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兰 中国 商业 创新 | 荷你一起发现创新

搜索
搜索
CH | EN

“脱欧”剧情扑朔迷离,却让荷兰人嗅到空前商机

▲ 图/giphy

▲ 图/giphy

荷兰在线特约专栏 文 | Matt

如果要评选2019年欧洲最牵动人心的大事,那排在第一位的毫无疑问是英国“脱欧”事件了!

脱欧公投这个“馊主意”原本是英国前首相卡梅伦在竞选时提出的,他信心满满以为公投绝无可能通过,却没想到一时脑热的民众投出了52%的支持率,把“脱欧”变成了势在必行的现实。

既然生米已煮成熟饭,接替卡梅伦的新首相特蕾莎·梅也只能尽力与欧盟协商,希望推出双方都能接受的方案以减少“脱欧”的冲击。

经过两年多的酝酿,特蕾莎·梅在1月15日向议会提交了一份“软脱欧”方案。在方案中,欧盟将暂时保留英国在关税同盟及金融等方面的地位,以减少对商界的冲击,但要求英国必须支付价值390亿英镑的“分手费”,并在爱尔兰“硬边界”问题上要求英国做出重大让步。

然而,特蕾莎·梅的方案因为边界问题这一核心矛盾被议员们史无前例地高票否决。面对来自坚决的反对派和强硬的欧盟两方的压力,特蕾莎·梅所带领的英国政府陷入重重困境难以脱身。

无论“脱欧”方案怎么变,英国都“难逃一劫”

目前而言,2019年3月29日这一“脱欧”期限大概率不会推迟,但无论最终采取的是“硬脱欧”方案还是“软脱欧”方案,英国社会都将面临巨大的冲击。

▲ 英国报纸头版报道特蕾莎·梅的脱欧方案被否决。图/ shutterstock授权使用

▲ 英国报纸头版报道特蕾莎·梅的脱欧方案被否决。图/ shutterstock授权使用

假设英国选择了“软脱欧”方案,那么正如之前所提到的,“软脱欧”方案的关键点包括支付高额“分手费”,南北爱间不设硬边界,暂时留在欧洲关税同盟之中等。由于存在“商量解决爱尔兰边界问题”这个缓冲期,“软脱欧”方案在短期内对英国工商业的冲击最小。但鉴于其对于英国关税和贸易自主的种种约束,以及边界问题能否解决、何时解决悬而未决,其在中期和长期的不确定性最大。而且该方案已经在议会以悬殊比例被否决过一次,反对派坚定的立场使得在仅剩的一个月内发生反转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由于在“软脱欧”方案始终无法得到支持,欧盟又多次重申不接受方案的任何调整,随着“脱欧”大限的临近,出现“硬脱欧”的可能性变得越来越大。

所谓“硬脱欧”,就是自3月29日起,英国与欧盟的所有贸易协定作废,一切经济来往转而按照世界贸易组织(WTO)的条款进行。

“硬脱欧”的好处在于,英国无需向欧盟支付分手费,且能够迅速拿回贸易自主权。但其弊端是显而易见的:爱尔兰边界问题会在短期内就被激化甚至爆发冲突,同时目前英国与外界联系所参照的一切标准都将在3月29日当天全部失效且没有任何缓冲期,而这必然会对在英国进行商业活动的企业和个人造成难以估量的动荡和损失,许多商业合同面临作废的危险。

“硬脱欧”的巨大代价让多家公司纷纷“跑路”

“脱欧”的支持者们坚定地将“硬脱欧”视为一个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方案,他们认为只要能团结一心扛过短期的阵痛,拿回关税自主权后英国经济很快就会复苏,甚至超越“脱欧”之前的水平,但商业资本对于重大社会事件的反应永远是最诚实的,“硬脱欧”带来的一系列合同风险、汇率风险、关税风险等,显然是大多数追求稳定回报的企业所不愿意承受的。

▲ “硬脱欧”将对英国产生巨大冲击。图/pixabay授权使用

▲ “硬脱欧”将对英国产生巨大冲击。图/pixabay授权使用

在实业方面,据英国卫报报道,由于英国政府承诺的补贴不足以弥补“脱欧”带来的损失,汽车制造商日产在2019年2月初取消了原定在桑德兰设立新型SUV生产线的计划。更早些时候日立公司也撤回了一个价值160亿英镑的威尔士核电站项目。

英国经济最为倚重的金融行业也面临严重危机。据英国媒体Verdict报道,许多知名的金融机构正考虑收缩在英国的业务,报道给出的一长串名单中包括金融机构摩根大通、德意志银行、巴克莱银行、高盛、劳埃德银行和标普等。全球最大洋酒公司Diageo,以及IT巨鳄微软也正在考虑将在英业务转移出去。

工商业基础雄厚,荷兰是块“香饽饽”

英国企业董事协会在2019年1月向1200多家受访企业做了调查,结果显示有多达29%的受访企业已经开始或正在考虑向国外转移业务,其中出口型企业考虑转移的比例更是高达2/3。

