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兰 中国 商业 创新 | 荷你一起发现创新

搜索
搜索
CH | EN
我们为什么吐槽央视的东莞报道

央视的东莞报道为何遭网络吐槽?

(荷兰在线专稿)荷兰等一些西方国家对色情业合法化,但也有不允许的。无论怎样,“性”这个词总能吸引观众眼球。

笔者看过的一些西方媒体对该话题拍摄的纪录片,要么走上层路线,从政府管理者的角度,坦率地讨论如何管理性工作者、如何治理红灯区、如何打击操控非法卖淫女身后的黑社会集团;要么走平民路线,直接联系一些性工作者进行跟拍,讲述她们的生活,让观众了解一个真实的性工作者的精神和生活状况。

这些报道用一个个真实的故事来让观众有自己的思考,让社会有所反思;不是通过宣教,而是陈述事实;并且在陈述过程中侧重某一角度,给观众以潜移默化的影响。这种潜意识启发的做法,比宣教要高明的多。

相对而言,中国媒体似乎对“小姐”的话题抱有很复杂的感情。国内的网络上有很多说性工作者是社会底层的言论,但很少会出现在官方或正式的媒体上,也没有见哪些记者专门去采访小姐生活的;相反,一旦有什么“按摩女被抢、被杀”时,媒体便成了八卦的源头;当政府大力扫黄时,媒体则冲到了最前线摇旗呐喊,俨然是道义上的急先锋。

说到底,中国官方运营的媒体,主要还是为了应付党或政府的需要,媒体从业者自己决定权很少,通常是上级需要什么自己再去采什么。一些底层的媒体民工一直拿民国时代的一首打油诗聊以自慰:“我是党国一条狗,蹲在党国家门口。叫我咬谁我咬谁,爱咬几口咬几口” —— 按照欧洲自由党党魁的话说,中国没有新闻自由 —— 作为中国最大的电视媒体,央视尤其如此。

所以当央视播放了关于东莞“小姐”的暗访节目之后,微博上骂声一片。骂并不是从“小姐”这个问题的道德角度,更多的是从央视这个媒体所发挥的作用来指责。媒体除了报道新闻,还要给出建议,发出自己的声音。如果仅仅是停留在暗访的层次上,除了有码和无码之外,和普通网络偷拍有什么区别?这样的片子在媒体上播放20多分钟,发挥的也仅仅是大字报般的批判作用,有什么建设性呢?有罪无罪,应由公检法判定,这种将自己凌驾于权力之上的傲慢,更加让人看不惯。

国内媒体不是不应该报道性工作这一行业,或许可以借鉴西方媒体的报道角度。作为一家有能力也有资源的媒体,是不是可以发挥调查记者的本领,进一步挖掘在东莞色情业背后更深层的东西?抑或探讨社会在转型过程中的思想碰撞和发展困境?然而央视并没有做这些,而是站在道德的制高点,采取“偷拍”的形式对东莞色情业进行暗访。正如资深媒体人秦子嘉的说法:“他们只有暗访桑拿酒店,才能显得轻轻松松,不费丝毫力气…… 对着一字排开的年轻姑娘们指指点点,然后提上裤子一脸正气地报警。报警对他们来说不过是匿名打一个电话……”

年前有位央视的制作人在辞职后,将自己的看法发表在微博上。他表示央视作为一家全国性的媒体,需要照顾多方面的因素,有时会受到来自各方面的公关,想要出一个好题材的调查纪录片难上加难。笔者深以为然,造成这样情形的原因,除了服从上头管理的需要之外,更重要的还在于央视在全国媒体行业中的垄断地位。央视中的“权力寻租”早已见怪不怪,利益相关方过多,顾忌过多,这也使得央视很少会出现揭露楼堂馆所、血汗工厂、黑砖窑之类的报道,当年《焦点访谈》的锐气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与此同时,也由于社会对央视“权力寻租”的有罪推定,央视的任何揭丑报道都会遭受网络和社会的动机揣测。

网络上这两天很流行的一句话是“出卖灵魂的人一般都瞧不起出卖肉体的人”。笔者谨以自省,做一个不出卖灵魂的人,也不轻视任何一个出卖肉体的人。

(特约专稿,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本文不代表本网观点。)


你可能也感兴趣的文章:

商业化和互联网让新闻变得更糟糕?
 

从陈永洲事件看中国记者的时代悲剧
 

央视扩张“软实力” 海外反应冷淡

 

 

 

我有话想说:

文章写的比美国之音好多了,佩服

“央视作为一家全国性的媒体”这样的提法共产党非常高兴,年轻人可以说大部分已经基本不看所谓的“央视”了,央视地地道道的共产党包二奶,共产党是他的绝对老爷,伺候的无微不至

出卖灵魂的人一般都瞧不起出卖肉体的人。精辟,哪些出卖灵魂的丧尸,也只能在这样的体制下横行。

蛮奇怪的,似乎是说记者瞧不起她们,可是也许这里面有被拐被骗的,可是她们如果自己不懂得自救也没用,还有其他不要脸的,那既然自己都不要脸,还怪别人干什么,一个人连自己都瞧不起,还有什么资格要求别人瞧得起

扫码分享给微信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