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兰 中国 商业 创新 | 荷你一起发现创新

搜索
搜索
CH | EN

李银河: 性工作者的幸福在哪里?

看了英剧《应召女郎秘密日记》,从社会学角度有话要说。该剧并不像一般此类题材的作品以廉价的色情赚票房,虽非艺术上的杰作,但却是社会学调查式的严肃之作。

作品以第一人称详尽描述一位性工作者的生活、工作、人际关系,对其从业动机、感受、遭遇、苦乐的描写细致入微,真实可信。全剧充满张力,因为女主角的生活方式跟周边环境及社会道德有强烈冲突,从中不但可以看到卖淫业在英国的一般状况,而且可以了解从业人员的心态和生存状况。

首先值得一提的是英国卖淫业的法律状况。从片中可以看到,性工作者在英国是可以合法自由从业的,既可以加入一个组织,由专业经纪人介绍客户(收取占毛收入40%的手续费),也可以自己在网上招揽顾客,独立开业。两种方式各有利弊。独立开业的好处是收入全部归己,不受“剥削”,坏处是客源不稳定,有安全问题(客人如果是罪犯——抢劫,诈骗,杀人,无法防范)。

相比之下,中国性工作者的生存状况要恶劣得多,压力来自两个方面,一方面是法律的制裁——性工作者面临罚款和劳教,淫媒面临死刑和其他重刑;另一方面,由于处于非法状态,人身安全无法得到警方保护,只能靠黑社会,所以不但要受盘剥,而且人身安全难以保证,社会上性工作者被抢劫、强奸、殴打、杀害的案件大量发生,破案率很低。既因为受到侵害的性工作者不愿报警,也因为她们所处的匿名状态。两种政策孰优孰劣,高下立判。

其次,对性工作的道德评价。女主角公开申明,自己从业的动机一是喜欢性,二是想挣容易钱。从传统反性禁欲的道德观来看,喜欢性就不大好了,用性服务挣钱就更不好。但是这种道德观是可以质疑的:至少喜欢性没有什么大错,不可以说喜欢性的人都是坏人,道德低下的人,不喜欢性的人才是好人,道德高尚的人。但是用性挣钱的确有点道德问题:按照理想的人际关系模式,性活动应当是出于相互满足的需要,出于情感的需要,而不是一方出钱购买另一方的服务,不是与情感完全脱离的活动。

这就引出了对性工作的道德评价问题:与一个公司秘书相比,性工作者到底应当得到怎样的道德评价。片中女主角为了一段爱情,痛下决心不再做性工作,到一家公司做秘书,不但工资可怜,而且工作辛苦,处于工作等级最底层的她被主管呼来喝去,社会地位也很低下。如果她付出同样的辛苦,单位小时工资是秘书的十倍甚至百倍,有什么理由不让她做呢?为什么秘书就得到好的道德评价,性工作者就得到坏的道德评价呢?

如果说是因为性服务比较容易,不需要特殊技能,所以得到的道德评价就低,那么按照这个逻辑,非熟练工就应当比熟练工得到较低的道德评价,这显然是不能成立的;如果说是因为性服务得到的报酬过高,所以得到的道德评价就低,那么按照这个逻辑,局长就应当比部长得到较低的道德评价,这显然也不能成立;如果说是因为性服务是完全没有情感色彩的性活动,所以得到的道德评价就低,那么按照这个逻辑,不爱丈夫的妻子就应当比爱丈夫的妻子得到较低的道德评价,这也不能成立。那么,究竟为什么性工作要得到比其他行业更低的道德评价呢?片中有个情节,女主角的一位客户是个全身瘫痪的残疾人,除了付费他不可能得到一位异性的爱抚,为这样的人提供性服务,为什么要得到低下的道德评价呢?

第三,性工作者的个人幸福问题:一个性工作者可能得到幸福吗?能够建立正常的人际关系吗?性工作是一种可供选择的快乐的生活方式吗?

女主角的自白中说:做这行就要舍弃个人情感,不能建立亲密的人际关系,这是不得不付出的代价。从女主角的亲情关系看,她的姐姐有幸福的婚姻和家庭生活,她的父母对她的职业取不置可否的态度,她有稍稍尴尬但是基本正常的亲情关系。再看友情关系,她有情同姐妹的性工作者朋友,有对她的职业从反感到同情的朋友,每当她陷入困境就会出手相助,每当她心情烦闷就会耐心倾听,能建立这样的友情关系也属难能可贵了。问题出在爱情关系上,本来相爱的人得知她的职业后,知难而退,因为每当做爱就会想到她服务过的那么多男人,心理有障碍。他甚至在她放弃性工作后设了一个局,用一小时五千美元的高价来考验她,看她会不会重操旧业,结果是她没有经受住诱惑,最终丧失了这个情人。

值得注意的是,他们分手时,情人说:我觉得你喜欢做这个,你自从改行后,整个人变得无精打采。而女主角在这最后一次赴约的时候曾有这样的内心独白:你知道我为什么喜欢这个工作吗?因为你不知道门开之后,会见到一个什么样的人。这种冒险感觉让人兴奋。原来,有些性工作者的确是怀着这样兴奋喜悦的心情来工作的。如果一个人喜欢做一件事,完全出于自愿,而不是被胁迫受苦受难受剥削,那么她难道没有去做这件事的权利吗?这应当属于基本人权的范畴,难道不是这样吗?

(原题:《应召女郎秘密日记》观后 特约专栏,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本文不代表本网观点)

李银河
李银河

女,1952年出生于北京。美国匹兹堡大学社会学博士。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所研究员、教授、博士生导师。研究领域:婚姻家庭、性别和性。曾被《亚洲周刊》评为中国50位最具影响的人物之一。

我有话想说:

保护二人双方自愿本是逃脱封建礼制的进步,现在又冠于文明、道德之嫌进行裸抢式罚款,实在是贼喊捉贼!

扫码分享给微信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