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兰 中国 商业 创新 | 荷你一起发现创新

搜索
搜索
CH | EN

司马文:一名在香港从政的荷兰人

当荷兰人司马文(Paul Zimmerman)确定自己将留在香港度过下半生后,他决定要为这个城市做点事情。今年9 月,司马文当选香港南区区议员,成为区议会中唯一的外国人。荷兰国际广播电台对这位在香港从政的荷兰人进行了采访。

 

您已经参加过区议会会议了吗?

“已经参加过几次了。非常棒。翻译人员帮我同声翻译会上的讲话,通过耳机我可以跟上会议的进程。“

您于2004 年创立了“创建香港” 组织,致力于对香港的城市规划发挥影响。这样做有必要吗?

“早在我还在从事咨询工作的时候,我曾经帮一位客户想出了如何改善码头的方法,有点类似于鹿特丹和阿姆斯特丹对其河岸的做法。我学到了一些有关空间规划的知识。城市规划在香港政府看来主要是一种赚钱的方式。政府收入的百分之四十来自租赁。因此经济利益大于公共利益。在港口项目问题上,我曾经试图改善一些我认为应该改善的地方,然而这些在政治上却很敏感。”

最终你自己进入了政界。

“通过我为港口项目做的工作,我经常接触到立法委员会,香港的“第二议院”。立法委员会里有些人决定于2006年成立一个新的党派-公民党(一个民主党派),有点类似于荷兰的民主66(D66)。他们请我帮助党派的组建,上个月我被选为一个区议会的议员”。

你几乎不会中文。你怎么来竞选呢?

“这个问题经常有人问我,但在这里他们没有把这当作一个真正的问题。我的中文确实不是那么好。对于外国人来说,中文是这一种很难学的语言。一个对我们来说几乎听不出来的发音变化,就可能是另一个完全不同的字。这些汉字也让人完全看不出它们是如何发音的。在媒体上,我经常要解释为什么我在这里居住了26年还不会说中文,解释这并不是一个问题。我和中国人共事了这么多年,我妻子也是中国人。我身边总是有既会英文也会中文的人。不过如果要想在政坛攀升,不会中文会变得麻烦一些。如果我想再进一步,那我就需要赢得那些几乎不讲英文的民众的支持。

他们从没有把你看作是一名对香港事务指手划脚的局外人吗?

“从来没有,我在这里居住了26年。人们知道我在过去的6年中一直致力于当地事务,比如改善城市和公共空间。他们常常说我比这里的很多中国人都更中国人。”

荷兰人在国外常常以他们的直接而闻名。你也是这样吗?

“当然,众所周知我想什么就说什么。这就是荷兰人的不拘小节。中国则更为谨慎。他们在这里从政的时间比较长,所以他们更害怕失去选民。无论如何,我认为,他们会把这种直率看作是一种耳目一新的东西。他们认为你会更好地捍卫他们的利益,因为你直接。”

你在哪个领域开展工作?

“在区议会里是围绕交通和城市规划,比如是否应该增建一幢新的建筑楼等问题。其他重要问题还包括完善公共交通网络、改善生活环境,例如增加散步小径等。为此我提出过各种提案。多亏了这些计划以及我们党主张更多民主的政治主张,我才得以当选。”

一个区议员的日常生活是什么样的呢?

“我会和各个房地产开发商和租赁联合会开会。然后我还会接到区里的民众发来的电子邮件和打来的电话。都是有关实际问题的,比如某路公共汽车原本每20分钟来一班,但实际却要半小时才来一班。这些问题我尽量通过给当地政府发电子邮件、打电话或开会来解决。

你对这种工作中的等级分化现象怎么看?

“我离开荷兰的时间太长,因此很难加以比较,不过这里的人对别人的看法还是很感兴趣的。因为我是个外国人,所以他们都愿意知道我对某些事的看法。就在我当选后,媒体对这事还炒作了一番:一个外国人进议会了!

你还会在政界待很长时间吗?

“我希望在未来15年继续待在现在的区议会里。不过我得首先证明我自己。”

你如此投入香港当地事务的动力来源是什么?

“大家都总是问我什么时候回荷兰。在我把我的公司卖掉后,我还从飞利浦那里得到了一个面试。不过,我最终还是取消了,因为我不愿意回荷兰住。我觉得那里有点闷。我所有的朋友都住在香港,我的机会也在这里。当我一旦决定留下来,我也想要努力来改善这里的一些事情。”

 

司马文个人网站:www.paulzimmerman.hk

 

荷兰在线
荷兰在线

荷兰在线以荷兰为中心、欧洲为视角,与全球华语世代一起发现各种前沿及有趣的创新项目。我们想通过各种脑洞大开的故事,改变创新在大众文化中遇到的困窘与误解:创新其实是一个个小灵感的累积,离你我都不远,它是很好玩的事情,而且会越玩越high!

我有话想说:

扫码分享给微信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