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兰 中国 商业 创新 | 荷你一起发现创新

搜索
搜索
CH | EN
台湾民主遍地开花的历史转折点

太阳花与大肠花:台湾民主遍地开花的历史转折点

(荷兰在线特约专稿)反服贸黑箱的台湾太阳花学运占据立法院24天之后,终于在10日下午6时正式落幕。这场创造台湾民主历史上占领国会首例的民主运动,让台湾社会见识到台湾青年的强烈意志与坚守梦想的惊人能量。这些被嘲笑为抗压力不足、一碰就破皮的“草莓族”;看似对政治漠不关心,整天守候着他们的小确幸,只求过着小日子的小清新年轻人,是什么让他们走上街头,愤怒地向政府呐喊着他们的不满?

黄色小鸭

太阳花运动的成功,对发起这项活动的黑色岛国青年阵线(简称黑岛青)来说,其实是一个意外。2013年七月底成立的黑岛青,是跨校际的学生运动社团,原本就是为了抗议签订海峡两岸服贸协议成立的,去年双十前后发起的一系列抗议活动,虽然与警方爆发激烈冲突,却未曾唤起如此巨大的社会关注。在这段时间里,前国策顾问、台湾出版业龙头之一郝明义已多次针对服贸对台湾出版业的可能冲击公开发言,台湾大学经济学教授郑秀玲的服贸懒人包也已经开始流传。台湾民众却丝毫不为所动。

经过两次政党轮替,眼看着他们曾经支持热爱的政治人物掌握权力后变得昏庸专断,眼看着腐败与金权似乎永远与政治如影随形,他们要不心灰意冷,要不偏激愤怒。这些年轻人们把所有的爱与能量灌注到荷兰艺术家霍夫曼那只巨大的黄色塑胶鸭身上,好像那只鸭子真的可以带着他们重返曾经拥有梦想的童年。

对抗国家机器的小清新

当媒体开始报导服贸闯关黑箱作业的新闻,黄鸭才刚离开台湾不久,从童年里返回到现实的大人们还搞不清楚服贸是什么,突然听说他们的孩子们跑去占据立法院了。“暴民”、“民主之耻”,一个又一个台面上曾经被认为是前进的、开明的政治人物与意见领袖,诸如龙应台、陈文茜,都摆出长辈骂孩子的姿态,要他们赶紧回家念书。他们想不通:这些孩子不是平常都只会玩手机、打电玩、上脸书打卡、唱KTV,怎么突然关心起民主来啦?

其实台湾年轻人开始关注公共议题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从几项环保相关的抗争活动如核四、国光石化与美丽湾饭店,又如社会正义的苗栗大埔强拆、恶质都市更新、反媒体垄断与洪仲丘案,都可以看到台湾青年的身影。这些年轻人往往与政党无关,甚至也不隶属任何团体,他们不再被动地等待传统媒体报导,主动地经由互联网吸收并传递信息,通过网络串连动员。他们投入一个又一个与自身没有直接关连的运动,为弱势的民众与个人喉舌发声。

这些成长于民主时代、见证台湾经济从高峰往下扑跌的青年,对物质能够买到的幸福已经不再执着,对未来也不再有翩翩的遐想。他们知道生活就在此刻,不愿意妥协以换取未来的幸福;而对台湾这块土地本身的认同,开始成为他们最根本的共通点。

帆神与小熊为廷

正因为如此,他们才能够保持一定程度的纯洁。你不能够收买他们,也无法恐吓他们。他们是民主的孩子,自由是他们与生俱来的权力,绝对不容许任何威胁这权力的可能性。大人们把他们当作游乐场嬉闹的孩子来训斥,他们却一个个都是身经百战的维权战士。当大人们端出国家经济发展与就业竞争力的大饼,这些年轻人淡淡别开头说,他们反服贸,是希望让台湾成为一个“可以让青年实现创业梦想,开咖啡厅、开个人公司,可以靠自己打拼就能变‘头家'的创业天堂。”

姑且不论这小清新的经济愿景有无实现的可能,他们的理想性对早已对政治倒尽胃口的台湾民众来说,犹如一股清流、一道曙光。人们开始向这样的光芒聚集,就像向日葵把头转向太阳。思路清晰、口才辩给的学运领袖林飞帆甚至被网民昵称为“帆神”,甚至有女网友自创录制歌曲表达爱慕之情。另一位代表人物陈为廷父母双亡的凄凉家世也为他的英雄传说加料,他在立法院抱着小熊入睡的孤儿影像,一定为学运赚取不少妈妈票。比起连鹿茸是什么都不晓得的笨蛋总统(他以为是鹿的耳毛),帆神与小熊为廷无疑地占尽了上风。

