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兰 中国 商业 创新 | 荷你一起发现创新

搜索
搜索
CH | EN

中荷贸易关系密切,半导体成“贸易宠儿”

(荷兰在线特约专栏 文/闻雨)黑人牙膏是中国品牌,而中华牙膏不是中国品牌。——很多人第一次听到这个事实的时候,都会十分震惊。无独有偶,笔者曾听一位外国友人打趣过,有小孩子认为圣诞老人是中国人,因为他们收到的圣诞礼物大部分都是“中国制造”。

这些趣闻从一定程度上折射出全球贸易给我们的生活带来的巨大变化。2017年,荷兰超越法国,成为中国在欧盟的第二大贸易伙伴,仅次于德国。

我们熟悉的“中华牙膏”,正是联合利华(Unilever)集团旗下的品牌。联合利华是一家总部位于荷兰鹿特丹的英荷合资快消集团。因此还有一些耳熟能详的品牌,比如奥妙、金纺、清扬、立顿等,都是荷兰的。

实际上,对于贸易合作而言,消费者能接触到的终端产品只是冰山一角。而中国和荷兰之间的合作究竟有多么密切呢?今天本文带你全面了解中荷之间的贸易合作。

核反应堆竟成双边贸易额规模最大的商品?

无论是平日里对荷兰的旅游宣传,还是市场上人们熟知的荷兰消费产品,大部分人对荷兰形成的印象可能是这样的↓

▲ 人们熟知的荷兰元素,图片来源:Unsplash

▲ 人们熟知的荷兰元素,图片来源:Unsplash

▲ 人们熟知的荷兰元素,图片来源:Unsplash

▲ 人们熟知的荷兰元素,图片来源:Unsplash

▲ 人们熟知的荷兰元素,图片来源:Unsplash

▲ 人们熟知的荷兰元素,图片来源:Unsplash

然而,联合国贸易商品统计数据库的资料显示,2017年,中国(不包括港澳台地区)对荷兰的出口额为671亿美元,进口额约为113亿美元。去年,荷兰是中国的第8大出口国家(地区),中国是荷兰的第9大出口国家(地区)。其中,双边贸易额最大的商品,是核反应堆、锅炉、机器等。

2017年,中国出口荷兰的商品中,贸易额规模最大的是电气及电子产品,其次是核反应堆、锅炉、机器等,这两类商品的出口额均超过了100亿美元。

▲ 中国出口荷兰贸易额前十的商品类型,数据来源:联合国贸易商品统计数据库

▲ 中国出口荷兰贸易额前十的商品类型,数据来源:联合国贸易商品统计数据库

2017年,中国进口荷兰的商品中,贸易额规模最大的是矿物燃料、矿物油及其蒸馏产品,其次是核反应堆、锅炉、机器,以及麦片、牛奶、淀粉、乳饮料制品,均超过了10亿美元。

▲ 中国进口荷兰贸易额前十的商品类型,数据来源:联合国贸易商品统计数据库

▲ 中国进口荷兰贸易额前十的商品类型,数据来源:联合国贸易商品统计数据库

笔者查询海关编码,“核反应堆、锅炉、机器、机械器具及其零件”类别中的“核反应堆”,包括核反应堆、核反应堆的未辐照燃料元件(释热元件)、同位素分离机器及装置。

基于此,荷兰不仅只有风车和郁金香,工业实力也不容小觑,所以荷兰的画风或许是这样的↓

▲ 荷兰鹿特丹港,图片来源:Pixabay

▲ 荷兰鹿特丹港,图片来源:Pixabay

从光刻设备看荷兰对中国的影响之大

我们已在前文提及,在中国进口荷兰的商品中,贸易额最大的商品是矿物燃料、矿物油等,不过有人会提出疑问:尽管荷兰靠海,但是它的国土面积有限,这个数据未免有些太不可思议了吧?

但事实上,全球第一大石油公司壳牌(Shell)就是一家总部位于荷兰海牙和英国伦敦的荷兰公司,也是荷兰最大的工业公司。壳牌在2012年《财富》杂志世界500强中名列第1位。

▲ 致力于在生产过程中减少空气污染的壳牌公司,图片来源:壳牌官网

▲ 致力于在生产过程中减少空气污染的壳牌公司,图片来源:壳牌官网

除了工业品之外,麦片、牛奶等作为普通民众每天都能接触到的消费品,成为唯一一种贸易额超过10亿美元的普通消费品类别。并且由于消费品的单价远远低于工业设备的单价,可见中国市场里荷兰乳制品所占份额之大。实际上,诸如诺优能、美素佳儿、美赞臣等耳熟能详的奶粉品牌,均来自荷兰。

在食品饮料方面,因各种创意广告而广为人知的喜力啤酒(Heineken),是一家于1863年在荷兰阿姆斯特丹创立的啤酒厂。目前,喜力全年啤酒生产量约121.8亿公升,是世界第4大啤酒酿造商。

除此之外,还有另一个耳熟能详的荷兰电子产品品牌飞利浦(Phillips),这个1891年成立于荷兰的公司已经打造出了许多经典的产品,大到家用电器,小到剃须刀;更为特别的是,全球最大的半导体设备制造商之一阿斯麦(ASML),就是脱胎于飞利浦公司的。

