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兰 中国 商业 创新 | 荷你一起发现创新

搜索
搜索
CH | EN

荷兰人如何培养青少年的民主意识?

荷兰在线特约专栏 文 | 纪衎​

在我女儿四岁的某一个周末,我们在家附近的游乐场观看了一场小剧场表演,这场表演迄今让我印象深刻。

小剧场表演的剧情是这样的:住在游乐场的小动物们有一天收到通知,说鹿特丹飞机场想扩建,并在游乐场修跑道。听到这个消息后,小动物们唉声叹气:这样不仅每天很吵,而且小朋友们也不愿意来这里玩了。这可怎么办呢?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地讨论起来:有的小动物觉得只能忍耐;有的觉得他们应该罢工以示抗议(主持人还特意向小朋友解释了“罢工”的含义)……最后有一位睿智的小动物建议大家给机场负责人写请愿信,说明他们不想接受飞机场在游乐场修跑道的原因,然后请一位小朋友作为代表向机场负责人递交请愿信。故事的结局自然是皆大欢喜——机场负责人答应了他们的请求,小动物们和小朋友们非常高兴,在歌舞欢笑中谢了幕。 

▲ 图片源自网络

▲ 图片源自网络

女儿对故事情节不甚明了,看完剧之后立刻去玩其他项目,很快就把它抛在脑后。反而是我还在不停回味:在这样一个看似浅显的戏剧里,体现了很基本的民主观念——在民主社会里,每一个公民都有权利自由表达自己的诉求;不同群体在利益有冲突时,可以通过谈判或妥协来实现群体的诉求。

 一个贴近儿童的小故事,轻松地就让小朋友初步了解到“民主”是怎么一回事,这不是比死记硬背复杂抽象的概念要容易得多吗?这让我初步感受到:荷兰对青少年儿童的民主教育渗透在生活的方方面面。 

公民教育课程进入荷兰校园

荷兰学校早期并没有提供公民教育课程,因为社会高度分层,不同社群的价值观念相差甚远。随着战后经济腾飞、60年代西方的自由化运动等原因,荷兰社会开始逐渐反思分层制度,并掀起了去分层化运动。

社会研究(maatschappijleer)作为一门具有公民教育意义的课程,在去分层化运动中首次登上荷兰的历史舞台。1972年,社会研究课程首次被引入高级普通中学教育(HAVO)和大学预备教育(VWO),并在之后发展成为初级预备职业中学教育(VMBO)的必修课。目前,学生在社会研究的课程中,可以学习政治制度(议会民主)、法治(荷兰法治)、文化(多元社会)和社会经济制度等相关知识。 

▲ 图片源自网络

▲ 图片源自网络

荷兰中学鼓励学生制定校规

荷兰的社会研究课程并没有全国统一的课本或者统一的教学内容,因为荷兰宪法规定:在法律范围之内,每所学校可自由决定学校的教育理念和教学方式。因此,学生并不只是坐在教室里死记硬背概念,而是走出课堂,在日常生活中学习公民应当享有的权利和应当履行的义务。  

荷兰社会研究课程要求学生了解荷兰民主的基本知识,比如每个人都有表达自己的权利,以及不同群体在观点不同时如何通过交流达成共识。南荷兰省的一所中学鼓励学生积极参与学校事务——他们可以参与制定部分校规,并在必修课之外自己设计课程表。另外一所鹿特丹的中学不仅定期组织辩论赛,鼓励学生之间就公共话题进行辩论,同时也邀请政治家到学校,和学生面对面交流和辩论相关的政治主张/议题。 

