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兰 中国 商业 创新 | 荷你一起发现创新

搜索
搜索
CH | EN
太子妃升职记

电视剧《太子妃升职记》如何调戏了性别与性向

 
(荷兰在线)是男是女还是跨,是直是弯还是双?花花公子张鹏穿越到古代变成太子妃张芃芃,身份让人傻傻分不清楚。《太子妃升职记》虽被网友们“污”成《太子妃生殖器》,但此剧恰恰好在没有被“只凭生殖器分男女”的观念所套牢;而正是这种对性别和性向的调戏,才使它耳目一新。
 
在美女面前,芃哥眼神犀利、风流倜傥,虽然他一开始真心只把自己当成纯直男,却因外表是女性,撩妹戏就变成了百合戏,不少女观众高呼自己分分钟“弯成蚊香”。而当这位“男娘娘”与太子产生类似爱情,甚至有了床笫之欢时,尽管呈现在屏幕上的是尺度并不算大的男女激情戏,却由于“女身男心”的阴差阳错,给爱好基腐的观众提供了颇为广阔的意淫空间。
 
性别不是天生的,是人们重复表演出来的,这部剧给艰深的酷儿理论做了最浅显易懂的注解。尽管张芃芃内心还是纯爷们,但当他有了一副女性身体,就立刻自觉不自觉地按照社会既有的性别框架来呈现自己——化妆、敷脸、穿性感睡裙……更有意思的是,就算他对于身心的错置内心有一万个草泥马,但他也还是很快适应了新的躯体,以及随之而来的新的游戏规则。
 
这种面临重大变化的随遇而安、见机行事很讨人喜欢,但其实他也是别无选择。他有机会认真解释自己更认同什么性别吗?就算他说出来,别人会当真吗,还是只会被当成痴人说梦?社会何曾允许一个人不管有什么生殖器,都可以穿自己想穿的衣服、爱(上)自己想爱(上)的人?
 
在前段时间央视《心理访谈》的两期有关跨性别者的节目中,专家们对来访者小方进行了轮番羞辱。其实,小方不就是另一个张芃芃吗,只是她的女儿心住在了一个男儿身。而专家们跟太子的反应一样:“你尽胡言乱语!”当然,《太子妃》对张芃芃迅速摆平性别困惑的喜剧处理是剧情需要,不必苛责,但恐怕那段卓别林式的默剧里的痛苦才更像跨性别者的真实体验。许多跨性别者觉得自己被困在一个错误的躯壳里,唯有变性才能整合身心;也有人认为自己在两种性别之外,不愿非黑即白。不管是哪一种,主流社会的道德净化机制都会把他们视作妖魔鬼怪,非但不尊重他们的意愿,还要矫正他们的“错误思想”。在此意义上,张芃芃是幸运的,因为至少在那个时代,太医还不懂心理咨询。
 
此外,太子妃身为女人也要看胸抱腿跳探戈、大摇大摆进妓院,某种程度上是对女性情欲的一种肯定。同时,张芃芃对本是情敌的其他妃子心有怜爱,也便少了嫉妒和争宠;甚至因为自己不想与皇上同房,还慷慨提出共沾雨露的“轮宿制”。有意思的是,当女人不介意与其他人共享性和爱时,反倒是皇上急了,想方设法激发她的嫉妒,以此得到她的心。把嫉妒美化成爱的表征,是言情剧(也是现实里很多虐心情侣)的常用套路,但这种以爱之名的独占已经被越来越多人质疑。尽管此剧最后多半也还是会以二人专情告终,但前几集“只吃豆腐不吃醋”(豆瓣网友语)的另类情谊,还是让人眼前一亮。
 
《太子妃升职记》的走红,体现了在现有审查制度下,中国同性恋、跨性别、多元关系题材的电影电视之匮乏(以及巨大的市场潜力)。打着正统异性恋男女秩序擦边球的跨性别基腐网剧,在狭小的言论空间里辗转腾挪、见缝插针、污出精神、雷出水平,单是这点就已经值得无数个安利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更多你感兴趣的文章:
 
 
 
朱静姝
朱静姝

90后,荷兰莱顿大学及阿姆斯特丹大学在读博士。尚法学之严谨,人类学之敏锐,探索婚姻法律制度与性少数群体对话的可能。ILGA(国际男女同性恋联合会)2013年全球涉及同性恋法律汇编《State-Sponsored Homophobia(国家赞助的恐同症)》的作者之一。个人网站:http://jingshuzhu.com/

我有话想说:

扫码分享给微信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