这样残酷的调查结果对英国无异于当头一棒,然而吾之砒霜,彼之蜜糖,计划转移业务的英国企业中,大多数都将就近选择新的落脚点,这对于其他欧盟国家而言是重大的机遇。

作为英国“脱欧”的受益者之一,荷兰以其独有的优势吸引着寻找落脚点的企业们。

今日的荷兰在工商业拥有着一股不容小觑的力量,位列世界五百强的荷兰知名企业包括:世界最大的石油公司壳牌、前十大资产管理商ING、快消巨头联合利华、电子产品和医疗器械生产商飞利浦以及知名的啤酒品牌喜力等等。

在贸易方面,荷兰政府借助鹿特丹港水深、不淤、不冻的天然优势,明智地采取了免征关税的宽松政策,将其打造成了庞大的商品转口贸易基地。鹿特丹刚占据欧洲第一大货运港的宝座已经超过半个世纪,在2017年,从鹿特丹港发往全球各地的货物超过1300万个标准集装箱,囊括了来自大半个欧盟总重量超过4.5亿吨的工农业产品。

▲ 荷兰鹿特丹港,图/pixabay授权使用

▲ 荷兰鹿特丹港,图/pixabay授权使用

土地面积狭小的荷兰同时还是个农业出口大国。这在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荷兰专业的集约化生产和对前沿农业科技的探索与应用,让它实现了全球第一的土地生产率,并位列世界第二大农产品出口国。

▲ 2015年前十大农产品出口国清单,数据来源:世界贸易组织

▲ 2015年前十大农产品出口国清单,数据来源:世界贸易组织

如今荷兰的人均收入按购买力平价计算已经稳定在世界前五,但令人意外的是在经历了长达数十年财富积累后,荷兰却没有出现严重的贫富差距。根据世界银行公布的基尼系数,荷兰是全球收入均衡状况最好的国家之一,建立在高收入水平基础上的收入均衡意味着大多数荷兰人都拥有很高的生活质量。优秀的民生成绩自然离不开政府的功劳,荷兰政府很少介入国际争端,而将重心放在营造友善的经商环境上,在制定政策时注重自由和公平,以确保经济和民生都能够稳定发展。

▲ 按购买力平价计算的人均收入排名,数据来源: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世界银行

▲ 按购买力平价计算的人均收入排名,数据来源: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世界银行

勤劳的品质也是荷兰人有别于其他国家欧洲人的地方。不同于一些南欧和西欧国家的民众在高福利的宠溺下变得日渐懈怠,荷兰人对于工作勤奋务实、敬职敬业,在待人接物上彬彬有礼而又注意分寸。传承了祖辈开放、合作的商业精神的荷兰人永远乐观且充满干劲,这也帮助他们更快地挣脱出全球金融危机的阴霾。

▲ 实现经济复苏的荷兰就业形势节节攀升,图/pixabay授权使用

▲ 实现经济复苏的荷兰就业形势节节攀升,图/pixabay授权使用

近年来,实现经济复苏的荷兰就业形势节节攀升,不到4%的低失业率已经优于危机爆发前的水平。产业的扩张使荷兰劳动力市场的需求也持续上涨,部分行业和职位甚至出现了轻微的劳动力缺口。在这样的背景下,不同于英国对外来移民工作问题如临大敌的姿态,荷兰社会对于人口流动的态度也是一如既往的开放,欢迎外来移民参与竞争并助力荷兰的经济发展,充满活力的社会氛围也使得荷兰相比许多其他欧盟国家更能够吸引和留住人才。

据英国卫报报道,受英国“脱欧”影响而撤出英国的企业中,已经有42家企业或分支机构,带着1932名员工在2018年搬迁到了荷兰。包括Discovery探索频道、索尼、松下、彭博,以及一些金融服务商和一家日本投行等也已决定在荷兰开展业务。

进入2019年后,荷兰政府正在同超过250家计划撤离英国的公司接触,这其中大部分是希望保留欧洲市场业务的英国企业,也包括少数美国或亚洲企业。如果荷兰能够成功把握机会谈妥哪怕其中的一部分,在短期到中期内对于荷兰经济仍然会是个极大的利好,这些企业的落地必然会给荷兰带来可观的投资,创造大量就业机会,并吸引到更多的人才。

随着“脱欧”大限日趋临近,荷兰政府正在紧锣密鼓地跟进招商引资计划,这个计划究竟能否获得满意的成果,就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作者 | Matt

Matt 毕业于哥伦比亚大学建筑学院,研究生阶段主要关注西方城市住房保障问题,分析经济发展过程中伴生的社会矛盾。目前从事商业地产资产管理工作。

 
荷兰在线
荷兰在线

荷兰在线以荷兰为中心、欧洲为视角,与全球华语世代一起发现各种前沿及有趣的创新项目。我们想通过各种脑洞大开的故事,改变创新在大众文化中遇到的困窘与误解:创新其实是一个个小灵感的累积,离你我都不远,它是很好玩的事情,而且会越玩越high!

我有话想说:

扫码分享给微信好友

扫码分享给微信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