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兰 中国 商业 创新 | 荷你一起发现创新

搜索
搜索
CH | EN

“摩天大楼种蔬菜”:荷兰垂直农场如何解决温饱问题?

图/Richard Jaimes/Unsplash图库授权使用

▲ 图/Richard Jaimes/Unsplash图库授权使用

 荷兰在线中文网 文 | Lucas

“袅袅青烟,漫漫田野,春耕秋收,瑞雪丰年”——在多数中国人的潜意识中,所谓农业便应是这幅岁月静好、惬意融融的景象。

然而现实的锋刃却无比凌厉:自20世纪以来,广袤田地不复往昔,而世界人口却与日俱增。据联合国粮农组织预测,截止2050年全球人口总数将激增至90亿以上,其中将近85%将居住在城市地带。

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如何能为这亿万生灵提供充足均衡的食物供给呢?

学界大胆构想:用城市大楼满足市民温饱

1999年,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环境科学教授迪克逊·德斯帕米尔(Dickson Despommier)在课堂里提出了一个“天马行空”的构想:在城市中建造一座高30层的农场,这座农场将为五万民众提供生蔬蛋肉等食物。

▲ 垂直农场培植的蔬菜,图/pixabay图库授权使用

▲ 垂直农场培植的蔬菜,图/pixabay图库授权使用

他在课上解释道,水溶培植的作物可以在上层种植,而低层则适于养殖鸡鸭鱼等动物。尽管迪克逊教授的提议遭到了环境科学界以及工程界的诸多质疑,但这一颠覆性的构想却不胫而走,深入人心。

这位教授更是在当时豪气置言:要用5公顷的屋顶花园来满足全曼哈顿两百万人的日常饮食需求,但他的研究生经计算后发现,纵然穷尽教授的屋顶花园种植法,也不过只能满足两成的曼哈顿民众。尽管如此,2001年,历史上第一个系统性的垂直农场方案还是在教授的不懈研究下面世。

荷兰垂直农场:用有限资源创造无限价值

作为农业科技领域的佼佼者,荷兰的农产品出口量仅次于美国,其鲜花与蔬果的出口量更是稳居全球第一把交椅。

但是,众所周知,荷兰的国土面积不过重庆市的一半。荷兰需要至少三倍以上的耕地面积来满足公民的粮食需求。尽管传统的露天农业尚可维持现状,但伴随着城市化的不断推进,耕地面积被日渐蚕食,一种可以在城市内部提供新鲜食物来源的农业设施,在迪克逊教授的呼吁中、在严峻现实的要求下,正呼之欲出。包括荷兰在内的欧洲多国政府在“未来农业”方面,提出了包括垂直农场,漂浮农场等概念性的新兴农场。

如果说漂浮农场是一座移动的梦幻牧场的话,那么由荷兰Except可持续发展基金会设计的28层垂直农场便更像是一个功能复合,五脏俱全的巨无霸。

这个28层的庞然大物拥有14层种植区,一条透明的景观长廊以及餐厅、咖啡厅、礼堂等娱乐休闲设施,而这个巨无霸恰是荷兰为农业科技的未来发展所交出的答卷:即用有限的资源创造“无限”的产品,以满足人口爆炸年代的基本需求。

▲ 28层垂直农场设计外形,图/Except基金会官网

▲ 28层垂直农场设计外形,图/Except基金会官网

与露天农业或温室农业不同,荷兰的垂直农业技术并不需要日照阳光,却需要另一种至关重要的科技产品:LED生长灯。通过不同的光谱配比以及具体的动态控制,LED生长灯取代太阳光,令不同植物得以24小时不间断地生长,保障农作物生产单位可比普通温室提高两至三倍的产量,较之露天作物更是提高三四十倍的产量。譬如一些光谱可优化植物发育阶段的生物量,另一些光谱则可阻碍植物开花结果。

除此之外,温度调节、灌溉营养、数据传感等精密化手段更是促进农作物产量大幅提升。

城市“客串”农村:农业奇迹正悄然发生于城市一隅

除了荷兰Except可持续发展基金会外,荷兰还有一家名为GROWx的初创公司也在垂直农场产业方面跃跃欲试。

该公司以“清洁的食物,清洁的城市(Clean Food, Clean City)”为口号,目前正在全球各大城市扩张。正如他们在官网首页写道:“我们的使命是加速可持续城市农业的发展。因此,我们已经开始创建第一个由绿色电力供电的垂直农场,此举不仅看上去极具未来感,也能为未来城市食物供给提供新的尝试思路。” 

