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兰 中国 商业 创新 | 荷你一起发现创新

搜索
搜索
CH | EN

中国首部“同妻”专著:关注一个隐秘人群的悲惨命运

中国有关“同妻”的首部专著——《中国“同妻生存调查报告”》近日由成都时代出版社出版发行。该书是记录和研究中国同妻的开垦之作,用案例加评论的形式第一次将同妻这一群命运多舛的女子通过图书的形式展现给国人。知名学者张北川为此书撰写序言。

12月21日,在接受荷兰在线记者独家专访时,本书作者——四川省社会科学院文学所助理研究员邢飞表示,自己从2011年末开始关注到国内一些媒体有关同妻的报道,随即对同妻的悲惨境遇产生了深刻共鸣,而创作此书的初衷就是希望通过许多同妻和同性恋者的口吻,说出同妻在婚姻中的痛苦,经由这个小小的管道以窥见传统观念对同性恋者的压力,揭示中国这两大数量众多却生活隐秘人群的生存困境。

数字:中国同妻人数超千万
“‘同妻’,即男同性恋的妻子。同妻是具有异性性取向的女子。她们或者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成为了同性恋的妻子,或者是在了解了自己的恋人是同性恋的情况下自愿成为同妻的。”在新书的开头,邢飞对“同妻”如是定义。

邢飞在著作中援引了目前中国学者对于同妻数量的估算。他指出,无论是在对同性恋相对宽容的社会,还是社会环境相对苛刻的社会,同性恋的发生率都保持在3%-4%的稳定数值之间。中国社会科学院教授李银河估计中国同性恋数量约在3900万至5200万,而上海大学教授刘达临认为这一数字约在3000万左右。青岛医学院附属医院教授张北川教授在博客中曾指出,考虑到80%的男同性恋会进入婚姻或已经结婚,如果把同妻只界定为男同性恋者妻子的话,同妻数量应约在1200万左右,保守估计是1000万以上。

现状:同妻遭遇 “第三暴力”
邢飞指出,有的女性成为同妻,是在结婚之前就知道伴侣的性取向,但由于对同性恋了解不深,因此成为同妻;另一种则是被蒙蔽、被欺骗而成为同妻。

对于后者,邢飞在书中转引了同妻网友对于自己在发现丈夫是同性恋后所经历的若干心理阶段的描述:怀疑阶段,以女人独有的直觉发现自己的老公有些异样,多数女性在这个时候都以为自己老公有外遇了,有某个女性正在于自己争夺丈夫;发现真相阶段,那一刻是震惊的,在相信与不信之间的徘徊中艰难求证;挽救阶段,很多同妻会努力通过各种渠道去了解同性恋,以期能够理解他们,并用她们真挚的爱情也许能够唤回他们的丈夫;恶性循环阶段,同妻最后会意识到性取向是不可改变的,同妻在爱与不爱、分与不分之间不断纠结,有些人为了脸面或孩子选择继续无性无爱的暗无天日的生活,“同妻在她们的婚姻中是最为悲惨的一方,她们的丈夫将本该自己承担的担子甩给一位柔弱的女子来承担,一个男人都觉得难以承担的重担,一个柔弱的女子又如何担得起?”,邢飞在书中这样点评。

邢飞认为,不论同妻在婚前是否知道丈夫的性取向,同妻的婚姻都难以幸福。在有关同妻的案例中,家庭暴力是一个被关注的重点,虽然不是所有的同性恋都会家暴,而被家暴的女性也不都是同妻,但考虑到中国家庭暴力的普遍存在,有不少案例显示,同妻会遭遇到冷热不同的两种暴力,“冷暴力中尤其以没有正常的夫妻生活为最,夫妻生活之不协调一直是同妻家庭的一个严重症结”,邢飞对记者表示。

除此之外,邢飞在新书中还提出了一个新的概念——“第三暴力”。他向记者介绍,一般夫妻之间的家庭暴力只有武力和冷暴力两种,但考虑到同妻这一特殊群体时,她们还要承受被利用和被欺骗的心理压力,还有不敢揭露现状、生怕揭露之后遭到社会冷眼的焦虑,这种“第三暴力”带来的苦楚甚至超过了冷暴力,“或者说这种暴力颇具有人格侮辱的成分,是对人的一种不尊重,对女性心灵的折磨,也是同妻心理上一直无法逾越的痛苦。”

