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兰 中国 商业 创新 | 荷你一起发现创新

搜索
搜索
CH | EN
Alighiero Boett的艺术作品

当文化自尊遇到全球化

(荷兰在线特约专稿)大陆幼童在香港公共场合便溺被拍摄,幼童父母与拍摄者发生冲突,从而引发两地舆论大战。在两地针锋相对,大动肝火的同时,也有中间方对此做出较为冷静的分析

如《金融时报》中文网说此现象(以及台湾近期的发服贸运动)反应了港台青年在丧失优越地位后的迷失焦虑感,以及大陆无法从文化价值上来同化和感召港台的无奈感。

自我防卫和自我辩护

大陆与港台的争执在很大程度上由中国的经济地位与文化地位的不相称而导致。然而这种现象却不是中华区域特有的,港台民众的挫伤感也不是没有类比。在日益全球化的世界中,这种自尊和文化的冲突正在愈发普遍。

在心理学中,人们在面对外侵时下意识的反应的是自我防卫和自我辩护。两个文化交流时亦如此。要超越这个阶段,做到不卑不亢包容大度,并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尽管全球化已经加速运动几十年了,可大部分国家的大部分民众对异文化还是持有自我防卫和自我辩护的态度。

全球化下的小国

欧洲有着众多发达的小国,比如荷兰和北欧国家。这些国家相对经济实力强大,并有着引以为豪的价值体系。它们虽然版图小,人口总数小,语言小,但是它们在世界经济格局上的重要性却是不能小看的。这些国家的公民跟大国公民一样,对自己的国家、文化和语言怀抱骄傲。当全球化还未深入到每个百姓门前的时候,他们对外国人和外国文化是好奇、友好,甚至是同情的。这种好奇、友好和同情里面包含着一种优越感,一种城市人对淳朴的乡下人的态度,一个过来人对不谙世事的年轻人的态度。

然而世道不同了。当有一天这些曾与他们相安无事的人,或者他们曾经帮助过弱者进入他们的家园,与他们分享(争夺)资源时,他们的焦虑感和危机感油然而生。这在任何欧洲国家对待移民的态度变化中都可以看到。同时,他们对自己的语言文化也更加敏感并趋于保护。虽然他们明知以美国为代表的流行文化不可抵挡,但是却愈发努力地挣扎着维护自己的语言和行为价值观。

精英和民众间的鸿沟

无论在世界何方,支持全球化的人以政界、商界、知识界、媒介的精英为主。这不难理解,因为他们的利益与自己国家的文化在世界格局中的地位息息相关。然而,当高层在互访,公司在签署协议,政府在颁布条例鼓励外资的同时,老百姓却不希望看到有更多的外国人和外国文化侵入。尤其当这些外国人企图拿钱来收买他们时,他们更是反感之极。对此,精英认为百姓缺乏大局眼光,百姓则认为精英不解民情。

且不去看中美等大国与欧洲的关系,仅看欧洲内部,精英和民众间的鸿沟同样存在。欧盟和欧洲经济共同体为精英们在幕后私议达成,并非反应民众的心声。如果让选民投票,估计在今天大多数人是会反对欧洲一家人的。在今天欧洲一锅粥的情况下,倒是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怀念当初小国小民的富足安康时代。

大国心和小国心

无论从北上广如何对待外来打工者,还是从港台如何对待大陆客,或是从西欧如何对待东欧移民,还是从法国如何保持法兰西传统、美国如何发扬美国精神、中国如何传播中华文化来看,无论小国大国,所有的民族都希望保护自己的文化。

如何保护却有不同:大国着重于爱国主义教育,使本来就强烈的文化中心感更加膨胀。小国则渲染危机感,使本身深藏的不安全感浮上水面。港台与大陆文化的一脉相承则使近期的这些事件更加复杂微妙。

特约专稿,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本文不代表荷兰在线观点。

题图为意大利艺术家Alighiero Boett的作品Map - Bringing the World into the World

荷兰在线footer

 

 

 

岳韬
岳韬

岳韬,知名作家、跨文化培训专家。生于上海,毕业于复旦大学和阿姆斯特丹大学,当过记者、编辑,现从事商务培训和写作。频繁在中英文报刊和网络上发表作品,于2012年出版长篇小说《红蟋蟀》,荷兰文版Schemering boven Shanghai于2015年1月推出,英文版Shanghai Blue将于2015年秋面世。岳韬目前正在创作第二部小说。

我有话想说:

扫码分享给微信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