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兰 中国 商业 创新 | 荷你一起发现创新

搜索
搜索
CH | EN

女人花鹦鹉,酒醒在何处?―华裔画家丁雄泉的悲凉晚年(组图)

绘画、美食与女人,是享誉国际艺坛的华裔画家丁雄泉(Walasse Ting)的最爱,也是他灵感的泉源,对生命的热爱在他的画作中绽放为令人目眩神迷的花朵、色彩缤纷的女体。然而刚刚度过八十大寿的他目前却躺在孤寂的荷兰住所里,因脑溢血而处于植物人的状态。

他多年的好友Nico Delaive难过地说:“他以前常说,如果哪天不能作画了,也就不愿意再活下去了,然而他这个样子却已有七年之久了!”

今年的10月13日是丁雄泉的八十岁生日。为了庆祝,丁雄泉的好友、荷兰著名画商Nico Delaive专门在其位于阿姆斯特丹的德莱夫画廊(Gallery Delaive)为他举办了画展。自从1985年于阿姆斯特丹街头偶遇后,两人便成了莫逆之交。Nico Delaive表示,他策划这个展览其实另有用意。他说:“很多人不知道丁雄泉已经因为脑溢血瘫痪了,有人以为他退休不再作画,有人甚至以为他已经死了。我办这个展览最重要的目的就是要告诉全世界:丁雄泉还活着!我希望把他目前生活的真相揭露出来,唤起公众的注意!”

风流先生
丁雄泉出生于中国殷实商人之家,童年在30年代繁华的上海度过,从小就亲身体验纸醉金迷的生活,结合上天生的艺术才情,塑成了他风流不羁的性格。未满17岁时,丁雄泉便启程开始他的艺术生命之旅,先于1946年移居香港、随后又远渡重洋前往法国,在巴黎过着贫苦青年画家的生活。上世纪60年代他迁居美国时,正值抽象表现主义艺术的鼎盛时期,波普艺术(Pop Art)也已在酝酿之中。深受当时活跃艺术氛围的影响,丁雄泉放弃先前单色的表现方式,改采大胆的泼洒技巧,70年代后他大量以女性和花卉为主题,以塑胶原料在宣纸上绘出色彩厚艳兼具水墨韵味的作品,形成了他的代表风格。虽然已获得了美国国籍,丁雄泉却于2001年开始定居阿姆斯特丹。

艺术传奇
丁雄泉的传奇生涯还包括他与多位美国艺术家的深厚交情与渊源。1964年他召集多位当时的年轻艺术家,制作了一本名为"一分人生"(或译"艺术家生活"-“One Cent Life")的图册,其中收录了68幅彩色版画,除了他自己、好友Sam Francis与安迪•沃荷(Andy Warhol) 外,还包含罗伊.利希滕斯坦因(Roy Lichtenstein)、卡尔•阿佩尔(Karel Appel)等人的作品,参与的艺术家们后来陆续成为艺术界重要的大师级人物,也使得这本书成为艺术史上的传奇之作。

“你知道安迪•沃荷其实是他发掘的吗?” Nico Delaive说,“当时安迪•沃荷只是一个默默无名画广告板维持生活的艺术家,是丁雄泉发现他的才能将他引荐到艺术界中的。”在Nico Delaive的眼中,丁雄泉是一个热爱艺术热爱生命的伟大艺术家,也是一个慷慨热情的挚友,多年深厚的友谊不仅在数百张两人多年来的合影中展现无疑,也具体显现在多幅由丁雄泉亲手致赠给他的画作上。

艺术大师的悲凉晚年
丁雄泉的一幅画作挂在案前日日与他相伴,Nico Delaive检视着电脑中的两人合影。面对一张丁雄泉发病后的照片,他的语气不禁激动起来:“这就是我对他最后的记忆,也许他现在已经变了个样子,谁知道呢?我已经三年没有看到他了,他在美国的家人下了限制令,不许任何人探望他,他一个人孤孤单单地在Amstelveen的小公寓里,只有两名看护照顾他。”

丁雄泉曾自称“采花大盗”、“风流先生”,性与女人是他作品中最重要的主题之一,Nico Delaive回忆说:“他以前常说,还没做爱前,他只能画黑白两色,做完爱后,他的世界顿然明亮起来,他才动手为作品添上色彩。还有美食,你从来没有看过一个人这么热爱美食,但现在他不知人事地躺在那间小公寓里,看护用管子把浆糊状的食物灌进他嘴里,他深爱和共同生活了十八年的女友也不能陪在他身边。我不相信他愿意继续过着这种生活。”

无人过问
据Nico Delaive说,自丁雄泉2002年脑溢血发病后,医生已经两度向其美国的家人表示,其脑部受损已无恢复可能,应考虑安乐死,却屡次遭到丁雄泉家人的拒绝。Nico Delaive说:”我已经跑遍了大使馆与相关机构,但因为他是美国人,荷兰法律无法适用在他身上,我不明白他的家人为何要让他继续这样活着,又对他不闻不问。我希望大家知道,丁雄泉还活着,但这种存活的方式对他来说是不人道的!”
 

我有话想说:

扫码分享给微信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