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兰 中国 商业 创新 | 荷你一起发现创新

搜索
搜索
CH | EN
把“卡德罗夫”们关进笼子

把“卡德罗夫”们关进笼子

(荷兰在线特约专稿)先来科普一下,卡德罗夫是谁?早在苏联刚解体那会儿,卡德罗夫已经是车臣地区最大的军阀。他和他的家族在当地横行无忌,说一不二。正因为如此,卡德罗夫很快被俄罗斯钦点为其在车臣的代理人。俄国的车臣政策最终成为了卡德罗夫政策,莫斯科寄予卡氏更多的钱、枪和权力。作为回报,卡氏承诺贡献忠诚和车臣的稳定。
 

后来的故事大家都知道,终于有一天卡德罗夫的腰包被鼓涨的钱币撑破,车臣的人民抄起Ak47走上街头,发誓要把卡氏和背后的俄国佬赶出车臣。虽然在莫斯科的武力干预下,卡德罗夫勉强保住了家族势力,但其本人还是没能在随之而来的一次恐怖袭击中保住性命。
 

经此一役,莫斯科开始反思,单纯依靠当地寡头的卡德罗夫政策说到底就是懒政、庸政。莫斯科不再单纯依靠卡德罗夫家族,虽然还任命卡氏的儿子小卡德罗夫继任车臣代理人,但他的权力已经被关进了笼子。更多的“自己人”被派到了车臣的细胞里,一方面严密监视各种异动,另一方面也监督代理人不要将莫斯科的经济支持吃干抹尽,至少做到雨露均沾。经数年政治,车臣的局势已然还算稳定。
 

明眼人恐怕早已看出,昨日之车臣或许就是今日之新疆。昆明事件的发生是一个悲剧,然而又是一个必然。新疆之于中国的重要性无需赘述,但是政府对待新疆的认真程度真的恰如其分吗?是真的花了心思,动了脑筋,还是就简单地把新疆丢给“卡德罗夫”们,两眼一闭,装作天下太平呢?
 

也许财政部的大员会拿着预算报表告诉我们上头对新疆很重视,投入非常巨大,那里的改变非常大。但是我看到的是北上广的重点中学、重点大学里,新疆高级官僚的子女们极尽奢华的生活,他们对于我们这些普通人而言,不是来自新疆,简直就是来自星星的你。我曾问过一个维族子弟:你会去参加那个独吗?他旗帜鲜明地表明立场:在现存体制下,我是既得利益者,我为什么要放弃那么优越的生活?那个独能给我什么?
 

与之形成鲜明的对比的是,在我生活的这座城市,我们把维族人称为哈密瓜,与土方车等并列为新四害。哈密瓜寄予我们太多糟糕的记忆:偷窃、抢劫,大人小孩一起偷;吸毒、贩毒,吸食过量而倒闭的尸体。说心底话,我很难喜欢他们,甚至很讨厌他们。同时我们也承认,如果他们在家乡有更好的出路,是不会跑到异乡做着这些苟且的营生,他们又不是生而低贱。
 

昆明事件是一个被挤破的脓包?很疼,很丑,也很恶心。如何解决?仪式化的声讨和滥情的点蜡烛等都不是好办法。谁都知道身上会长脓包是因为体内有毒。怎么排毒?学学我们的老邻居吧。我们离不开卡德罗夫,但他们不应是新疆事实上的主宰,政府在这个问题上不应缺位。把“卡德罗夫”们关进笼子,让他们真正地兑现承诺,而不只是享受与其身份严重不符的优厚待遇。只有真能做到这样,29条生命才不会白白牺牲。


(特约专稿,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本文不代表荷兰在线观点。)

 

你可能也感兴趣的文章:

想象新疆:维稳不稳是政府缚的茧
 

市场化与经济腾飞能否换来民族和谐?
 

想象新疆:“妖魔化”的小时代

 

 

我有话想说:

扫码分享给微信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