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兰 中国 商业 创新 | 荷你一起发现创新

搜索
搜索
CH | EN
夫妻之爱

婚姻与夫妻之爱,怎么啦?

 
(荷兰在线特约专栏)大多数中国人都相信,婚姻与爱情应该完美地结合在一起,由爱情而结婚,婚后的夫妻之爱则应该长盛不衰。
 
那么,这样一个美好理想,在中国人的现实生活中,究竟在多大程度上已经得以实现呢?
 
婚姻
 
很可惜,在21世纪里,中国夫妻对于自己的婚姻的满意程度,在不断地下降。
 
 
从上面的图表中可以清楚地看出:在已婚者当中,对婚姻非常满意的人(红线)一直在明显地减少,已经从2000年的74%减少到2015年的60%。也就是说,真正实现婚姻美满的夫妻,在短短15年当中就减少了14个百分点,到现在只有五分之三了,远远低于大多数人所期盼的理想状态。
 
与此同时,对婚姻不满意的夫妻(紫线)则在缓慢而持续地增加,从4.5%增加到9.9%,翻了一番还多点。虽然十分之一这个比例不算高,但是如果换算为绝对数,那么在当今中国,至少有三千万对夫妻不满意自己的婚姻。或者说,在任何一个成年人的亲朋好友当中,都可能有婚姻不好的夫妻。
 
另外,虽然“比较满意”的人(绿线)也在增加,但是与非常满意相比,所谓的“比较满意”其实就是“还不够好”的意思,多多少少掺杂着不满意的成分。
 
总之,最近15年里,中国夫妻的婚姻满意度在持续下降,而且还将继续下降,预计到2020年,对于自己的婚姻非常满意的夫妻,将减少到只有一半左右(具有99%的可能性)。
 
爱情
 
那么夫妻之间的爱情是什么样呢?
 
在调查中,我分别询问了两个问题。一个是:你自己爱对方吗?另外一个是:对方爱你吗?这两个问题都预备了四个选项:非常爱、比较爱、不太爱、不爱。这样一来,我们就可以把双方的爱情相加,得出一个“双方互爱的程度”。我们把“双方都非常爱”算作100分,把“相互都不爱”算作0分;那么就可以统计出,按照百分制来计算,中国夫妻究竟在多大程度上相互爱恋。
 
很遗憾,我们发现在最近的5年里,中国夫妻的互爱程度有所下降。
 
 
上面的图表说明:从2000年到2006年,中国夫妻的互爱程度基本持平,到2010年达到顶峰,但是到2015年,不仅没有继续上升,反而下降了一些。
 
还有另外一个统计数字可以证明夫妻爱情在减少。
 
大家都知道,夫妻之爱,并不仅仅是嘴上说,也不仅仅存在于性生活之中,而是更多地表现为双方在日常生活中,是否经常互相亲热,包括亲吻、拥抱、抚摸等等。这在学术上叫做“日常亲昵”。
 
可惜的是,在最近5年里,经常进行“日常亲昵”的中国夫妻,也减少了。
 
 
上图中所表现出来的情况是很严重的。从2000年到2010年,夫妻的日常亲昵在不断增加,而且达到了非常理想的81%。这样,夫妻之爱才能够充分地表达出来,才能够巩固婚姻。
 
可是在最近的5年当中,夫妻经常从事“日常亲昵”的比例,一下子就降回到15年前的水平之上,只有62%的夫妻这样做。这就是说,中国夫妻在日常生活中,迅速地相互疏远了,退回到本世纪之初。
 
启示
 
自从1980年代开始,就一直有人不断地说:中国人的婚姻已经陷入危机啦。由于那时候没有全国随机抽样的调查结果,所以人们也就无从判断真伪。结果,婚姻不好的人更愿意相信,婚姻美满的人则嗤之以鼻。
 
现在,我的调查结果提供了坚实的基础,因此可以论断两点:
 
其一,婚姻满意度从21世纪之初就在持续地降低,预计还将继续降低。
 
其二,夫妻之爱,在2000年到2010年之间,基本呈现为上升趋势;但是到了2015年却有所下降。其前景尚难以预测。
 
读者当然会关心:为什么会这样?但是本文首先是提供事实;任何分析都后会有期吧。
 
 
 
附录:潘绥铭的四次全国调查的简介
 
历史比较:
在潘绥铭教授的主持下,中国人民大学性社会学研究所于2000年、2006年、2010年和2015年,四次完成“中国人的性”总人口随机抽样调查,基本上是每五年一次。每次调查的随机抽样方法、调查地点、调查方法、问卷内容都基本一致,因此具有历史可比性。
 
随机抽样:
 
四次调查的对象都是中国境内18到61岁的、能识汉字的总人口。在2015年,全国人口总数为13亿6782万人,其中18-61岁的人大约是9亿4千万人。
 
我们采用分层等概率的随机抽样方法,直接等距抽样到县级地理区域,再按照第4名原则,抽取街道或镇、居委会或行政村,再按照当地居民和流动人口的地理位置,直接等距抽取个人。
 
这样就可以涵盖这个年龄段里的所有中国人,包括城市和农村,包括男女老少;每个人都具有相等的可能性被调查到,具有95%的把握,足以代表这些人的总体情况。
 
调查地点:
 
2015年分布在25个省市自治区的103个县级地理区域中的街道和镇,其中城市居委会67个,农村行政村36个。每个调查地点完成大约50个问卷,总计5136个合格样本(男性占48.1%),抽样应答率66.5%。现场应答率91.7%。四次调查总计样本23,147人。
 
调查方法:
 
派出调查员,直接到达全国各地的居委会和行政村,在当地调查3天以上。
 
直接抽样到个人,邀请被访者到事先准备好的访谈室来,一般是居委会的房间或者学校教室。
 
同性别、一对一地、在封闭空间中访谈。
 
获得被访者的“知情同意”,允许拒绝回答任何一个问题或者中途退出。
 
把调查问卷制成电脑程序,调查员携带笔记本电脑到当地,在调查员教导之后,由被访者通过按键盘来独自完成问卷。这是目前国际公认的最接近真实的方法。 
 
调查内容:
 
自己的社会地位、健康状况、魅力与性感、社会交往、未婚者的恋爱与性、婚姻状况(含同居)、双方情感、性生活细节、非婚性关系、多伴侣性行为、“看黄”、上网活动、异性按摩、一夜情、找小姐、交换伴侣、多人性行为、同性性行为、性生活障碍、使用新毒品、购买性用品、遭到性侵害或性骚扰。
 
如果被调查者没有任何性行为,那么就会仅仅回答86个提问;如果什么情况都有,那么就会回答192个提问。
 
统计方法:
 
按照国家数据中的城乡、性别、年龄、受教育程度的分布进行复杂抽样加权。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本文不代表本网站立场)
 
 
更多你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潘绥铭
潘绥铭

现任中国人民大学性社会学研究所所长、教授、博士生导师。终身致力于运用社会学的视角、理论和方法来研究中国的性现象、性文化与性问题;曾被媒体誉为“中国性学第一人”、“性学教父”、“麻辣教授”。

我有话想说:

扫码分享给微信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