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兰 中国 商业 创新 | 荷你一起发现创新

搜索
搜索
CH | EN
Daan Roosegaarde 和他的作品“荷花球”

雾里看华:源自荷兰的治霾灵感(组图)

北京以及中国多个城市令人窒息的雾霾,即便对于外国人来说也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在不少驻华老外纷纷逃离雾霾之际,荷兰人Daan Roosegaarde却从央视大楼在雾霾中的时隐时现获得灵感,继而衍生出一个把整治雾霾和创造诗意风景连接起来的故事。

Roosegaarde在阿姆斯特丹接受了荷兰在线的专访:“我是谁?设计师、艺术家、建筑设计师?数学教师?还是像有人说的‘一个有经营计划的嬉皮士’?我觉得自己不需要什么标签,我在走的,是把科技人性化的设计之路。”

Roosegaarde 曾经就读于艺术和建筑两个专业。五年前,他成立了自己的设计室 Studio Roosegaarde,并相继推出具有神秘美感和革新性的持久性舞台地板、荷花球(Lotus)、智能高速公路和水晶石等设计成果。前不久,他的作品纷纷在伦敦泰特现代美术馆、维多利亚和艾伯特博物馆以及东京国家博物馆展出,而‘智能高速公路’还获得了设计界的一大奖项 Index奖。近来,Roosegaarde 又以其别出心裁的雾霾项目引起了各界的关注。

Daan Roosegaarde 设计的智能高速公路

雾霾项目:按动“快进”键,窥视未来
Roosegaarde 的设计室在上海设有分部。一次,他在北京时恰好下榻在央视大楼对面的一家酒店,“这座大楼在雾霾中时隐时现、若有若无,我觉得是一个很有意思的设计元素,于是就把它画了下来。”

之后,Roosegaarde 开始了他的雾霾项目的设计。其实,控制空气中的颗粒物含量的技术早已经广泛应用在猪的饲养领域和医院,而这个雾霾项目的突破点是把同样的原理应用在室外,利用弱电磁场将雾霾冲出一个洞,使人们得以直视蓝天自由呼吸。在不断地思索和试验之后,Roosegaarde 想出了一个主意,就是在北京选一个公园,应用这个技术还其以纯净的空气,让所有人而非少数幸运儿得到享受久违的蓝天白云的机会。

Roosegaarde说,雾霾项目跟其他技术项目的区别是它同时也是一件艺术作品,能带给人以艺术体验,挑拨人们的体验欲:“当你走进那个公园时,就好像按下了音像播放器的“快进”键。你把头伸进了未来的窗口,偷窥她的姿态。能看到和体验未来世界的另一番风情,那又是一种多么奇妙的感觉!”

在10月初刚刚结束的北京设计周期间,Roosegaarde 与北京市的一位副市长和政界人士就这个雾霾项目进行了交流:“这位副市长当然知道治理雾霾的迫切性,但我也理解,要想让项目真正得以实施,是要经过复杂的过程的。”目前,Roosegaarde 正在跟北京市政府进一步沟通:“我们知道该怎么做也已经做出了样板,而且知道这个技术也适合大规模应用,现在就等着北京市政府决定做不做、选哪个公园和指定建设单位了。到目前为止,项目的开发资金都是我们自己承担的,我们知道这个项目可行,更坚信我们的梦想能够实现,我真的希望能给它一个立足之地。”Daan Roosegaarde 的治理北京雾霾项目

Roosegaarde 说,如果这个雾霾项目到2014年中期仍然没有眉目,那他就会“转移到”其他的城市去尝试,比如成都和深圳。

在Roosegaarde 看来,解决雾霾困扰不可能只靠一个政府,而他的雾霾项目的作用更是小小不言。但无论是谁,无论他身在何方,都可以参与解决:“关键是你得拿出切切实实的结果给人看,这样你的方案的意义就加深了。当人们走进没有雾霾的公园看到我创造出的那块蓝天时,他们就会明白拥有纯净的空气不是一种奢望,而是一个能够实现的梦想。”而这种实实在在,在Roosegaarde 眼里十分重要:“在那个公园里,他们会感觉自己同时置身于现在和未来。”

设计的精髓:赋科技以人性
正如 Roosegaarde 所说,他的设计总是在不断寻求自然与科技间的关联:“我们的作品最终通过不同的渠道走进人们的视线,比如博物馆、公路和现在的雾霾治理项目,可我们所追求的效应相同,就是把科技人性化。”他认为,设计的精髓应该是在实质上改善人们的生活而并非推出更美的一盏灯、一把椅子和一张桌子,用更多的美丽来装饰生活。他的‘智能高速公路’就代表了他注重作品实质表现的设计理念。Roosegaarde 说,‘智能高速公路’所呈现出的是一片既不耗能、又颇具诗意的风景,这也是北京雾霾项目集科技与美丽风景于一体的出发点。

Daan Roosegaarde 设计的持久性舞台地板周围的纷繁世界不断为 Roosegaarde 提供创作灵感,使他为之喜悦、震惊亦或愤怒;他的头脑里承载着生活中许许多多的不经意和对大自然的认知与折服。在他眼里,自然富有灵性,聪慧无处不在,而他热衷于运用科技赋自然以人性。那些对于很多人来说已经或者正在慢慢变得习以为常的东西,也许就在那么一瞬间,经过 Roosegaarde 的双眼和大脑,就变成新奇的衍生物:“你知道,每个设计师的DNA里面都已经有了一个特性,那就是还常态以新奇,想出有针对性的方案然后和别人一起努力实现它。”通过革新来触动人们的内心、改变生活,这与那些致力于装饰生活的设计相比,有着天壤之别。

至于雾霾项目,Roosegaarde 对荷兰在线强调,他并不是为了藉此显示自己,不是为了以一个“聪明的荷兰人”的身份对北京政府说:看看公园内外的天,看看我做到了什么。他说:“我不过是在雾霾中的央视大楼上看到了设计元素。我不想指手画脚指责他人,告诉他们应该怎么做。我只是想努力跟大家一起建设一个智能城市。”

诗意与科技与人性的结合,是Roosegaarde 的创作灵魂。对于他来说,设计出把技术和诗意合二为一的风景,然后想方设法去实现它,这才是一场完整的游戏。

Fei Yang
Fei Yang

从北京到荷兰,把听到和看到的事,分享给大家。

我有话想说:

这个创意真是太好了,如果能把雾霾分解还原成干净空气与颗粒岂不更好。科学家努力吧

扫码分享给微信好友

扫码分享给微信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