GROWx公司所建立的垂直农场已然形成了闭环型的内循环生态系统:顶层的水塔储存雨水用于灌溉各类植物,两旁的风力发电机为大楼提供绿色电源,中层的种植区内植物茎叶为鱼类提供食料,而低层鱼塘中的大量鱼类排泄物则用于土壤施肥。

▲ GROWx公司与顶级厨师合作,图/GROWx公司官网

▲ GROWx公司与顶级厨师合作,图/GROWx公司官网

GROWx公司在经营策略上也另辟蹊径:如果将垂直农场中的产品和普通农场的作物一样放在市场上销售,势必会陷入被动的局面,这是因为其运营成本的高昂根本无力与传统农业打持久的价格战。于是,GROWx公司与米其林餐厅达成合作,为他们独家定制高品质果蔬产品,如此实现了每季度的持续盈利。

农村与城市,这两个词汇在过去往往相互对立,互无牵扯,但在垂直农场的概念语境中,两者间的藩篱将被一举打破,农村与城市深度融合形成L2L (local to local) 的全新格局。

当餐桌上的食物从种植、运输、销售到购买的全过程都在方圆10公里内实现完成,农场自身也俨然成为一座汇集农牧业、种植业、旅游业与服务业的城市地标,农业的奇迹正悄然发生于城市一隅,而中国的垂直农场链也正是向着这个理念而不断前行。

▲ “绿美人”垂直农场摩天塔效果图,图/郑建平作品

▲ “绿美人”垂直农场摩天塔效果图,图/郑建平作品

2014年,“绿美人”垂直农场摩天塔在深圳落成启用。摩天塔在外观上突破了传统的建筑形式,集文化符号、建筑美学、景观艺术及高新科技于一体。其建筑表面采用太阳能光膜材料与通透的采光设计,晶莹的玻璃与绿色植物相映成辉,将一位长袖飘飘的中国古典美女温婉灵动的优雅姿态呈现于大地之上。

既立于城中,何必拘泥于草木之间?中国对垂直农业的二度诠释将一栋功能单一的大楼打造成多层次、宽领域的亮丽风景,对于创造盈利模式、实现农业与城市的深度交融而言可谓别出心裁。

垂直农场接连倒闭:如何突破成本高昂瓶颈

一如开篇所提,自垂直农业这一概念出现之日起,质疑之声便不绝于耳,近几年来全球多家接连宣布倒闭的垂直农场不在少数。

纵观这些失败的案例,其根源可归咎为高昂的成本和战略的失误。

先来谈谈成本问题。建造垂直农场所必需的气候室所需费用约是同面积温室玻璃的三倍左右,且24小时照射的LED生长灯同样成本高昂,毫无疑问较之于传统农业而言,前期投入与运营经费都居高不下。

▲ 垂直农场采用的LED照明系统,图/GROWx公司官网

▲ 垂直农场采用的LED照明系统,图/GROWx公司官网

此外,经营如此一座未来农场,所需要的绝不仅仅是那些拿着锄头或开着拖拉机的农民,还有拥有丰富植物学与环境科学知识的管理型人才,而这些高技术人才的薪资成本亦不容小觑。

如何突破成本高昂的瓶颈?获得日本企业家孙正义两亿美元投资的农业公司Plenty,一方面邀请飞利浦技术专家优化LED照明系统减低损耗率与耗电量,另一方面积极与沃尔玛、亚马逊等大型零售企业沟通力求在盈利和市场之间寻找平衡点。

▲ 图/PhotoMIX Ltd./Pexels图库授权使用

▲ 图/PhotoMIX Ltd./Pexels图库授权使用

再来谈谈战略决策问题。垂直农场的特性决定了其产品相较于传统农场作物毫无价格优势,因此,如何处理农场与餐厅、批发商和分销商的关系,以及如何构建合理的供应链便成为了战略管理的重中之重。

Plenty掌门人坚持“以销代产”的基本战略,以菠菜,生菜,羽衣甘蓝和芝麻菜为主打产品直接供应米其林餐厅,用于制作高级沙拉,同时还批发给大宗知名零售商,通过品牌效应打开销路。

新兴农业的未来之路究竟如何,我们无从得知,但如荷兰在线曾系统分析过的荷兰漂浮农场一样,垂直农场作为城市与农村深度融合的产物,既是众多创业公司资本扩张的新宠,也是无数学者为人类可持续发展而寻找到的一种救赎。

荷兰在线
荷兰在线

荷兰在线以荷兰为中心、欧洲为视角,与全球华语世代一起发现各种前沿及有趣的创新项目。我们想通过各种脑洞大开的故事,改变创新在大众文化中遇到的困窘与误解:创新其实是一个个小灵感的累积,离你我都不远,它是很好玩的事情,而且会越玩越high!

我有话想说:

扫码分享给微信好友

扫码分享给微信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