根源:同妻是同性恋的衍生问题
造成同妻现象的直接原因无疑是他们的丈夫不同的性取向,但邢飞认为来自社会和家族的陈旧的、落后的和歧视性的习俗与观念,才是同妻苦难的根源所在。

邢飞对记者表示,同性恋现象在世界范围内是一个较为普遍的现象。但是,在中国对于同性恋的认识是近来的事情,而且这样的认识伴随着很多误解。有些人将同性恋看成是一种生理病,必须到医院医治;有些人将同性恋和性病、吸毒甚至艾滋病等联系在一起,以至于在一般人的眼里,同性恋被妖魔化,令人不敢接近。这些误解在中国人的脑海中留下了太深的印象,中国的很多父母在发现自己的孩子是同性恋之后,要么暴跳如雷,要么以死相要挟。

据此,邢飞认为,中国社会之所以有同妻,是因为多数的男同性恋者还生活在“男大当婚,女大当嫁”的习俗惯性之中。中国社会对待同性恋人群日渐相对宽容,但普通民众的这种宽容度是建立在“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之上,一旦“同性恋”一词与自己或自己的家人等有一定关系后,这种宽容的淡定就被打破了。

在中国传统文化的传宗接代、养儿防老、孝敬父母道德的规范下,虽然大多数男同性恋不愿意结婚,但是架不住家人的苦逼和社会的压力,最终屈服了。即使结婚了,他们的内心依然是很痛苦的,“当上述这些道德规范与现代文明杂糅之后,成为今天逼迫同性恋结婚的最大力量,也是这些力量的存在,才铸成了中国同妻的悲惨命运”,邢飞对记者说。

出路:同性婚姻合法化和普及性教育
除了指出中国同妻现象的根源之外,邢飞还在书中探究了缓解乃至根治这一现象的可行之道。

对于同妻本身来说,邢飞指出,同妻只有名头是一致的,除此之外每人的遭遇和结局都不同,所有的经历都只能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我们不可能建议每个同妻都离婚,或者都不离婚,生活是他们自己的,无论是继续还是结束,只有她们在经过深思熟虑之后才能做出决定。另外,离婚并不是同妻痛苦的尽头,希望她们能通过寻求同妻组织或专业心理机构寻求心理援助,重建一个健康的心理,勇敢面对未来。”

在谈及如何缓解乃至根治同妻现象时,邢飞告诉荷兰在线记者,同妻问题不仅仅是这个群体的问题,同妻的问题其实是男同性恋的问题,要解决同妻的问题,如果仅从她们自身入手,是不可能直达这个问题的根本的。

要保护同妻的权益,应该从根本上解决同性恋者的生存环境问题,同性婚姻合法化是一条简单可行之路。给予同性恋者宽松的生活环境,从法律层面允许同性结婚,使得他们公开自己的性取向不存在社会障碍,没有社会压力,法律已经肯定的行为也会慢慢成为一种社会认同的道德伦理行为,进入婚姻的同性恋者会大幅减少,“同性婚姻合法化之后,很多同性恋以及同妻的问题都能够得到解决,即使不能彻底解决,但也会在某种程度上有很大缓解”,邢飞对记者表示。

除了推进法治建设之外,邢飞还认为教育也是一个重要而有效的途径。他指出,目前中国社会性教育还很落后,对于同性恋知识的教育更是几乎为零,因此很多人都不了解同性恋,有关同性恋的知识为零。很多人都是在要用到这些知识的时候才临时抱佛脚,一知半解地学一点,这就更加重了大家对同性恋的不理解。

“当我们的社会还没有宽容到让我们足够自由选择性取向的时候,我们的选择就带有不出于本心的内容,这些选择不是出自人性善根最深处的判断,它给我们人类带来了诸多悲剧。同妻正是这诸多悲剧中最为凄婉的一出。众人拾柴火焰高,希望在不久的将来,通过众人的善举,能够驱散同妻心中的阴霾,迎来她们生命新的起点”,邢飞在书的后记中这样写道。

购书地址

荷兰在线
荷兰在线

荷兰在线以荷兰为中心、欧洲为视角,与全球华语世代一起发现各种前沿及有趣的创新项目。我们想通过各种脑洞大开的故事,改变创新在大众文化中遇到的困窘与误解:创新其实是一个个小灵感的累积,离你我都不远,它是很好玩的事情,而且会越玩越high!

我有话想说:

扫码分享给微信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