险恶唐人街里的华人绅士(组图)

走街串巷兜售饼干的花生货郎恐怕算是早期荷兰华人移民最为人熟知的形象。 从昔日的赤贫到今日的小康巨富,这艰辛的百年奋斗史是华人社群最津津乐道的题材。然而这只是真实历史的一小部分,事实却是当时的华人社群赌场鸦片馆黑帮充斥,各大集会其实跟犯罪团伙没什么两样。

唐人街:严禁荷兰人进入
关起门来,屋里毒品黑金横流,荷兰警方突不破门口高挂的 “严禁荷兰人进入”,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偶尔街上看见一摊血迹、一把凶刀,尸体与凶手皆无处可寻,目击者说什么也没看到;活生生就是电影《唐人街》(Chinatown)里的模样。

Marco Mok的祖父莫士齐(Tos-si Mok)就是那混乱年代里的风云人物,天资聪颖勇于冒险,让他短期致富,却也因此与黑道组织产生冲突,导致他三十六岁便英年早逝。带着两个稚龄幼儿的荷兰遗孀在他身亡后陷入经济窘境,也许是出于怨气,遗孀在孩子面前只字不提莫士齐往事。这反倒让Marco Mok对祖父的一生产生浓厚兴趣,多年追查后终于拼凑出他那高傲不凡的身影,同时也意外地挖掘出华人历史不那么光彩的一面。

神秘的中国人
根据Marco Mok的调查,来自香港的莫士齐是在1915年左右先到了英国,再辗转到了荷兰。当时还年少的他外型高大俊挺,身手非凡,与其他两人共组Choy-san-Hee Troupe杂技团,荷兰各大重要的表演场地如阿姆斯特丹的Carré、海牙的Kurhaus等等都可见到他们的身影,也曾多次巡回欧洲表演。深受欢迎的他们被称为“神秘的三个中国人”,事实上后期又加入了一个荷兰人Karel Brouwer,唯独Brouwer在海报上被画成中国人的样貌,以维持西方观众对中国真功夫的翩翩联想。

Karel Brouwer后来成为荷兰杂技界要人,在一次访谈中他追溯Choy-san-Hee往事:“在比利时同一场表演有两个中国团,Choy-san-Hee要求另一个团在表演完后提他们的名字,让他们一起出场谢幕,没想到对方忘记了。两方人因此生了嫌隙,在舞台上打了起来。因为两方都是真功夫,打完架后,观众居然觉得这场架是整晚表演最精彩的部分,还给他们献花致谢!”

荷兰的中国绅士
莫士齐在Choy-san-Hee的表演生涯历时约莫十年,在这段期间,他结识阿姆斯特丹的船业富家小姐,两人坠入情网。为了与莫士齐结婚,她甚至不惜与家庭决裂。富有语言天赋的莫士齐在妻子的教导下,说着一口好荷语,让他顺利地在船务公司找到华工宿舍管理的高薪工作,随后迁居鹿特丹,成为人人羡慕的船务经理。在最高峰的时候,不只是华人、所有在亚洲做生意的人都得与他拉关系套近乎。因为他的语言能力、也因为他人脉极广,法庭邀请他为涉及华人的案件作口译;他的身影因此遍及当时华人社群重大事件,成为战前荷兰最重要的华人名流之一。

船务经理虽然坐享高薪,却不是一件容易的差事,举凡开关走私偷渡之窗口甚至是择人任用的公务,总是动辄得咎;莫士齐之前的船务经理即遭枪杀身亡。再者他在法庭也常经手谋杀、组织犯罪的案件,容易得罪人。Marco Mok找到一份1928年的文件,指莫士齐因检举他所属的华人团体沦为赌场组织,被黑帮悬赏3000荷盾的狙杀令。然而莫士齐并没有因此胆怯,他还是继续穿梭在仕绅之间,穿着他昂贵的订制西服,留下一幅又一幅英气勃发的肖像。

纳粹电影中的华人身影
30年代荷兰经济衰退,立刻殃及华工,身无分文又无法返家的他们卖起了花生饼干。在这样惨淡的时期,莫士齐听闻德国纳粹宣传电影需要大量的华人当临时演员,每人每天可领取2.5荷兰盾的薪水,远优于一般临工工作,便组织了300人准备到德国柏林的片厂拍片。这部名为《Flüchtlinge》(难民)的电影,讲述德裔俄国移民占据一列火车,逃往满州国的冒险故事。如此反抗苏联共产主义、向日本盟友的满洲政权示好的纳粹题材,让华人社群大感不安,担心这会影响荷兰社会对华人的看法,因此想尽办法阻挠。莫士齐收到死亡威胁;在出发当天,更有大批反对民众包围火车站,双方大打出手。

最后仅有半数的华工登上火车,在火车离站之时,甚至传出了数声枪响。Marco Mok并不讳言,莫士齐此举并非纯粹的利他行为,因为他可从每人身上抽取四分之一的佣金。火车上百余华工挤在狭隘的货舱,而莫士齐却安稳舒服地坐在头等舱里。对他来说,莫士齐到底是告密的投机份子,还是一个有理想原则的绅士,始终是一个无解的谜,正如祖父的死,他说:“报纸上说无法断定是他杀还是自杀,我当时还是小女孩的姑姑坚持说是自杀。我只知道他是受枪伤而死,但理由是什么?我想我永远都不会知道了。”

追寻失落的家族历史
莫士齐去世时,Marco Mok的父亲不过两岁,两名幼龄子女在荷兰母亲的教养下,对中国文化与自己父亲的历史一无所知。35年前莫士齐的遗孀去世后,他生命的痕迹似乎也随之烟消云散,直到Marco Mok决心探询祖父的历史。

他说:”大概是十年前开始吧,我每年花一天的时间,完全地投入在追查他的生平历史上。”虽然只是短短的一天,他却已经累积不少的文献资讯,也找到许多早被遗忘的、对战前荷兰华人社群的报导与研究。这些资料中的华人身影,是荷兰华人急欲摆脱的负面形象,在百年华人的叙述中不见踪影,似乎从未存在。

然而对Marco Mok来说,这是真实的历史,长存在他家族的血脉中,无从抵赖。他将继续地探索那逝去时代的真实历史,他祖父的故事。今年又要追查些什么呢?Marco Mok认真地想了想,说:“我想找到祖父的家人!”
 

添加新评论

发表新评论

评论请简洁切题,篇幅不超过200字,请不要使用辱骂和偏激言辞,荷兰在线保留删除广告贴和不当言论的权力。如果您有任何故事或意见需要告知荷兰在线,请发送电邮至 chinese @ rnw.nl

Plain text

  • 不允许HTML标记。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