▲ 力图解决社会问题的半导体技术,图片来源:阿斯麦官网

▲ 力图解决社会问题的半导体技术,图片来源:阿斯麦官网

阿斯麦原来是飞利浦的光刻设备研发小组,而飞利浦在1973年就已开始推出新型光刻设备。时至今日,阿斯麦依然非常重视研发,公司每年会将约15%的营业收入投入研发。曾有从事集成电路行业研究的业内人士向笔者表示:“阿斯麦的光刻机设备,决定了全世界集成电路发展的上限”。

在半导体设备中,阿斯麦以其高端光刻机闻名业界。光刻机是生产大规模集成电路的核心设备,也是芯片制造的核心设备之一,世界上只有少数厂家掌握。因此光刻机价格昂贵,通常在3千万至5亿美元。2017年全球光刻机总出货294台,其中阿斯麦共出货198台(EUV光刻机11台),占全球68%的市场份额。

▲ 阿斯麦园区,图片来源:阿斯麦官网

▲ 阿斯麦园区,图片来源:阿斯麦官网

EUV是目前半导体产业中最先进也是最昂贵的半导体制造设备,全球只有荷兰的阿斯麦供应。业内人士表示,在高端极紫光(EUV)市场,阿斯麦几乎达到100%的占有程度。2018年,中芯国际从阿斯麦订购了一台EUV设备,价值近1.2亿美元。

中国企业“走进荷兰”,在各领域“狂刷”存在感

中国的光刻机来自荷兰,那么在荷兰有什么重要的东西是来自中国的呢?

实际上荷兰全国的3G网络就是由中国承建的。2004年,通信科技公司华为在竞标中胜出,承建了荷兰的WCDMA3G网络,包括基站系统和覆盖荷兰全国3G网络的相关工程和服务。

根据荷兰外商投资局的数据,中国已经连续6年成为荷兰第二大外资来源国。而在荷兰投资的中国企业,也同样广泛分布在信息通信技术、工业、消费和家居用品、物流、农产品等各个行业。迄今为止,中国企业已在荷兰设立了近80个欧洲总部以及50多个研发中心。

中国企业如此青睐荷兰的原因,很大一部分是因为荷兰得天独厚的地理条件。荷兰拥有欧洲最大的港口(鹿特丹港),鹿特丹港与阿姆斯特丹港一共占了欧洲港口吞吐总量的40%,每年货物吞吐量超过4亿吨,承担着欧洲35%的跨国运输业务。

此外,欧洲最繁忙的机场之一,史基浦机场,也位于荷兰。坐拥地利,荷兰海关对进口产品的外商更是十分友好。当中国和其他外国企业将产品出口到欧盟时,公司不需要提前预付增值税,而欧盟的增值税平均高达20%。

繁忙的港口和机场吸引了全球三大安检解决方案及服务供应商之一——中国同方威视技术股份有限公司。同方威视表示,这将加快将企业新技术和产品应用到出入境货物安检稽查的进程中。

▲ X射线液体安全检查系统,图片来源:同方威视官网

▲ X射线液体安全检查系统,图片来源:同方威视官网

同方威视在世界上首次提出采用双能DR+CT成像技术,对液体进行快速无损检查的方法,并成功推出了世界第一套X射线CT液体安全检查系统,在核技术应用领域开辟了崭新的产业空间。

此外,中国著名的重型装备制造商振华重工就是“走进荷兰”最典型的例子。早在2000年,振华重工就中标荷兰鹿特丹ECT码头的3台岸桥设备。2012年8月,振华重工正式在荷兰鹿特丹设立了海外的第一家海外子公司——ZPMC Netherlands,为海外的减速箱装备提供服务。如今,振华重工在荷兰的子公司已经从最初的3人发展至23人,办公室面积由区区23平方米扩展至600平方米。

▲ 振华重工产品,图片来源:振华重工欧洲官网

▲ 振华重工产品,图片来源:振华重工欧洲官网

振华重工表示,荷兰法定的企业所得税率为25%(利润不超过20万欧元的部分税率为20%),根据咨询机构毕马威的资料,德国的企业所得税税率为29.65%;而在法国利润超过38120欧元,税率将高达33%;因此荷兰的税率对想要在欧洲发展的外国企业很有吸引力。

此外,面向高技能外籍人士,荷兰还开出了税收减免等政策,这些都让荷兰在欧洲诸多强国之中脱颖而出。实际上在“英国脱欧”的背景下,一些在欧洲拥有“双总部”(英国伦敦、荷兰阿姆斯特丹)的公司诸如联合利华等集团,均将最终的总部定在了荷兰。

▲ 中欧班列(蓉欧快铁)的待装区,图片来源:四川省人民政府官网

▲ 中欧班列(蓉欧快铁)的待装区,图片来源:四川省人民政府官网

2017年底,始发于四川成都的“蓉欧班列”2018年开行计划公布,班列开行数将继续保持中欧班列中的第一位。其中,除了荷兰蒂尔堡作为直达站点之外,鹿特丹也成为了今年新增的到站点之一。未来,太平洋西岸到大西洋东岸的交流,或许将会更加密切,让我们拭目以待!

荷兰在线
荷兰在线

荷兰在线以荷兰为中心、欧洲为视角,与全球华语世代一起发现各种前沿及有趣的创新项目。我们想通过各种脑洞大开的故事,改变创新在大众文化中遇到的困窘与误解:创新其实是一个个小灵感的累积,离你我都不远,它是很好玩的事情,而且会越玩越high!

我有话想说:

扫码分享给微信好友

扫码分享给微信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