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兰 中国 商业 创新 | 荷你一起发现创新

搜索
搜索
CH | EN
仇贫移民政策猛击跨国婚姻

英国:仇贫移民政策猛击跨国婚姻

(荷兰在线2014情人节专稿)2014年情人节,对一群聚集在伦敦St Paul大教堂门前,穿着结婚礼服向英国内政部示威的新娘和新郎们,是一个悲伤而愤慨的日子,因为他们心爱的另一半,全都不在他们身边!全都被阻挡在了英国国境线之外,在尼日利亚,在利比亚,在南非,在中国,在韩国,在日本,在美国,在澳大利亚,在加拿大,在越南,在古巴……在一切不属于欧盟的国家。他们中很多人,被迫沦为“单身父母”,被迫过上年复一年的“skype夫妻”生活。这种生活虽然无法摧垮“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山无棱,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的誓言,但却足以动摇西方社会的人权基石。

2013年3月22日,41岁的英国公民Donna Oettinger紧紧抱着她那3岁的儿子,在南伦敦的Riddlesdown 火车站附近卧轨自杀。次日的《每日邮报》报道了这起悲剧,然而全篇却只用了一句话提到了Donna远在埃及的丈夫,即:“因为签证原因,他无法到英国与妻儿生活。”对于出于何因,所有官媒只字未提。

在2014年情人节的这一天,在St Paul大教堂门前,在这群盛装示威的新郎和新娘们面前,Donna的名字被再度提起。

原来,2012年7月9日,英国内政部推出新的配偶签证规定,英国公民如果挣不到至少18600英镑的年薪,就无法为其非欧籍配偶和孩子申请配偶和家庭签证。Donna的年薪达不到要求,只好一个人独自在英国抚养孩子,期待奇迹发生的那一天,把埃及丈夫接来团聚。然而,骇人的失业率,低廉的工资,高昂的物价,Donna等不及奇迹的发生,就已经精神崩溃。更让人心碎的是,Donna的丈夫竟然是在网上看到的噩耗!可想而知,那个远隔万里,突然失去妻儿音讯的男人,曾度过了一个怎样的“埃及不眠之夜”。

Donna卧轨不久后,家住威尔士南部的家庭看护员Megan也患上了精神分裂症。达不到年薪要求的她,是应该抛开自己的残疾母亲到乌克兰和丈夫一起生活,还是留在英国独自照看母亲,年仅27岁的Megan,无法面对这个“苏菲的选择”。 无法做出选择的还有无数的单亲妈妈——根据英国的法律,要将与前任配偶所生的孩子带离英国,必须经得前任同意,或者必须得等到孩子年满18岁。这就意味着,要将孩子带到现任非欧盟籍配偶的所在地并一起生活,是一个非法的童话。

英国目前的最低年薪却是11900英镑!政府付给失业人士的救济金是每周66英镑,即3400英镑一年。可见达不到18600英镑的年薪标准,并不足为奇。根据2013年6月牛津大学迁移观察(Oxford University Migratory Observatory) 提供的统计数据,46%的英格兰就业人口,51%的威尔士就业人口,48%的苏格兰就业人口达不到这个标准;61%的英国职业妇女达不到这个标准;从事自由职业的妇女,则更无法在待产期和产假期持续工作从而满足这个年薪标准。即使很多政府员工,比如在英国边境管理局(UKBA)工作的低层员工,在NHS(国民医疗服务)机构工作的护士,邮差,公立小学或幼儿园的助教等,均达不到这个年薪标准。

有人制作了一份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爱情价目估略表(以英镑为单位,以年薪为幅度),目前除了富有的石油国挪威(25000英镑)以外,英国的配偶签证是世界上最昂贵的。其次是荷兰15000英镑,挪威13000英镑,美国13000英镑,法国10000英镑,芬兰,奥地利,西班牙,瑞典,意大利,葡萄牙,波兰均远远低于10000英镑,丹麦,德国,瑞士,爱尔兰,加拿大,纽西兰,澳大利亚则无任何年薪门槛。

事实上,11900英镑的国民最低年薪,固然会让一个人深刻地体会到贫穷的滋味,但还不足以达到衣不庇体,食不裹腹的程度。英国独立报记者Charlie按失业救济金的预算金额实验性地生活了一周,列出了一份2013年最低人均生活水平报表:每周的可用金额总共为175英镑,其中100.50英镑用于房租,7.10英镑用于媒体和电器,1.98英镑为水费,5.60英镑为电视费,2.24英镑为电脑上网费,6.50英镑为电话费,20英镑为交通费,剩下31.08英镑为食品和日用品开支。这份报表绝非暗指靠175英镑一周就能活得人模狗样,纯粹只是为了说明即使家庭一方单方面的年薪达不到18600英镑,一个三口之家还是能在不吃救济金的情况下生活。

然而极力推崇新政的英国内政大臣Theresa Mays却拒绝承认这一点。个人办公开支为每年15000英镑,和丈夫拥有的两套房产总值约1600万英镑的她认为,如果你达不到这个年收入标准,那么纳税人就得为你的非欧盟籍配偶在英国的未来生活买单,换句话说,达不到这个年收入标准的英国公民,爱上的则不再是一个人,而是一只寄生虫。尽管也许很多人不知道,非欧盟籍的配偶在申请加入英国国籍之前,根本没有申请救济金和使用任何公共基金的权利,这点是白纸黑字印在护照上的。因为这道政客纯粹用来打击移民的年薪门槛,当英国议会道貌岸然地讨论是否要出兵利比亚时,那些不堪忍受恐怖袭击,家住利比亚的英国公民想要携家带口回英避难,他们自己和他们的英籍孩子倒是回来了,而他们的利比亚配偶却被无情地拦在了安检线外。

一道黄色的安检线,道尽世间最残酷的生离死别。

受此新政的影响,《卫报》指出,每年有将近18000名达不到年收入门槛,又因各种原因无法离开英国的英国公民,过着和爱人两地分居的生活。

政客们的蜡手摧花,让死神趁机掠走了Donna和她那3岁的儿子,但却无法阻止人们相爱的脚步。今天这些穿着礼服的新娘和新郎们,举着“反对配偶移民新政”的标语,高喊家庭万岁的口号,冒着风雨,从St Paul大教堂出发,穿越伦敦市中心,要向全世界说出这种仇贫政策下的爱情真相。


图片摄影: Emma Ben Moussa

(特约专稿,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本文不代表本网观点。)

相关文章

为爱情流亡的政治难民

 

仇贫移民政策猛击跨国婚姻

 

 

 

 

 

 

 

 

王梆
王梆

王梆,曾从事记者、影评人和社会义工等工作。出版有电影文集《映城志》,中篇小说集和多部绘本小说集。拍摄有纪录片《刁民》,剧情片《捕鼠器和玫瑰花》等。现居英国剑桥,以驻英特约记者和写作为生,曾在《南方都市报》、《外滩画报》、《时尚先生》等报纸杂志开设专栏若干。

我有话想说:

可怜的人。进不了英国,为什么不去埃及。

“那么纳税人就得为你的非欧盟籍配偶在英国的未来生活买单,换句话说,达不到这个年收入标准的英国公民,爱上的则不再是一个人,而是一只寄生虫。尽管也许很多人不知道,非欧盟籍的配偶在申请加入英国国籍之前,根本没有申请救济金和使用任何公共基金的权利,这点是白纸黑字印在护照上的。”不明白的是:英国又不是欧盟成员,大臣为啥会这么说?

扫码分享给微信好友