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兰 中国 商业 创新 | 荷你一起发现创新

搜索
搜索
CH | EN

VR盛行,看荷兰人如何大胆探索虚拟现实

说到VR,这是目前全球最热门的技术话题之一了。为此,业界甚至创造了“VR嘴”这个专属名词,那是一张大喊“wow”的嘴––––这是VR用户最常见的反应了。由此可见VR应用带给人的刺激!



可是,目前业界共同的难题是“该怎样更好地应用“。谁都为这个新技术而兴奋,谁都觉得前景无限;可是,这个新技术的核心竞争力究竟在哪里?怎么才能更纯粹地发挥它独特的价值呢?商家和学者都是既为之踌躇满志,又疑惑万分。

阿姆斯特丹在几年前成立了全球第一家VR电影院(下图)。这个一定程度上说明了荷兰文化对新科技、新艺术的热情态度吧!

今年11月份,阿姆斯特丹又举办了全球最重要的VR论坛之一“VR日”,邀请了目前全球顶级的VR研究领域的专家们共济一堂,包括Phil Tippett(《星球大战》和《侏罗纪公园》的特效总监)等,他们都在为这个新技术寻找新的可能性。在阿姆斯特丹的VR技术展览上,看到不少VR的项目,都是当代的VR专家们对这一技术的最新成果。

比如有个公司把VR技术用做楼盘推广体验,观众只要带上VR眼镜,可以身临其境一般地进入楼盘的内部,看看具体房间、结构、装饰,这比看视频看图片来得直接多了,主要是用户可以主动地选择看什么,而不是摄影提供给他看什么。

我突发奇想,能不能让我变成一个小矮人进房间看看呢?于是程序员仅仅用了几分钟的时间,就将我的身体数据成倍缩小,当系统调试一新之后,我重新戴上眼镜,wow!同样的房间变得城市一样大,天花板像是几十米高一样。我在虚拟世界的身体,带给了我不一样的感知,而这种童话世界般的体验仅仅需要几分钟,VR技术实在让我兴奋!

在荷兰,VR技术不急带给人们快乐,还同样应用在了教育和医疗项目上。我们都知道,矫正一个人的行为是很困难的,不管是对不良习惯的孩子,还是伤愈恢复期的病人,都需要很多陪护,时刻保证他们的身体处在正确健康的状态和姿势,VR技术在这方面,真实大有作为,戴上眼镜,电脑程序在和用户的身体发生着最亲密的照护,无论多么细小的行为,用户都能得到程序的指令和矫正。这个真是一种即低廉又奢侈的陪护。正因为VR和身体有着这么细微具体的联系,荷兰已经开始有了VR舞蹈学习,VR驾校等便宜的教学项目,当然还有无数的游戏是关于VR网球,VR射击游戏,VR游泳等。



除了这些,荷兰人还很有爱心地把VR技术应用在病人陪护方面,比如这个叫“陪护你”(VisitU,http://visitu.nl/)的项目(下图)。针对的用户就是在医院住院的儿童们。和家人伙伴们分开的儿童,是最容易感到孤单和压力的人群,所以,这个“陪护你”真的大有益处,通过360度摄影机和VR眼镜,孩子带上眼镜,就身临其境般地回到了家里、回到了学校。看,荷兰的病房里开起了生日趴,不能到医院的小伙伴们,通过VR,就在身边。



另外,荷兰电影学院成为荷兰VR技术的发动机之一。传统上,荷兰电影学院的视觉特效系为好莱坞特效工作室输送人才,他们让《哈利波特》《007》等大片更加璀璨生辉。而最近几年,VR技术的研发,也让学院有了更多元的方向。学生们已经开始在VR广告业叱咤风云了,比如由6年前毕业生加盟的“传媒和尚”(mediamonks)公司,已经搞定了2016年的三星公司的那个气势磅礴的VR广告。

在另一场名叫“meet up”的阿姆斯特丹VR论坛的开幕上,荷兰电影学院院长致辞,特别提出:“在过去,电影艺术家将智慧主要贡献在怎样用视觉讲故事上,今后,身体体验将替代视觉的主要经验,VR不仅属于电影,VR在开创新的艺术的未来”。

既然老院长都这么说了,我更不应该怀疑VR技术能够带来一场视觉革命了,尽管目前还有诸多争议。但是,想想电影刚诞生的时候,画家们对它嗤之以鼻,以为这种“杂耍”早晚会被人们厌倦,结果,电影在随后的30年里无可阻挡地称为影响力最大的新艺术。

VR也会一样!“VR嘴”不仅会在电影院里发出欢呼声,还会在各种艺术展会上发出惊呼。

另一方面,荷兰开放的社会氛围也使得VR的禁忌更少,比如,色情VR。在VR论坛上,就有一位演讲嘉宾是Ela Darling(下图)。她也是个色情界的话题人物,23岁时她即获得了研究生学历,后来成为成人电影明星。再以后,她热情地拥抱新技术,成了世界上第一个VR成人女明星。接下来发生的就是水到渠成的事情了,她把VR技术带入成人电影工业,经营的风生水起,她经营的网站的访问量已经直追老派色情门户网站。她总结出的经验就是:“VR技术,不仅仅是调动出人的视觉,更是身体体验的,VR和性体验的结合是有机的、必然的”。由此可见,VR技术更多联系着身体上的感知,这种技术早已超出了视觉的框架。所以,我们不应该再仅仅用“看”的经验来展望VR的前景。

顺便说一下,除了商业上的成功,Ela Darling的头上还顶着VR成人电影先锋的光环,同时政治活动家、女权主义者。

看到她的成功,我可以断言:“VR嘴”已经开始在政治层面上品尝着世界了!

Louis Hothothot

现工作居住在阿姆斯特丹,从事写作、文化批评、策展、艺术创作等工作

我有话想说:

扫码分享给微信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