▲ 荷兰中学生发表政治见解,图片来源:ProDemos官网

▲ 荷兰中学生发表政治见解,图片来源:ProDemos官网

荷兰社会研究课程还注重加强不同文化背景的学生之间的沟通与融入社会的能力。在鹿特丹,某中学让学生拜访不同的移民家庭,与他们共进晚餐后邀请他们回访学校,一起讲述这个家庭的经历。另外,该学校每年组织学生到市中心拜访犹太儿童纪念碑,以此缅怀二战中被杀害的犹太儿童。参加纪念活动的不仅有犹太学生,还有基督教学生和穆斯林学生。通过这些活动,学校促进了不同宗教、文化背景的学生之间的交流与理解。  

荷兰中学生到国会参访学习

▲ 荷兰中学生参观国会,图片来源:ProDemos官网

▲ 荷兰中学生参观国会,图片来源:ProDemos官网

长期以来,NGO与学校、政府保持着紧密的合作,在荷兰的公民教育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 

荷兰NGO开发了多种主题的学习材料供学校选用,同时也帮助学校组织开展和公民教育相关的课外活动,降低学校组织活动的负担,并使整体流程更加专业化。 

荷兰最大的此类NGO是“民主与法治之家”(ProDemos),主要向大众普及政治系统和法治的基本常识。它最有影响力的一个项目是组织中学生到国会参访学习,以更直观、更有趣的方式了解民主原则和民主宪政国家的基本价值观。其他类似的组织机构还包括人道主义博物馆(the Museum Humanity House)和安妮弗兰克基金会等。

▲ 荷兰海牙人道主义博物馆,图片来源:theMuseum Humanity House 官网

▲ 荷兰海牙人道主义博物馆,图片来源:theMuseum Humanity House 官网

 荷兰公民教育的挑战与发展 

进入千禧年,社会更加多元化,宗教、文化、价值观的差异引发的冲突日益增多,荷兰也不例外。

荷兰政治家皮姆·福坦(Pim Fortuyn)针对移民和穆斯林等经常在媒体上发布挑衅性的言论,后在2002年荷兰全国大选中被反对者暗杀。两年后,电影导演提奥·凡高(Theo van Gogh)则因为拍摄了一部批评伊斯兰教对女性态度的纪录片而被穆斯林刺杀。 

近年来,全球民粹主义盛行,荷兰的民粹政党也有众多拥趸,政治格局日趋两极分化,极大地冲击了荷兰昔日引以为傲的“波德模式”。 

▲ 电影《06/05》(2004)的海报。图片来源:IMDb

▲ 电影《06/05》(2004)的海报。图片来源:IMDb

为了应对更严峻的社会环境和挑战,荷兰政府通过了《加强积极的公民权和社会融合法》,并于2006年正式实施。该法律规定:公民教育必须纳入所有学校(小学、中学和特殊教育学校)的教育中。据荷兰公共广播电视台(NOS)的报道,教育部范恩格绍文(van Engelshoven)从去年起增加500万欧元的拨款,用于支持所有学生通过ProDemos的项目到国会参访学习。目前,每年大约有40%的学生通过这一项目参访国会。随着教育部拨款的增加,这一比率将提高至100%。 

▲ 学生参观荷兰国会,图片来源:ProDemos官网

▲ 学生参观荷兰国会,图片来源:ProDemos官网

在全球化的背景下,很多社会问题已从一国之内发展为全球人民共同面临的问题,每个人的身份逐渐从“一国公民”转化为“世界公民”。世界公民的权利和义务应当如何界定?如何参与到全球的公共事务之中?与之相应,公民教育也应当为孩子提供超国家的概念。“路漫漫其修远兮”,无论是荷兰还是其他国家,都需要在公民教育的探索之路中继续上下求索。 

荷兰在线
荷兰在线

荷兰在线以荷兰为中心、欧洲为视角,与全球华语世代一起发现各种前沿及有趣的创新项目。我们想通过各种脑洞大开的故事,改变创新在大众文化中遇到的困窘与误解:创新其实是一个个小灵感的累积,离你我都不远,它是很好玩的事情,而且会越玩越high!

我有话想说:

扫码分享给微信好友

扫码分享给微信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