁会把金子当垃圾丢掉?

不过你所不知道的是,其实我们很多人都正在干着这样的傻事情。

淘汰下来的旧手机、报废掉的旧电脑,还有坏了的电水壶、电熨斗、电动剃须刀……这些东西要如何处理?

大概很多年轻人的答案都很简单,一个字:扔!

叮咚!恭喜你获得“扔金子的傻子”头衔。

废弃的电子产品。图/pixabay

▲ 废弃的电子产品。图/pixabay

全球7%的金子就躲在电子废弃物中

越来越多的电子产品正在成为现代生活的必需品,且随着这些产品需求量的不断增加和更新换代速度的日益加快,我们丢弃废旧电子产品的频率也正逐年提高。那些废弃不再使用的电子产品就是我们所说的电子废弃物,俗称电子垃圾。

据最新数据统计,全球每年生产出近五千万吨的电子废弃物,且呈现出指数式增长的趋势,假如不采取措施,预计到2050年这个数字将高达一亿两千万。

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目前仅有20%的废弃电子产品被正规回收,其余大多数的电子垃圾则被粗暴拆解、胡乱焚烧或简单填埋。这些不正规的处理方法不仅造成了严重的环境污染,更会释放出大量有毒有害物质,对周围人群的健康构成极大威胁,尤其是儿童和妇女。

在无考虑安全或环境因素前提下,许多电子垃圾被焚烧和拆卸。图/Marlenenapoli授权使用

▲ 在无考虑安全或环境因素前提下,许多电子垃圾被焚烧和拆卸。图/Marlenenapoli授权使用

但其实这些电子废弃物具有巨大的经济价值。五千万吨的电子废弃物,单材料就价值四千多亿人民币(六百多亿美金)——假如将这一数字看作一座中国城市的GDP(经济总量),差不多可以排进前50名。

毫不夸张地说,一件复杂的电子产品就是一座不容忽视的微型矿藏,含有几百上千种物质、六十余种化学元素——足足占据了元素周期表的大半江山。因此,电子废弃物又被形象地称为“城市矿产”或“城市矿山”。

同等重量的手机和金矿相比,前者的含金量约为后者的一百倍,换言之,一吨废弃手机就相当于一座一百多吨的小金矿。

据估计,全球7%的金子就躲在这些电子废弃物之中。此外,电子废弃物中还含有如镍、铟、钯等储量稀少但在国防建设、航天航空等领域又不可或缺的“战略金属”。

图/"A New Circular Vision for Electronics Time for a Global Reboot"报告

▲ 图/"A New Circular Vision for Electronics Time for a Global Reboot"报告

荷兰邮递员免费上门收废旧电器

城市矿产资源丰富,开采效率比原矿开采高2-10倍,而开采城市矿产期间的二氧化碳排放量较开采原矿少80%,所以“城市采矿”(即从电子废弃物中提取有价值的金属与物质)是兼具经济和可持续发展前景的新兴产业。城市采矿包含了电子垃圾回收和物质提取两个方面,其中,电子废弃物的回收是物质提取环节的前提。

荷兰是较早对电子废弃物的回收处理、循环利用进行立法规定的欧洲国家,既有如荷兰金属及电气产品处理协会(NVMP,主要处理白色电器和小家电)和信息技术网络通讯协会环境部(ICT Milieu,主要处理IT产品、通讯产品和办公用品)这样的老牌行业协会,又有像大家循环(Wecycle)这样的非盈利型电子废弃物回收循环机构。然而二十多年来,和大多数国家一样,他们的实施效果差强人意。

近年来,一些年轻的企业进入电子废弃物回收循环领域,为其带来新鲜的创意和先进的知识,而这也推动了城市采矿的进程。

WEEE荷兰公司(WEEE Nederland)就带头打破了一直以来由消费者将废弃物送至政府或零售商指定回收点的旧模式。自2017年,该公司与荷兰邮政(PostNL)合作,在多德雷赫特、阿姆斯特丹和格罗宁根三座城市推行WEEELECTRIC试点项目,由邮递员免费上门收取居民的小型废旧电子电器,持续至今,成效显著。