光环外的贱民解放区

然而太阳花学运最主要的敌人,其实就是他们自己。当外界把一个数十万人的运动看作一个整体,学运内部却包含着许许多多不同的团体,分别有着不同的意见与关注点。首先它其实不只是一个学生运动,除了在立法院内长期驻守的学生外,每天在外围轮班静坐、多达数万人的支持学生与民众,以及十几个在运动初期就投入协助与支援的民间组织,也是运动中不可或缺的一环。然而他们却鲜少分享立法院内学生得到的支持与关爱,也无能叁与决策过程,当学生领袖决定要在10日撤出立法院,结束太阳花学运,他们竟得从新闻中得知消息。

早在学运中期,就有一群对学运欠缺民主讨论程序的决策方式感到不满的人,在抗议地点的一侧结集,挂上斗大的“贱民解放区”字样,进行其他公民议题的讨论与实践。”贱民们”反对学运核心由上而下的菁英决策模式,每天的论坛由叁与者自行决定主题,强调平等对话,甚至为游民或混混等边缘参与者开辟参与管道。

卡夫卡的纠察队

引起最多纠纷的,是无所不在无所不管的纠察队。这些来源不明,疑似由民众与学生自愿加入组成的秩序维持者,被批评为“比警察还要威权”。他们禁止前来关心的民众在规划的医疗通道拍照甚至逗留,用铁的手腕强制管理垃圾回收与场地清洁。如果有人质疑他们太过斤斤计较,他们就会说是受令于“总部”,但“总部”到底在哪里,谁是他们的组织者,这些纠察队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太阳花学运的主要发起者之一、先前主导役男洪仲丘在军中受虐致死案之抗争活动的公民1985联盟,被指责是这群鸡婆纠察队的组织者。由于反对的声浪过大,传出了1985联盟与黑岛青不合的传闻,随即由双方联合发声明否认。综观而言,这次学运可以保持和平、理性、礼貌、干净、有纪律的形象,让外国人看了啧啧称奇,还是得感谢这些纠察队的龟毛鸡婆;然而在某些有心人的眼中,却不乏是学生过度受到社会规范、缺乏彻底改造社会的冲劲之表现。

遍地开花—太阳花还是大肠花?

即便有派系之别、主流与旁支之分,这些年轻孩子却把持住了互相尊重、为一个共同目标努力的原则,协力坚持到政府让步的那一刻。除了初步取得政府对其「先立法、再审查」诉求的正面承诺,太阳花学运另一个重要的成就,就是在立法院场外举办的各种关于台湾政治民生等公共议题的民主教室,由大学讲师、学者在现场针对不同议题为有兴趣的民众解惑。它也让台湾民众一扫先前对切身协议毫不在乎的冷漠态度,积极地到各个解析服贸细则的网站了解服贸对相关产业与台湾整体经济的影响。

学运结束前夕,立法院前展开了“大肠花垃圾话论坛”,让20多天来身心俱疲的参与民众与学生轮流上台一吐苦水,发泄一下堆积起来的紧张情绪。虽然脏字多得让人耳朵发疼,但百花齐放、无所不骂的街头奇景,还是自由的台湾最美丽的的景观,也是台湾人如何不可能割舍的“小确幸”。不论是高傲地挺着风骨的太阳花,还是低俗吵闹的大肠花,从学运菁英到街头贱民,这场运动最让人感动的,就是这种遍地开花、繁花满目的自由美景。他们证明了,只要有明确的诉求、坚定的立场,巧妙地利用自己的优势(新媒体、理想性),即便是手无寸铁的学生也可以对抗国家机器;而唯有唤起人们深度的公民自觉,民主才有真正落实的可能。

(特约专稿,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本文不代表本网观点。)

你可能也感兴趣的文章:

信仰能够统战台湾吗?
 

台湾青年关于反服贸学运的“隔空交锋”
 

两岸经济一体化不会消解台湾的本土认同

 

 

 

 

我有话想说:

真正的民主是要人民有足够高的素养和思想智慧,不然所谓的民主只会被政客利用当政治工具。

是断肠花,身在福中不知福。

太阳花都被摘走了,今年的瓜子肯定比较贵,我要卖给台湾瓜子

扫码分享给微信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