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兰 中国 商业 创新 | 荷你一起发现创新

搜索
搜索
CH | EN
《大鱼·海棠》的众筹

《大鱼·海棠》募资百万破纪录:众筹凭什么筹钱?

通过众筹募集到百万资金的动画电影《大鱼·海棠》创下了中国众筹史上的最高募资纪录,然而不是所有人都在为这次的募资成功叫好。转看《大鱼·海棠》的募资平台-- 众筹,众筹凭借什么,汇集众人之力?又将以何为凭,不负众人之心?

中国最成功众筹案例遭质疑
158万,是众筹在进入中国后所达到的最高纪录;这一纪录,是在中国最早的众筹网站“点名时间”实现的。这笔钱汇集了三千网友之力,为帮助完成一部仅有10分钟样片的动画电影《大鱼·海棠》。能筹下破纪录的158万,这部动画电影自有不俗之处。“我们之前争取过《大鱼·海棠》这个项目,但制作团队最终选择了‘点名时间’,”另一家众筹网站,“点名时间”的竞争对手-- “追梦网”创始人杜梦杰对荷兰在线表示。

动画电影《大鱼·海棠》由北京的原创动画创作团队“彼岸天”制作,始于2008年的制作期间因资金空缺等各种原因,目前仍仅有10分钟的样片。然而制作精良的画面,蕴含道家思想的价值观,奥斯卡最佳音乐获奖作曲家坂本龙一的配乐,国内外数个大奖,导演李少红、明星章子怡、佟大为等人的力挺,让一众网友多年来苦守《大鱼·海棠》,期待这部自述“带给少年爱与信仰的中国动画电影”能够最终功成愿遂。然而并不是所有人都对《大鱼·海棠》的众筹成功拍手叫好。

众筹网站的运作方式在于集合众人的力量,为某人或企业完成某项目提供必要的资金援助,受资助者则在项目完成后以非实体经济产物,如商品或消费型服务等回报众人。在众筹中获益的《大鱼·海棠》自然也需要提供回报。而首先被批的就是《大鱼·海棠》在众筹网站的回报设置。品牌中国网推广经理肖承胜评价《大鱼·海棠》从10元到50万元的12个等级臃肿且没有阶梯性,虽有一众粉丝投资并不介意回报,但既是众筹,就要和慈善划开界限。“打着梦想的旗号,让更多的人养活他们的事,归结起来,就是这个团队不成熟。”对于回报设置是否合理,“点名时间”创始人之一蔡啸表示回报设置由项目发起人自行决定,众筹网站并不干预。而“追梦网”创始人杜梦杰表示在众筹的发源地-- 美国,有专业的公司指导项目发起人设计回报层级等,而中国目前并无此类公司:“我们相信项目发起人对自己的回报设置是经过考虑的。”

而《大鱼·海棠》是否应该选择众筹募资,又能否不负众望地如期完成这部动画电影也遭到业内人士的质疑。北京其欣然影视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董事长袁梅认为《大鱼·海棠》的美术风格有特点,样片本身也能触动人心,但打着爱国动画、苦情动画的名义并不见得靠谱,而样片并不能为电影最终的效果及市场反响做出保证。“理想可以慢慢实现,比如先做实验短片,进行筹资,还应该考虑故事情节有没有必要用电影的篇幅来呈现,”袁梅对荷兰在线说道,“这不是做一锤子买卖,凭什么你的理想,让其他人买单?就像个任性的孩子,开始就想要豪华跑车,不能买就是不爱你了?”

“追梦网”杜梦杰表示没有哪个众筹网站能保证项目一定成功,但目前“追梦网”募资成功的项目基本都可以成功完成:“大家投的,应该是从《大鱼·海棠》样片中看到的潜力。”该片动画制作人梁旋曾在微博上说:“你们不问的时候,它自然就出来了。”

众筹凭什么筹钱
然而质疑归质疑,无论《大鱼·海棠》的回报是否有违众筹本性,无论这部历时数年的动画电影能否完成它的使命,《大鱼·海棠》的钱筹确实是超额筹到了。网友为什么会选择相信众筹,投钱给《大鱼·海棠》?“追梦网”创始人杜梦杰认为网友参与到众筹中的原因各异,但大体有三种:一是冲着人来的,纯粉丝,单纯欣赏项目发起人;二是冲着这件事儿来的,网友可能对发起人或团队不感冒,但项目要做的事儿听着新鲜,值得一试;三是来众筹做消费投资,获得成就感。“《大鱼·海棠》属于第一种,支持者是粉丝,无论团队能提供什么,都会来支持。”

众筹网站从2011年进入中国,目前以有大小不下几十个,其中“点名时间”、“追梦网”是目前发展较成熟的两个网站。“点名时间”凭借《大鱼·海棠》和网络人气颇高的动漫《十万个冷笑话》这两个过百万的经典项目稳固了品牌,而竞争对手“追梦网”与中国最大规模的新音乐独立唱片公司“摩登天空”合作,通过众筹为该公司旗下民谣歌手宋冬野的100场全国巡演筹集资金。这个项目仅在众筹初期就已大幅提升了网站流量,并且在2个月的时间内完成了“追梦网”2012年一年的业绩。“并不是仅有缺钱的项目才会选择众筹,发起人和事件本身才是能否吸引到资金的关键,”杜梦杰解释道。

经历两年众筹实践的杜梦杰,如今已能大概分析出可能受欢迎的项目:一是让人感动并认同的项目,如公益行动;二是有“痛点”的项目,如《大鱼·海棠》,正是戳中了中国动画落后美、日的“痛点”,动画支持者因此期待这部动画电影能改变现状;三是当下的热门人物或话题,一些网友熟知的人物会比草根的众筹项目受到更多的支持和关注,如民谣歌手宋冬野。“发起人和项目本身的包装也很重要,这也是为什么美国有专门的公司提供包装服务。中国的众筹和美国已成熟的产业链相比,还差太远,”杜梦杰感叹道。

众筹靠筹集真心走不远
新加坡众筹平台Crowdonomic的创建者里奥岛田,在评价中国众筹时称中国的众筹投机取巧,因千篇一律的方式而缺乏生命力。杜梦杰承认目前的众筹平台确实存在雷同,因为在起步阶段,网站多根据市场来选择项目,并不刻意挑选。“早期或许不知道,但每个众筹网站最后都会找到自己的侧重点,例如我们的侧重点偏文化创意。”

虽然中国众筹和美国相比,在信用、法规上还未成熟,在文化上或呈现“社交圈内投资”的特殊性,但杜梦杰认为中国众筹有自己的独特优势。“中国人捐钱的意识或许不足,但消费水平强劲,众筹能否成功要看项目如何设计,”杜梦杰解释道,“靠感动、眼泪、强者帮助弱者的思路,众筹是做不大的,想做大就要和消费平台结合起来,和网友的消费习惯结合起来,让每一次的投钱变成一次消费。”当问及这样的众筹是否过于理性,杜梦杰表示消费者也有自己柔情和感性的一面:“这个心理过程不是非A即B那么简单。”

众筹本身的前景是否值得看好?“有人自己都没做过众筹,也没有给别人投过钱,就说众筹发展不下去那是胡扯,我相信中国的众筹会逐渐成熟,不会止步于此,”杜梦杰在采访最后说道。

相关阅读:

众人拾柴火焰高:荷兰艺术众筹探究 

我有话想说:

扫码分享给微信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