同时,他们为政府机构和企业提供立法、产品、技术等方面的咨询服务。譬如,他们帮助阿姆斯特丹AEB垃圾焚烧热电厂不断改进垃圾筛选和处理的过程与方法,并在员工中普及循环再利用的环保理念。

此外,他们还和欧洲回收平台(European RecyclingPlatform)合作,对跨国生产、销售、使用和废弃的电子电器产品的流向进行更有效的追踪,提供更多样化的回收途径。

WEEE荷兰公司的员工正在对回收来的废旧电器进行分类筛选。图/WEEE荷兰公司官网

▲ WEEE荷兰公司的员工正在对回收来的废旧电器进行分类筛选。图/WEEE荷兰公司官网

欧洲企业回收处理亚非报废手机

经济全球化也是造成电子废弃物循环处理困难的一大因素。

从全球地图上看,电子产品在其使用生命周期内呈现出从发达国家向发展中国家流动的趋势。这并不难理解,欧洲人淘汰下来的旧手机会被贩卖到东南亚、非洲等地。这种直线流动的结果就是,大量的电子废弃物都集聚在了最欠发达的国家和地区。而这些地方恰恰最不具备合理回收、处理、循环利用电子废弃物的资源和能力。

图/"A New Circular Vision for Electronics Time for a Global Reboot"报告

▲ 图/"A New Circular Vision for Electronics Time for a Global Reboot"报告

荷兰人乔斯特·德·克鲁哲维尔(Joost de Kluijver)在2010年参与了一个项目,负责将欧洲人淘汰下来的二手手机运到非洲出售。当时他意识到,那些最终报废在非洲的手机对当地居民和环境造成了十分巨大的影响。更长远地看,影响并不仅局限在当地,这还是一个全球性问题。既然非洲没有具备循环处理电子废弃物能力的专业工厂,那么在乔斯特看来,解决这个问题的关键就是将这条线的终点再拉回到它的起点——欧洲。

于是,他成立了一家名为Closing the Loop的公司,向欧洲的手机公司、移动运营商等愿意担负社会责任的企业提供从非洲和亚洲回收报废手机的服务。2018年,他们提出的“卖一收一”(One for One)理念获得荷兰循环奖(Circular Reward)。

所谓“卖一收一”,指的是他们的客户每向非洲或亚洲卖出一部二手手机,乔斯特的公司就从那里回购一部报废手机,并负责将其运到欧洲的专业循环工厂进行安全且高效的处理。

Closing the Loop在融资和物流方面获得了荷兰商业银行和阿姆斯特丹史基浦机场等多方支持,它的合作对象包括全球知名移动运营商 T Mobile和荷兰著名的“不沾血腥”公平手机。

该公司的愿景就是彻底实现手机的无废弃化(waste-free),使其成为第一款无废弃电子产品,为其它电子产品带个好头。

近年来,中国政府不断加大对垃圾分类回收的管理力度,且有所创新,如上海市政府就非常善于借助互联网,与支付宝合作推出“垃圾分类回收平台”,对市民的废弃家电提供上门回收服务。

城市采矿前路漫漫,并非一国一地能独自攻克的挑战。希望在未来我们能看到各国之间更多更广泛的合作。

 

作者 | 宋辛

宋辛从事文化及人类行为研究,自由撰稿人,关注文化、科技发展及社会问题。 

荷兰在线
荷兰在线

荷兰在线以荷兰为中心、欧洲为视角,与全球华语世代一起发现各种前沿及有趣的创新项目。我们想通过各种脑洞大开的故事,改变创新在大众文化中遇到的困窘与误解:创新其实是一个个小灵感的累积,离你我都不远,它是很好玩的事情,而且会越玩越high!

我有话想说:

扫码分享给微信好友

扫码分享给微信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